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一格的潮汕“女书”

    潮州歌册是潮汕地区民间说唱文学,和北方的大鼓同为我国两种主要的说唱文学形式;中华大地上被称为“女子文化现象”的物事寥寥无几。而在广东,一有顺德婚嫁民俗的“自梳女”,二有潮汕地区的“潮州歌册”。那么,潮州歌册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呢?总结和分析潮州歌册的艺术特色,对传承和保护这一独特地方文化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 
 
   潮州歌册源远流长 
 
   潮州的说唱文学始于唐代,由潮州弹词演变而成。随着唐代佛教在潮州一带盛行,民间艺人根据佛教教义,将收集的民间故事和历史故事编写成变文。这些变文逐步形成当时流行于民间的歌词。文人、艺人、财东们再把流传在潮汕妇女中的民间故事、地方传说、神话故事等搜集起来,根据读者口味大量地编写了这类册子,由书商大量刻印刊行。这些刻本一般都标有“全歌”字样,群众将这些刻本称为“歌册”。 
 
   潮州歌册从弹词演变过来后,吸取当地的民间艺术营养,不断地丰富和发展其表现力及艺术性,成为潮州民间文学和民俗活动独特的样式。它作为一种自娱互乐的民间文艺活动流传,千百年来深深扎根于群众中,很受民众尤其是妇女的欢迎。
 
   广受妇女欢迎的“女书”
 
   潮州歌册有一个“女书”的别称。一是因潮州歌册属俚俗文学,民间素材多为劳动妇女自己提供。这种歌册运用了大量妇女听得懂的俚俗乡语,具有浓烈的地方色彩,故广受劳动妇女的欢迎。二是因早时潮汕妇女能上学堂的很少,她们的许多见识如道德规范、品性、情操、为人处世、是非原则、善恶观念等,都是从潮州歌册里学来的。
 
   在旧社会重男轻女的现实中,即或处于高第门庭的女子很多也难于接受文化教育,她们都感到精神饥渴,同寅姐妹、妯娌之间常常围坐一起纳凉或互访,或边绣花边舂米边纺纱而念念不忘歌文,从听歌册到学会唱歌册中获得文化滋润,不仅学到文字,还懂得历史知识,并从私奔、自由择偶的歌册中得到妇女追求解放的启迪。因而她们嗜歌册如命,潮州歌册成为她们的良师益友,牵动着潮汕妇女情感的激发,也造就潮汕妇女贤淑温柔的品性。
 
   地方化、通俗化的艺术特色
 
   潮州歌册歌文以潮汕方言编写,流行于潮汕方言区。篇幅长短不一,以数万字一部的占多数,最长的篇幅达五六十万字。歌册的取材十分广泛,包括历史故事、古代小说、各种戏剧、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它同小说一样,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有中心思想,有明确的主题,并注重塑造典型人物。如果没有一个曲折动听的完整故事,它就不可能吸引听众或读者,不可能取得应有的艺术效果。
 
   潮州歌册的作者大都来自市民阶层。底层人文的艺术冲动使歌册作者将上述种种作了通俗化处理,使歌册能真正抒发底层人民的心声和愿望,使引车卖浆者也能心领神会。其文化价值和审美情趣主要体现在反映政治道德、风俗人情、阶级矛盾上。歌册继承古典小说的特点,重视通过人物的行动、斗争,展现人物的性格,大都能塑造出鲜明、丰满、生动的艺术形象。
 
   潮州歌册有比较完整的故事情节,特具情节发展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各项基本因素,使故事显得生动曲折,波澜起伏,变幻莫测,扣人心弦,更甚于小说。作者在同一内容、同一主题的歌册中,能编造五花八门的故事情节。即使事件雷同,也会情节迥异。故编写潮州歌册的作者,首先应是编写故事的高手。
 
   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
 
   潮州歌册既然叫“女书”,就要有“女子文学”的味道。既然是一种“说唱文学”,就要在文学脚本上配置好必不可少的吟唱技巧和艺术表现手段。既然又属“俚俗文学”,就要以文学真实的态度反映出生活、习俗原貌。既然是有别于“弹词”、“评书”,就不要硬凑伴奏弦乐和成其为表演。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不少文学艺术功底较为深厚的作者,还是写出一定数量的颇具功力的作品。他们能在反映现代生活、宣传时事政策、抨击歪风邪气、颂扬道德风尚上与传统歌册一样,做到贴近生活,贴近大众,既有时代语言,又不脱离俗套;他们遵循潮州歌册的创作规律,多为流行于民间而不为光做表演,去写好“潮州歌册”,创作出来的作品“俗而不伤其雅,嬉而不损其高”。我们有理由相信,潮州歌册这一独具一格的“女书”,将作为潮汕优秀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发扬。
 
 

作者: 
NULL
来源: 
潮州日报(2011.12.11)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