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行水袖”在剧目中的运用

    提 要:
 
     水袖是戏曲表演唱、念、做、打中“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戏曲表演不可缺少的程式化表现手法。在剧目表演中水袖运用得好,能使人物的性格、情感等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而推动剧情的发展;反之,如果运用得不当,就会削弱作品的观赏价值。所以在剧目教学中,教师应该引导学生用好“彼时彼地”的水袖功,以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水袖是一种写意、夸张的装饰物,属戏曲表演基本功之一,是戏曲演员必备的行当功,只有练好水袖的基本功和各种技巧,准确运用水袖的各种形式表达各种不同的思想感情,才能完成好塑造戏曲人物的任务。演员应该能够根据剧情的需要,将所扮演的人物的性格、年龄及身份背景,包括角色行当,酌情运用水袖的各种动作、姿势,准确地塑造人物形象。本文拟就《赵宠写状》《楼台会》《断桥会》三个剧目,阐述如何指导学生运用不同的水袖功,来表现人物在不同的戏剧环境中,所受到的不同的“惊”的表演。
 
     一、水袖功在《赵宠写状》中表现“惊怕”的运用
 
     水袖功的表演形式不仅传达了人物的思想感情,还与剧情中的规定情景所处的外部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作为戏曲演员,除了要以优美动听的唱腔渲泄人物思想感情之外,还必须掌握戏曲程式中的水袖功,利用复杂、多变、优美的水袖功来为戏曲人物传情达意。《赵宠写状》中的赵宠是七品县官,赵宠虽性格善良正直,有为民申冤的思想理念,但他一面惧怕得罪上司,丢了自己的前程;一面又鉴于正义情理难却其妻恳求,左右为难、犹豫不决。当妻子唱到:“故因此命丫鬟,打开监门问因依。”赵宠一个惊跳成商羊腿斜抬式,配合音乐、鼓点,双袖上扬成平折袖,单腿后碎步,转大踏步上身前倾的造型动作,双袖颤抖,惊愕的盯着妻子,水袖由内向外(向妻子方向)绕圈不断的抖动,上气接不着下气的唸到:“住了,想下官初到任所,仓库未查,人犯未点,你竟私开监门,倘若走了人犯,下官这顶乌纱,岂不断送你手、断送你手。”把念白内容、水袖动作、面部表情和音乐融为一体,更好地突出赵宠此时惊愕的神态,以及惊恐、惊怕的内心世界。而担心得罪上司丢了乌纱,水袖的运用应突出“惊”和“怕”,所以他的水袖运用应着力手腕,牵动小臂,幅度弧度都应较小,有“柔”和“飘”,漂浮不定(不知如何是好)感觉。如当赵宠获知岳父李奇的案子已经刑部明文判定,惊得张惶失色、坐立不安,左手拿“招解”,右手翻折袖快步向台前唸到“想我这个小小县令,怎能随便翻案,随便翻案?”这时,夫人叫了一声“老爷——”,赵宠右手水袖一拨,盖住“招解”,假装镇定,“怕”夫人接受不了父亲已判刑的事。当唱完“手执兔豪……”,赵宠右手执笔,左手抖袖,用小臂和腕力翻折袖、颤袖,要写怕因翻案丢了乌纱帽,不写又怕妻子伤心,面对妻子的恳求,他万般无奈,用水袖遮面转半身,蹲在桌后,念到“要从何写起,从何写起呀!”一袭水袖功把赵宠此时的胆小怕事、不知所措等复杂心情表现出来。
 
