潮筝快速催奏法

    潮州筝派作为中国传统古筝四大流派之一,岭南筝派的一支奇葩,经历代艺术家的努力,已经进入稳定、成熟的时期。在潮州音乐细分中,也形成了以古筝为领奏(或主奏)地位的潮州细乐。潮州细乐在中国传统室内乐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一席。古筝在潮州音乐的位置,也自然地被定格在“细乐”的形式上。已出版的大量潮州古筝专辑中,以细乐形式出现的合奏、独奏,比比皆是,旋法、技巧已经相当成熟。在全国得到较好推广,受到业界的高度评价。这是我辈值得荣幸的事情。然而,遗憾的是,在弦诗乐(俗称大乐)合奏中,古筝却处于相对尴尬的地位,一直以来被视为非主流乐器,只有在需要运用古筝特色音时,才偶尔使用,古筝手经常在忙忙碌碌的乐队中,略显休闲,尤其当乐队风驰电挚快速催奏时,古筝通常只能以慢其他乐器一半的音符进行演奏,缺乏淋漓尽致之痛快。很多配器、作曲家,也以宽容的态度对待古筝,在编写时,只是对古筝进行适度的运用。——究其原因,是古筝在催奏速度上存在的障碍。笔者研发的课题——“潮筝快速催奏法”,攻克了这种催奏速度障碍。经过严谨论证、实践,证实是可行、有效的。
 
   传统潮筝催奏速度与弦诗乐催奏速度的差距
 
   传统潮筝催奏手法与速度:传统潮筝催奏手法丰富多彩,层出不穷,最经典的潮筝催奏手法是“勾、托、抹、托”等指法组合。现代古筝快速指序发明者赵曼琴老师把潮州筝派这种催奏模式定义为“八度对称”的模式。低八度音(板音)的存在,在舒缓的旋律中,无疑增强了音乐的层次感,丰富了古筝的表现力,在中速催奏时,也表现出独有的节奏韵律;但在快速催奏时,八度对称的存在,却成为催奏速度的克星。众多潮筝名家演奏作品中,三点一的催奏速度超过J=120的,位数已经不多。笔者多年的演奏经验发现,超过J=120时,音质音色已经难以保证。
 
   弦诗乐的演奏程式与速度要求:“曲速三变”是潮州弦诗乐(大乐)的演奏程式,也是潮州音乐精髓所在。以“大套曲”为例,一般的演奏程式是:头板——二板——三板,因为三部分的速度层层推进,故被称为“曲速三变”。乐器在头板时,速度一般比较缓慢,古筝在乐队中表现效果突出。进入二板后,曲速开始“第二变”,乐曲以中速起步,进行各种形式的催奏,如“三点一双催”、“七点一双催”、“三点一四催”等,速度层层推进,可能会从J=120提高到J=180。结束了二板,进入曲速的“第三变”,  即拷拍和三板。拷拍是二板和三板的过度,速度慢起渐快,  三板经常催奏多遍,速度通常在J=140以上,最后急煞而止。正当曲速二变和三变之时,古筝尴尬了,因为古筝的催奏速度开始落伍。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理论前提——“突破八度对称”弹奏模式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设想,受启发于赵曼琴老师的现代古筝快速指序基础理论——“突破八度对称”弹奏模式。然而,“八度对称”在传统潮筝催奏中,是个根深蒂固的概念。可不可以突破?板音(低八度音)的取消,是不是犯了潮州音乐的教条?会不会导致旋律的松散?板音取消后,催奏的音符怎样编排?种种问题接踵摆在面前,需要通过实践来验证。
 
   经多次请教潮州音乐资深老师陈继志先生,并通过对大量潮州器乐演奏谱的分析,发现突破八度对称的做法是允许的。弦诗乐(大乐)合奏的主要乐器有二弦、扬琴、椰胡、琵琶、古筝、三弦、提胡、二胡、笛子等。催奏中,同个音符连续奏出,称为“死字催”,上下级音符交替奏出,称为“活字催”。送一次弓(或推一次弓),配合左手按滑,奏出几个人音,具有连音效果的,叫一弓多字,反之,则叫一弓一字。乐队快速催奏时,二弦和椰胡以“活字催”为主,一弓一字,没有八度对称存在;提胡则是一弓多字的“活字催”,也没有出现八度对称音;  笛子以“打指”技巧(类似一弓多字的技巧)进行“活字催”,同样不存在八度对称音;琵琶、三弦是“死字催”和“活字催”结合,只有在运用“企字催”时,才偶尔出现八度对称音。分析所有乐器的催奏法,可以看到只有扬琴才坚持八度对称的催奏模式。很明显,在潮州音乐催奏中,八度对称并非主流。那么,古筝又何必恪守八度对称的模式呢?上述的疑虑因此也就逐个消除了。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特点
 
