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埠举行林伯源灯谜作品鉴赏会——怀念先彦启后学

    近日,潮安县庵埠镇乔林公祠理事会在当地文化人杨启献、林炳森、陈作根、郭克勤等先生的鼎力支持下,分别在庵埠镇乔林村和庵埠镇工人文化宫举行了“林伯源灯谜作品鉴赏会”。大潮汕各地部分谜友应邀前往与当地谜友一道“品读优秀作品,学习先彦德艺。”中华谜坛老将鄞镇凯即席赋诗:“龙溪虎啸震文坛/一代才贤林伯源/今日缅怀温遗作/他时谜苑更奇观。”很多谜友认为这四句诗概括性地道明了这次活动的目的意义:庵埠地区(古称龙溪都)的谜事活动在中华谜界、在潮州文坛占有重要一席,声誉甚高。林伯源先生是庵埠谜的一代彦才,他虽然逝世多年(30周年),但谜界同人都记住他,记住他的作品。今日大家相聚一起,品读,赏柏林伯源先生的优秀遗作,学习他为艺术刻苦钻研,为社会文化勇于奉献的优秀品行。从而激励后学者,为弘扬传承祖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努力奋斗。未来的中华谜艺,一定更加美丽。
 
     林伯源先生是潮安县庵埠镇乔林村人,1906年出生,1981年逝世。林先生只读过私塾,自学成才。青年时期进行铺当“财付”(记账员),曾到新加坡“四海通银行”任会计员,属“海归”人员。后半生的道路更跋涉,做小贩,代人捉刀写书信、回侨批、写灯笼、写对联、买卖旧书报,“十八棚头都做透”。林先生虽一生物质生活艰辛,精神生活却富有。他兴趣广泛,能诗善对,尤喜灯谜,制作、猜射俱擅。他乐意参加社会文化公益事业。1930年前后,他与林迂荪、林毅亮等组织“虎影谜社”,谜号“虎虎生”,是该社中坚分子。解放后,经常被庵埠镇各文化部门聘请主持谜会。1976年前后,同时主持庵埠合作管委会灯谜组和纸类厂灯谜组。1981年3月,年逾古稀,还出入新成立的庵埠工人文化宫灯谜组小组长。林先生于1981年11月不幸长逝,是灯谜界的损失。
 
     林先生诗联谜俱佳,惜平素未加珍惜收集,保存者为数不多。幸当时的庵埠镇文化站站长杨启献先生果断采取抢救措施,做了两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一是将社会各界悼念林伯源的挽诗挽联挽文结集,由陈鸿泽先生取名《遥望集》;二是收集林先生的诗文和500多则灯谜佳作,结集成册(灯谜作品加评注),也由陈鸿泽先生取名,名为《留尘集》。这两本册子均油印作为内部交流资料,寄赠全国各地谜友。同仁们视若至宝,从内容到装帧设计,都给予高度评价。但杨启献先生总认为这项工作仍未尽人意,因为林伯源先生还有不少佳作未经整理传世,并且出炉的两册集子是油印本,无法长久保存。于是他决心编印一册《林伯源灯谜诗文集》,把林先生的著作尽量收进去。去年,他诚邀谜友林炳森合作,由炳森先生在林伯源先生遗稿中再挑出佳作编注《留尘续集》,然后,将28年前的油印本《留尘集》、《遥望集》重新录入,最后三集合一,出炉了《林伯源灯谜诗文集》一书,由庵埠乔林素轩林公祠理事会出资赠印,并在林伯源先生逝世30周年的日子里举办“林伯源灯谜作品鉴赏会”。此义举,诚为中华谜界抢救了一笔财富。
 
     林伯源先生的灯谜作品,雅俗共赏。典雅并别解成趣者如:“日则冬可爱。猜鲁迅诗一句:扶桑正是秋光好。”“滥竽充数最可耻。猜七言唐诗一句:管乐有才真不忝。”等等。俗而趣味盎然的是大量的潮汕俗语谜,举几则——
 
     容易化冰。猜潮汕俗语一句:变面变水(入谜时,谜面“容”别解的“面容”,扣面,易,变易,扣“变”,“化冰”,变成水;“变面变水”的喻义指一个人忽然翻脸,态度恶劣)。
 
     冷言冷语。猜潮汕俗语一句:口旦到在冻(口旦,潮语“说”、“讲”的口头语,言、语扣合“口旦”,“冷”与“冻”近义相扣;“口旦到在冻”的喻义是“故弄玄虚”)。
 
     如兄似弟。猜潮汕俗语一句:比脚比手(入谜时,谜底的“比”别解为“比喻”,古称兄弟如同手足,以此典实互扣。“比脚比手”的喻义是“指脚划手”,只动口不动手瞎指挥)。
 
     果然夺得锦标归。猜潮汕口语一:猴头(果然,兽名,猴的一种,扣“猴”,“夺得锦标归”会意扣合“头”,头一名)。
 

标签: 
作者: 
辛佳波
来源: 
汕头日报(2011.12.18)
浏览次数: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