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舞台的浓妆淡抹

    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意思是女子会为使自己愉悦者打扮,焕发容颜。潮剧舞台上的化妆,和日常化妆有点相似,同样是美化,完善形象。不同的是,戏曲演员取悦的不仅仅是个别欣赏者,而是台下众多的观众。 
 
   舞台演出是在强光之下,会冲淡上妆效果,而且演员和观众距离远,所以为了适应演出需要,舞台妆造型夸张、色彩浓重,通过“多给观众点颜色看”,展示人物个性。因为化妆除了美化外,更重要的是介绍人物性格。 
 
   有趣的是,妆上得越重、彩墨画得越深的,一般贬多于褒,这可能和戏曲以和为贵,崇尚儒雅有关。不以本色见人,勾了脸,上了重彩的,居多是反角,不乏阴险狡诈,残暴凶狠之徒,如庞洪、秦桧、严嵩等奸臣。而像包公、关羽、赵匡胤等虽为忠臣贤君,但因果敢义烈、粗莽勇壮,妆容也被异化。以本色面目出现的,是正面人物,多为文人雅士、廉吏清官、儒将、忠厚良民和仁义婢仆,只用白粉敷底,略施彩墨,极少浓墨重彩。而戴上面具,戏谚称“做三出看不见人面”的,则是灵异人物,如神鬼、土地公等,由杂角演员担当,虽有出台但没“露面”。 
 
   潮剧生旦丑净的化妆,前两个步骤净脸(洗净面部污垢)和上底油(用香脂、面霜封闭毛孔,保护好肌肤的水分和皮肤)基本相同。其中生旦在上底油后,通常是上底彩(用粉色底彩拍散布满面部)、勾眉眼(用赭红勾眉和画眼睑线条)、定妆(用定妆粉吸收面部多余油脂)、刷干红(在眼窝、两颊刷上干胭脂,让面部红润自然)、描眉(用油笔或干墨笔按前面勾画的眉、眼线条描画)和涂唇(用红色唇膏染红双唇。须生有髯口遮住,不用涂唇)。丑和净一般需要勾脸谱。丑行的化妆较简单,俗称“鼻头叠块白豆干”,多在眉心与鼻梁间涂上不同形状的白块,加划眉、眼、口、鼻的线条,使五官变态,产生滑稽效果。净的化妆因人而异,如包公,在上底油后,用褐红色(俗称“猪肝色”)油墨揉眼睑和眼圈、额顶和两颊;再用白色水墨或白色油彩在双眉上勾画“反S”形眉毛、月牙,用红油彩画红日。 
 
   最能体现性格特征的,是角色的眉、眼及额头部位的线条和图案。眉:戏谚称“乌面画崎眉;小生、老生雕刀眉;花旦、乌衫柳叶眉;老丑、小丑怨鬼眉”,崎眉即竖眉,取其奸横彪悍,如《刘明珠》的朱厚藩;刁刀眉形如卧蚕,样子英俊潇洒,如《张春郎削发》的张春郎;柳叶眉柔美淡雅,如《荔镜记》的黄五娘;怨鬼眉滑稽谐趣,如《闹钗》的胡琏。眼:生行、旦行多数画丹凤眼,显得俊秀、聪颖;丑行为取滑稽、谐趣,有时会画上象形图案,如《剪辫记》的黄添德,上眼皮画有白点,喻失明始于瞳孔生白点(潮俗有“青盲忌白点”)。额头:武生要用腮红在额头上画成火焰状,如《秦香莲》中的韩琦;净行额头上的图案最丰富,如包公画“日月阴阳图”,杨戬额中画一只眼(俗称“三目杨戬”)等等。
 
   化妆,能让人生出“第二张脸”,或彰显个性,或改头换面。戏曲舞台上,正是借助粉墨,寄意古典,寓褒贬、别善恶,上演了一段段多彩的人生故事。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culture.chaoren.com
浏览次数: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