   突破八度之后的古筝催奏,在传统潮筝催奏技巧基础上,借鉴了二弦、椰胡的“活字催”和“死字催”,琵琶、三弦的“企字催”,形成一套适合古筝弹奏、且符合潮州音乐旋法的催奏手法,笔者将其命名为“潮筝快速催奏法”。运用“潮筝快速催奏法”时,低八度音被取消,以高八度音代替之,八度对称模式被打破;催奏指法组合以抹、托快速交替为主,一音一指,弹奏任务基本交给大指和食指,指法简单化,但功在弦外,音符的巧妙编排,却需要较深的潮乐修养;由于低八度音的取消,“双催”、“四催”、“单催”等听觉鉴别,需要通过食指弹奏力度不同来控制;催奏时,旋律音主要出现在食指,音质统一,颗粒性强,旋律线条更加凸显;快速催奏不影响古筝的作韵,装饰性滑音和旋律性滑音都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滑音的倾向性,更容易引起听觉的关注,庞大的乐队也无法掩盖这种独特的韵味;传统的八度对称模式,具有明显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也有利于稳定旋律,所以在慢速时,运用传统催奏法,效果更佳,“潮筝快速催奏法”则比较适宜在快速时运用;它适应于任何弹奏者,熟练运用后,催奏速度必定明显提高。同样以《寒鸦戏水》三板为例,在不少学生中尝试,采用传统催奏模式,比较吃力才达到J=120的速度,而采用“快速催奏法”却能轻松达到J=140以上的速度。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实践和完善
 
   已经出版的潮州弦诗乐《和而不同》和《淡定清商》有关曲目中,笔者合理运用“潮筝快速催奏法”于合奏和独奏中,速度J=120以下催奏时,采用传统的八度对称模式,当超出J=120时,则运用了“潮筝快速催奏法”,快速催奏的音乐效果受到业界肯定和认可;由笔者辅导的星海音乐学院古筝研究生,通过学习弹奏《昭君怨》,实践了“潮筝快速催奏法”,并作为学年课题,向学院汇报演出,获得验证;实践过程中,星海音乐学院陈安华教授对弹奏手型的调整提出了指导意见,修正了快速催奏时的触弦角度,使“潮筝快速催奏法”的颗粒性得到加强……当然,作为一种新的催奏模式,更多的批评,更多的实践,才能臻于完善。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意义
 
   “潮筝快速催奏法”的诞生,是潮州筝派的一种发展。它较大程度改变了潮州筝派的精神风貌。具体表现在两方面:
 
   首先,提高古筝在弦诗乐(大乐)合奏中的地位。通过快速催奏法,古筝可以从原来的色彩乐器转化为旋律乐器,甚至领奏乐器;潮筝在大乐合奏中的参与度加强了;“潮筝快速催奏法”,也成为大乐整体表现力提高的一部分;
 
   再者,孕育了“潮筝大乐”演奏模式。由于有快速催奏技巧的技术支撑,潮筝能够按照大乐的程式和速度来演奏,全方位回原大乐的风貌,演奏效果与传统模式有较大的差别。传统潮筝模式剥离自“潮州细乐”,细腻典雅,精致含蓄;新模式遵循大乐程式,跌宕起伏、淋漓尽致。为区别称谓,我们将这种新模式称为“潮筝大乐”。
 
   结束语
 
   潮筝快速催奏法,作为潮州筝派发展的一部分,是对传统催奏法的一种补充,丰富了潮州筝派的表现力。它使潮州筝对弦诗乐的演绎更到位,对潮州音乐的诠释更全面。但是,潮州筝派的传承与发展,绝非催奏速度提高就完成了,还有更多内涵等待挖掘。我辈仍需努力。
 
 

作者: 
辜玉斌
来源: 
潮州日报(2012.05.10)
浏览次数: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