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里的潮汕灯橱

    昔日二月火神爷出巡,是澄海樟林的大节日,各种文娱活动都有,最有名是夜间的花灯。灯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灯式,它像个横置的长橱,长约1.3米,高约0.4米,用方形小木条制成一个立体长方形木架,底部和顶部各安上一块薄木板,顶上的薄木板挖三个圆孔。木板的前后两面,再用木条分为三格,用白竹纸蒙上,白竹纸上描绘各种各样的彩图,然后用三盏玻璃灯放置在木架子里面,灯光映照在画面上,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引得行人驻足观看。灯橱上的画面内容和描绘的手法,有规范画法和漫画画法两种。规范画法以工笔淡彩为主,内容多以章回小说、潮剧故事、山水、人物为主。如《水浒传》、《三国演义》、《芦林会》、《柴房会》。一个灯橱,前后六幅描绘一个故事,就如连环画一般。这种画画得典雅大方。由灯橱衍生的民间俗语不少。
 
     由于灯橱所画的内容多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所以画中人物也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好命人。于是人们常说:“好命过灯橱”,而对生活中一些游手好闲、无所作为的人,总会揶揄说:“放在灯橱摆”。 
 
     在灯橱的画面中,最受群众欢迎的是漫画式的图画,这种图画针对社会流弊、不良现象加以揭露、讽刺。当时,有一个正直的官家公子,看不惯官府腐败作风,便将其种种不良行为描绘出来,因为公子的父亲当大官,官府知道了也无可奈何。当时有一幅画仅仅画了一块劈成两半的木柴,一半写个“官”字,一半写个“贼”字,暗喻同块柴劈开的。结果这种漫画方式大行其道。它的内容,多有劝人弃恶从善,讽刺时弊;如当时樟林塘西有一姓林人家,他的祖上十分富有,但是此人好吃懒做,又染吸食鸦片恶习,先后将祖上遗产、房屋以至儿子变卖为吸资,最后老婆离他回娘家,本人终于困毙。村里人将他败家事迹画落灯橱:一人卧烟床之上吞云吐雾,画田地、房屋、儿子、老婆均被吸入烟枪中。人们看了,无不触目惊心,引以为戒。也有用潮汕俗语入画的,讽刺世态炎凉,如《免用扶,水涨船自浮》、《担梯看唔见数簿》等等。这些画面,色彩鲜艳,生动活泼,群众喜闻乐见,并且从中得到教育,因此,人们互相劝告,做人要做好,“勿乞人画落灯橱”。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灯橱内容都有很强的思想性,有一些免不了带有强烈的小农意识,如画两只猴共抬一根大贡香。画面是香下猴,“香”与“乡”谐音,意即乡下猴,挖苦乡下人。这些画面就容易引人反感,甚至连夜遭人撕毁。当时有一家猪肉店“端合号”所挂的灯橱,其内容比较尖刻,在樟林灯橱中最为标新立异。所制作灯橱常于更深夜静时遭人毁坏。所以樟林人借用端合灯橱的现象创作出一句歇后语:“端合灯橱——唔过夜”,形容事物存在的时间甚短。 
 
     灯橱画大多出于乡镇业余美术爱好者之手,画得略显粗糙潦草,樟林还人从灯橱诗画引发出一句口语:“画龙画符画灯橱,”即乱涂鸦之意。
 
     解放后,游火帝爷基本绝迹了,灯橱随之淡出人们视野。而作为语言活化石的俗语,却记载着灯橱曾经的辉煌。
 

作者: 
王伟深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5.23)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