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伉公神游旧事记略

    安济王庙位于南春街道青龙古庙巷东面堤岸,祀王伉公,是潮郡海内外潮民、万众朝宗的一位大明神。
 
   据乾隆《府志》载:韩江之冲常有灵物蜿蜒龛次香案间,色青曰“青龙”。神为蜀汉永昌太守,诸葛亮征蛮,伉守城捍贼,殁为神明。潮人有宦于滇者奉神像至潮,号安济灵王,立庙镇水患,遂获安澜。
 
   潮人有宦于滇者奉神像至潮。据云:宦于滇者即谢少沧。谢少沧,曾任永昌郡太守,在任期间适逢旱灾,急救何从,唯有逼急开仓济灾民。但当时未经报准朝廷而擅自开仓者,则应受“擅用国仓”罪名,处以捆绑上刑台,让雨淋日炙,三日三夜,如能苦渡,则获“天赦”。谢少沧为民而甘受刑罚,在刑期间,常有黑云影像遮盖烈日,庇佑生存。谢少沧获赦后得知“影像”乃“王伉神明”也,遂敬请回潮祀于“青龙古庙”,由此,韩江水患,又得安澜,潮人更加崇拜王伉公,尊为“安济圣王”。
 
   潮人从此也深信“青龙”为神之化身,十分信仰崇奉。如果青龙盘旋于神庙之中,或倒悬于枋椽之际,则以石榴花枝或竹竿引之,设坛祭拜。
 
   青龙如若出现在别的地方,善信们也同样设坛尊奉,十二天后“青龙爷”还未离坛,则组鼓乐队奉送回“青龙古庙”。
 
   神游无定日
 
   安济圣王神游无定日,每年正月初四日,由当地绅老虔诚到神案前,卜吉定日。程序:从正月廿四日起至是月最后一日,依次往返,逐日占卜,至“杯珓”得准之日,便是当年游神的吉日了。
 
   日子定了,万众喜乐融融,奔走相告。侨属们即捷报给海外亲人及社团知道。
 
   当时东南亚一带, 驻潮信奉安济圣王的社团有:
 
   (口实)叻社(包括马来、新加坡、印尼);
 
   安南社(包括越南、柬埔寨、老挝);
 
   暹逻社(泰国)。
 
   侨胞们接到神游吉日喜讯后,人人欢喜若狂,急切汇款给家人安排好拜神之用,并纷纷题款给社团作经费,有的还积极筹备回梓拜“大老爷”。
 
   安济圣王神游,在当晚零时起马至隔天中午回銮升殿,整整约36个小时。
 
   起马
 
   安济圣王神游《路引》第一句就是起马上堤落竹铺头。也是游神的第一个精彩节目。当神轿从宫内抬出宫门之后,右转就上南堤,这时堤上已是人山人海,如果你要参加看起马,便会挟在人群中,步行不由自主,只好随着神轿脚不着地地前进,人们戏称为“浮脚行”,一直到了“落竹铺头”时,人流松散了,“浮脚行”的人,就会从高空掉下来,人人只是哈哈大笑,心情无比喜悦。似此年年都有好多人参加这样的“刺激活动”,体验生活乐趣。
 
   争抬神轿
 
   整整的36个小时神游活动,抬神轿的人都是义务工。他们头戴竹壳笠防爆竹火花,鼻腔让硝烟薰得乌黑,面孔不成样子,但他们的心情是无比喜乐的。如果你想要争取抬神轿,只有你遇到这抬神轿的人,肯予相让,你才能挤身抬神轿的队伍中。
 
   神轿左右,便有手执石榴花枝叫卖“利市花”,迎神的人都想争取买支“利市花”插在头上祈求神明赐福,万事胜意。
 
   倾城而动  全民同乐
 
   神游的第一班锣鼓队——真君宫头班锣鼓,他的任务为“先安路”,他不跟大队伍一起游行,而是独立先行的“先头部队”,他告诉人们神游队伍在后面快要到来了,请大家做好迎神的事宜吧!
 
   片刻大队伍到来了,这时家家户户,男女老少,无一不倾户而出,虔诚迎接圣驾。神轿过后,各家各户,更是忙个不停,或安排好家人团聚的饮宴,或款待亲戚嘉宾的来临,欢乐情绪洋溢在每个家庭每个人的脸上。这一切实是:人也不甘其劳,情也不知其所以发。整个潮州城这时可以说:倾城而动,全民同乐了。
 
   神游促商贸  经济活民生
 
   神游前前后后的活动过程,可以说是起到:神游促商贸;经济活民生了。各行各业,无一不投入,它是促使潮州经济兴旺的活跃时段,简言之:是潮州商贸的一场春交会。大行业不必说,据云:当时就是一担小小“甘草货”(卖蜜饯的青果担),在这神游期间的收益,便可以解决小家口一年的基本生活了。
 
   “出东门”、“入东门”
 
   “出东门”、“入东门”是神游中一场精彩行进的潮乐大赛,是汇聚城乡潮乐精英庆祥和的喜乐场面。“出东门”、“入东门”这时已是午夜,夜静更深,万籁俱寂,神游的锣鼓班,早已各自招集城乡潮乐高手,到此大展绝技。这时东门街:汽灯通明,如同白昼;潮州音乐,冲破夜空。高手们徐步缓行;爱好者紧跟欣赏。幽扬的潮乐,伴随着人们的脚步,乐滋滋甜蜜蜜,皆可见诸颜容。东门街这时正是地非蓬莱胜蓬莱,却让人们飘飘然如登仙界。
 
   回銮
 
   神游快要结束,神像即将回宫,青龙古庙巷头,集合好几位身强力壮的大汉,准备举行“走安”仪式。“清路障”的火把队,往返奔跑于青龙古庙巷,谓之“打火路”,不让路上有任何障碍物。打火路完成了,抬神轿的大汉们,一声吆喝,兴……兴……“手尾直”托着神轿,奔跑进宫,神桌上安排好几位大汉,把神像接后升殿安龛,神游活动到此便圆满结束了。
 

作者: 
邢锡铭
来源: 
潮州日报(2012.2.2)
浏览次数: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