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堂青皮梨

    邹堂青皮梨是驰名国内外的岭南佳果,产自桑浦山东南麓。青皮梨起初叫“郑子梨”,在邹堂落户繁衍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堪称粤东“活着的文物”。
 
     谈到青皮梨,必谈一绕不开的人物传说。相传,明进士郑旻(今揭东地都镇邹堂人,嘉靖丙辰年进士)往四川苍溪赴任按察使,途救一青衣少女,该女子原是梨花仙子。郑旻上任后,常有几名少女送来一种皮薄肉厚、清甜可口的青果,叫“苍溪雪梨”。不久,郑旻告假回乡省亲,顺便带上一袋雪梨回家让家人尝尝。当郑旻回到揭阳邹堂时,一进门,母亲就说她已得知儿子回家的消息。因为她夜里梦见一个仙女送来一盘“郑子来”(潮语“梨”“来”同音)让她品尝,她估计儿子就要回来了。郑旻听完很奇怪,这才想起自己带来的苍溪雪梨,忙取出让母亲吃。母亲尝了一口,大叫与梦中吃的无异。
 
     后来,郑旻从四川移植了几棵苍溪雪梨到邹堂山。由于水土好、气候宜,几年后便开花结果,乡民称它为“郑子梨”。 这样,邹堂青皮梨便代代传下来,成为名果。
 
     青皮梨春季开花结果,大暑至立秋阶段成熟。立秋时节,正是青皮梨成熟时候。日前,我和朋友随一位梨农到仙埔后山坡摘梨,梨农介绍,判断梨子是否成熟关键是看果实的表皮光滑度,越光滑越熟。梨蒂很软很脆,被梨农的采摘工具轻轻一碰就掉进网兜里。捧着沉甸甸的果实,吃它一口,便是在与历史老人做零距离的亲吻,香甜清爽便是历史的味道。
 
     梨农还说,旧时村里有位大户人家还把梨园作为女儿的陪嫁品呢。能成为体面的嫁妆,说明梨树在当时是很繁茂、很有价值的。如今,梨树树身已日渐老化,土壤的有机物质也日渐缺失,导致梨树生命力不旺盛,产量不丰、质量下降。听着梨农的话,我觉得酸酸的,再仔细端详,梨树很高,枝叶并不茂盛,树干呈黑色,树皮龟裂斑驳,像是面容憔悴的老人。握住梨树的枝条,如同跨越时空握住历史老人粗糙的手。我沉默无言,用心去感觉那遥远时空的沧桑和神奇。
 
     郑旻一生为官20多年,在当时激烈而又复杂的官场竞争中,能保持廉正气节,且不断为民办实事,所到之处,以忠君爱民为己任,清廉良善,刚正不阿,声誉赫然,堪称一代俊杰。郑旻终成旧潮州引以为荣的重要乡贤之一。我在想,青皮梨不正是郑旻高尚品质的表征么?梨树不正是郑旻精神的物化和延续么?
 
     既然梨树是明朝时期郑旻从四川“移民”来的,繁衍至今,它们身上仍然淌着四川苍溪雪梨的“血液”。 有人说,名菜是活着的文物。我想,梨树是活化石,更是活着的文物、从明朝传承至今的文物。它们承载着历史的沧桑和孤寂,它们记录着一个个故事,它们是一个个传奇。是“文物”就有价值,有价值就该保护。作为现代潮人均有责任让梨树继续繁衍下去,生生不息,代代传承文明。
 

作者: 
郑燕涛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9.19)
浏览次数: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