     二、水袖功在《楼台会》中表现“惊呆”的运用
 
     同样是“惊”,水袖功不但表现在袖子独立舞动时的特殊形态上,也表现在水袖功与各种肢体语言动作相结合上。只有把人物的心理活动与水袖的表演技巧结合在一起,并使这一技能的运用与观众的审美情感趋于一致,才能达到审美主客体的统一,增强人物的感染力。赵宠是“惊怕”,而在《楼台会》中,梁山伯是“惊呆”,水袖的运用应突出“沉”和“落”。例如,当得知祝英台已许配马文才时,梁山伯一个上扬袖,两眼呆视前方,配合鼓点音乐,沉重而缓慢的左手翻折袖托往前额,右手坠袖,跌落坐在椅上,仿佛从云端跌入深渊,身心像被抽空似的,一时缓不过神来。原来这个表达梁山伯的“惊呆”动作,不是这样设计的,而是用传统的“激面”程式动作,“哎咋”起扬袖,再激动的翻袖,舞动袖花,转身顿坐。然而袖花一舞动,呈现出来的是心潮翻腾,思绪万千,心情无法平静的动感场面,并不符合梁山伯此时的心境。经过几番思索、推敲和揣摩,觉得运用左手扬袖,右手坠袖的水袖动作和眼神,不但更符合梁山伯“惊呆”的心境,又给人以美而不乱的情绪感染,展示出生行水袖功的艺术魅力所在。当想到马家有权有势,自己无势又无财时,根据人物此时的内心变化,表现他痛苦绝望和无奈的心里,梁山伯左右翻折袖,成分手式,无奈的摇头,再缓慢的双坠袖,唱到“可怜希望化尘埃”时,边唱边翻袖,眼望天空,一步一步的颤袖跌向台前,加强了人物那种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心境。之后一大段独唱和与祝英台的对唱,梁山伯都是运用坠袖、摇袖、晃袖、小抖袖、慢翻袖等动作表演,最后一句“贤妹,愚兄去了——”一个双折袖转身,背身双坠袖,沉重的、痛苦的、绝望的、摇摇晃晃的离去。给观众留下一种沉甸甸的、很压抑的、失落的感觉,把梁山伯此时的心境全部抖了出来。
 
     三、水袖功在《断桥会》中表现“惊吓”的运用
 
     《断桥会》中许仙的“惊”是惊慌、惊吓,水袖运用应突出“敛”和“落”。例如,许仙急匆匆逃出金山寺追寻白娘子,到断桥边时,被青儿追杀,青儿一句“许仙哪里走”,许仙左手提项衫式,右手翻水袖花,急匆匆的走圆场上场,到台中一个跌步后左腿坐地,右腿的脚绷直上抬,右手撑地,左手起云手袖后颤袖,惊魂不定地唱:“青妹她紧紧追赶不留情,吓得我七魂丢三魂……”此时的走圆场要“紧”,跌功要“轻”,翻水袖花要“敛”,幅度应偏小而快,腕的力量要求均匀,控制水袖花别飘得太张扬、火爆。当青儿一句“许仙看杀”,许仙一个滑步,上身后仰,见剑提袖双摔袖,“惊恐”的盯着剑锋,不断地颤动水袖,成一静止造型,接着小青再一剑刺向许仙腹部,许仙一个双折托袖,两脚往上立,吸气、双眉高抬、梗脖含胸、两眼圆睁、惊吓的盯着剑,吓得全身颤抖。把许仙对青儿的惧怕和青儿对许仙的“怒”表现的淋漓尽致。《断桥会》中许仙有很多“跌功”,突出他的“慌”,是表现其性格外部动作的特征,而水袖功运用得当,更能突出他内心的“惊”,两者内外结合,许仙此时的“惊慌”就能更好的、更恰当的表现出来。许仙是老实人,他温和善良,和白娘子真诚相爱,当他受法海蛊惑、离间,又是那样轻信、疑惑,惊恐彷徨而不能解脱,这是他善良老实而又怯懦畏缩的性格表现,一个老实人往往表现得拘束、窘促而无张扬之态,所以《断桥会》中,许仙虽有很多水袖,水袖花翻动的造型动作,但在表演时须抓住“敛”字,把许仙惊惧、彷徨、颓废的心境揉进程式表演里面,表里如一,内外相谐,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艺术形象而不能把水袖舞得天花乱坠,刚劲有力,像大刀片似的张扬飞舞,一味的追求好看,那就偏离了人物性格的塑造。
 
     演员在舞台上表演时,水袖既不能乱,也不能缠绕。水袖功是有技术含量的,运用得当胜过千言万语,还能给观众以美的享受。同时,水袖功既能展现演员的表演功力和技巧的娴熟,也能为剧中人物增光添彩。此外,水袖功表演必须要有思想、有内容、有生活根据,并有一定的目的性,不能是单纯地卖弄技巧。在教学中,我非常注重学生们在这方面的训练,不但要求他们以情带声,而且还着重强调以“情”带“水袖”,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人物的内心情感。
 

作者: 
潘丽娟
来源: 
潮商 2011年08期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