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日昌与海盗

    传说丁日昌青年时期中了秀才,为生活窘迫,往城隍投靠同学朱锦州家寄读。有一天,因朱家失落五十钱,疑是日昌所盗。朱家的人在暗中议论时,被丁日昌听见。他内心非常气愤,便离开他们,流落潮州。他几天没有吃饭,饿倒街头。一个中年妇女路过,见状甚为可怜,又见他是年轻书生,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便收留他在家里住宿。过了月余,丁日昌心里甚为感激,但觉得长此下去,下是上策。有一天恰逢知府出巡,他见八抬大轿,前呼后拥,从门口经过。丁日昌心生一计,上前拦轿大呼:“冤枉呀,青天白日饿死秀才,望大人怜悯抚恤!”知府见日昌象个读书人,拦路叫冤,必有跷蹊。便命差役把他带回府衙问话。因见丁日昌能诗、能赋,对答如流,便留他在府中当个文书。从此,丁日昌开始有个栖身之处。
 
   丁日昌在潮州府中,工作勤恳,手下妙笔生花,颇得知府好感。知府有时让丁日昌参与起草公文,甚至有些案件也交给日昌协助审理。
 
   有一次,潮州府抓到了三百名海盗,知府便交给了丁日昌审理。丁日昌俨若法官,威风凛凛地坐在公堂上,传令把三百海盗押上堂来,拍案喝道:“你等目无王法,胆敢扰乱海疆,抢劫掳掠,危害商旅百姓,罪该万死!”说罢,便叱令刀斧手:“立即把案犯押赴刑场处斩!”众海盗自知难以活命,只有闭眼等死。谁料在郐子手将要上前抓他们时,丁日昌把话头一转,又对众海盗说:“你等若有悔改之心,还可立功赎罪。”众海盗一听,连连磕头求饶说:“大人刀下留情,若有驱使,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于是,丁日昌即赦他们死罪,改为监禁,留待日后使用。
 
   同治七年,丁日昌出任上海道台时,感到非常棘手。洋人在上海横行霸道,无法无天,清廷一贯媚外,莫之奈何,不敢向洋人收税。但上海每年需缴纳国库白银五百万两,这要从何而来?弄不好,便要身败名裂。丁日昌左思右想,并无良策。最后,他想起当时由他宽大处理的三百海盗,便令差役去潮州府将这批海盗押到上海,向他们训谕:“今天决定将你们宽大释放,但要听我的吩咐!今后你等于海上,如有遇到不法洋人便打,遇到走税洋货便抢,不得有违!”众海盗叩头谢恩而去。丁日昌又张贴告示:“凡到上海经商的洋人,货物都要纳税,凡事先不到本府登记纳税者,其生命财产安全,本府概不负责。”
 
   后来,洋人的贷物常在海上被抢,纷纷向上海道台告状,要求保护。丁日昌的答复是:“本府有告示在先,你们必须按我国规定章程纳税,方予保护。”迫得一向气焰嚣张的洋人,不得不照章纳税。从此税务收入大增,上海的市治安稳无虞。三百海盗后来又被安置在海关和税务衙门任事,让他们安居乐业,改邪归正。
 
 

作者: 
NULL
来源: 
揭阳县民间文学集成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