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游神启示录

    新山人从来没料到,在南方乡土上传承了百多年的柔佛古庙游神,有一天会以鼓乐喧天、人神狂欢的撼人影像回归“营老爷”的原乡,为潮州民俗文化的传播,写下 “百年回潮” 的新篇章。
 
   从大年初四开始,一连八天,中国潮州电视台通过招牌栏目《民生直播室》启播八辑的《新山游神启示录》。之前,在预告片中,配合片头色彩斑斓的柔佛古庙游神场景,电视台为这辑在影像录制上时跨三年、并耗时数月走访马来西亚新山、广州南海神庙波罗诞、肇庆龙母诞游神的纪录片开宗明义道说缘起:“这是‘人与神共狂欢的嘉年华’ ,这是发生在马来西亚新山市的游神盛宴。在潮州传承了千百年的游神文化,为何在一个遥远的国度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在它的发源地为何至今仍犹抱琵琶半遮面,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灰色地带。游神,究竟是封建迷信?是民间信仰?还是传统文化活动?潮州本土的游神活动,将何去何从?”
 
   接下来合共八天的分播,使潮州市民都参与了 “探寻潮州游神民俗的未来之路” 的思考。
 
   首辑《新山游神启示录》,说明潮州“营老爷” 的民俗背景: “游神,潮州人俗称‘营老爷’。每到新年,潮州人怕‘老爷’待在庙里烦闷,把‘老爷’请出来巡村游境,其间,锣鼓声催,鞭炮轰响,焰火满天,潮剧、纸影戏音韵袅袅,上演一场娱神娱人的民俗节日”。这也道出今日潮汕地域人民对千百年传统若有所失的焦虑心理。
 
   青龙古庙位于景色秀丽的韩江边,位于重建的湘子桥南面。据说,青龙古庙游神论规模与历史乃是潮州游神之首,是潮州老一辈人记忆中唯一的府城盛事。今天,全城如醉如狂的传说,仅能在青龙古庙的游神壁画上略见一番,潮州民间,对青龙古庙游神的 “呼唤” ,终于促成了《新山游神启示录》的出现。
 
   纪录片的论述兼融理性评析及感性的文化乡土记忆,分别探索新山游神蜕变的社会根源、幕后推手及组织 。借新山游神的“起、承”铺排,镜头一“转”,潮州电视台竟找出了中国境内“同样的人神狂欢——广州南海波罗诞”和肇庆德庆县那个“撑起一个小县的旅游经济的龙母诞游神”(辑六)。有了柔佛古庙游神及广州另两场神诞庙会的“里应外合” ,纪录片似乎就来到了最重要的潮州结论点:“恢复潮州青龙古庙游神” 。
 
   年十一晚播出的《潮州游神民俗的未来之路》通过历史的记载和亲历者的描述,再现曾经辉煌的青龙古庙游神,也思考这项古老的民俗活动该怎样在潮州得到重生。电视台找出老市区一名身怀绝技的民间艺人(鲤鱼舞队长)。他参加过1949年后唯一一次安济圣王出游。这里,引出一段重要的说词:“民俗活动是民间艺术赖以生存的土壤,潮州民间舞蹈,如英歌舞、布马舞、蜈蚣舞、舞狮、舞龙等等,都是游神赛会时的把戏。潮剧、潮州木偶戏更是每年的保留节目。潮州的民间工艺美术,潮绣、剪纸、泥塑、香包、木雕是潮州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都与游神赛会息息相关,所以游神赛会可以说是潮州人展示聪明才智的平台,这个平台的消失,这些文化也会随着濒临消亡”。
 
   2月23日,当柔佛古庙游神又为新山带来“百戏杂陈,鼓乐喧天,全城如醉如狂”时,我们更期待这一波民俗文化罕有的“百年回潮”,正从韩江溯流而上,来到湘子桥畔的青龙古庙,让壁画上停息多年的潮州鼓乐重新走上文化古城的大街与小巷……
 

作者: 
陈再藩
来源: 
新加坡《联合早报》
浏览次数: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