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潮州鲤鱼舞

    说起潮州鲤鱼舞,估计不是每个潮州人都能熟知。至少,潮州鲤鱼舞还没像舞狮、舞龙那样深入人心,走进大众的视野,普及到文化娱乐生活中。但潮州鲤鱼舞,传说中的起源就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直至近代,经数代民间艺人的不断扬弃,接力传承,发扬光大,已逐渐成为潮州民间艺术的一枝奇葩。
 
   为了全景式展现潮州鲤鱼舞,集成完整、珍贵的镜头资料,8月19日,市文化广场的大剧院里,在激越铿锵的潮州大锣鼓声中,一场别开生面的潮州鲤鱼舞拉开了序幕。
 
   首先出场的是领舞的“头鱼”——鳄鱼,鳄鱼形体较大,威风凛凛,耍起来颇有气势。因为鳄鱼显得庞大,舞者须得身强力壮,方能驾轻就熟,舞起来才能风生云起,虎虎生风。在“头鱼”的带动下,四只“鲤鱼”也尾随其后而登场,左右摆动,圆场穿梭,在鲤鱼舞中这叫“行鱼”,意为鱼群出滩,是整套鲤鱼舞的序曲。
 
   据说,鲤鱼舞最初叫“鳄鱼舞”,起于唐代韩文公祭鳄的典故。韩文公因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当时韩江鳄鱼为患,祸害百姓。韩文公为除鳄患,撰文祭江,奇迹出现,鳄鱼遁形无踪。百姓感念韩文公恩德,纪念其祭鳄功绩,由鳄鱼身上得到艺术的灵感,构思创造出“鳄鱼舞”。后来,因为“鳄鱼”体型庞大,笨重不好操作,便加以改进,改鳄鱼作为“头鱼”(领舞),其余皆为鲤鱼,既打破千篇一律的局面,又使舞者便于操作,舞动起来动作轻巧飘逸,潇洒自如。自此流传下来,逐步完善,形成了现在流行的鲤鱼舞的基本模式。
 
   艺术来源于生活,创作却要高于生活。
 
   鲤鱼舞的艺术灵感来自编导者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融会贯通的领悟,以及独具匠心的创造。
 
   鲤鱼舞根据的是鲤鱼的生活情态,通过其生活习性表现出的生动的动态,生发出一整套连贯有序的舞蹈动作,从而形成了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鲤鱼舞”。
 
   领头的鳄鱼带领四条鲤鱼“出滩”、“觅食”后,舞蹈由此进入发展部分:鲤鱼发现了食物,便开始“抢食”,俗名叫“降涂”。饱食之后,心情愉悦,摇头摆尾,嬉戏调情——“比目”(调情)、“打春”(欢游产卵),欢快动人,其乐融融。至此,拟鲤鱼的生态周期的舞蹈动作告一段落。接下来是鲤鱼舞的高潮部分。这部分动作较大,是鲤鱼舞最精彩的地方,也是最考验舞者的体力、耐力,以及相互配合的默契程度。从颤鱼,“三相”(相,潮语意思为冲,跃),纺花,到最为激烈的“五相”,“鱼化龙”(鲤鱼跳龙门),几乎是一气呵成,浑然天成。舞者要求自身动作的连贯,还得与队友的默契配合,加上高潮部分,舞蹈动作强劲有力,腾挪跳跃幅度大,稍微体力不支,或者分心走神,就可能影响到整套舞蹈的效果。
 
   潮州鲤鱼舞的另一个艺术特色,就是舞蹈动作汲取了南派武功的特点,稳扎稳打,虎虎生威,避免了轻浮花哨,使之更具可观性,如扣马,砍马等动作。你看,表演“扣马”时,双手执鱼,竖直,鱼头向前,右脚向右方横跳一步,全蹲,左膝即向右脚靠拢,内膝着地。“砍马”时,左脚向左前方跨一大步,迅速全蹲,右膝即向左脚靠拢,同时双手执鱼,挥动鱼头经右上方向圆心砍下。
 
   这一连串高强度的动作,舞起来,还真不亚于打一趟南拳消耗的体力。据说,五六十年代一支鲤鱼舞队中,最重的头鱼达到三十多斤,所以,过去鲤鱼舞的表演者都是练过武的“拳头师傅”,  没有扎实的功底,强劲的体力,持久的耐力,不能漂亮地完成这一连串高强度动作。
 
   传统的鲤鱼舞呈现的是一种强劲的力量,阳刚之气,是力与美的统一。演员基本上都是男子,所以又叫“男子舞”。
 
   现在,就连原有舞蹈模式的表演者、传承者也出现青黄不接,几近断层。究其原因,有投入经费少,平台发展空间有限的问题,也有人才培养机制的缺失。此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成效,足以让关注鲤鱼舞持续发展的艺人深思和忧虑。
 
   潮州鲤鱼舞已被省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省级文化遗产的重点保护,但民间艺术发轫于民间土壤,不能陶醉于政府臂弯的保护,应接近地气,走进大众的视野。除了争取政府对民间文化的投入,自身也得求变,在传承中求变,创新,将鲤鱼舞的舞台拓展到每一个角落,使之成为让人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
 

作者: 
陈树彬
来源: 
潮州日报(2011.10.13)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