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远流长的潮剧基因

    在广东东部潮汕地区,有一个古老的戏曲剧种——潮剧,是流传广泛、综合艺术极其精妙的中国戏曲明珠之一。
     潮剧,向来称为潮州戏或潮音戏,以潮州话演唱,用大锣鼓及潮州管弦乐器伴奏,一直流行于潮汕地区、闽南一带以及东南亚地区,20世纪后期还传播到欧美等地。潮剧是中国戏曲艺术含金量很高的一个地方剧种,在当地群众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到处普及演唱,家喻户晓,世代流传,虽屡经风雨,仍能推陈出新,一直繁盛不衰。
     像中国其他地方戏曲的兴起一样,潮剧的出现也源于古代商品经济发达的年月。“南戏出于宣和之后,南渡之际,谓之温州杂剧。” (祝允明《猥谈》)那时候南宋的经济继北宋时期之后进一步繁荣,从而出现了南戏肇始的温州杂剧。南宋灭亡之后到元代,这种从村坊小曲成长起来的南戏低调活动于各地基层。潮剧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南宋也开始其孕育的阶段。那时候潮州已经出现了秧歌,出现了“车鼓舞”,出现了纸影戏,出现了畲歌等文艺品种,这些都是潮剧艺术形成的前奏。同时,也接受了南宋皇朝兵败过潮州时带来的文艺精品,如在音乐方面的笛套锣鼓、八音乐队,为潮剧的形成提供了颇有档次的铺垫。
     明代初期,朱元璋作为封建统治的最高主宰,对戏曲的功能大为肯定,认为《琵琶记》等剧目有如山珍海味一样,是精神上不可缺少的营养,是当时经济复兴不可缺少的配套。那时的潮州府,正处于经过元代专制统治之后相对自由的时期,戏曲文化颇为活跃。当时,潮州卫、碣石卫的驻军也聘请了不少内地戏班,到这方滨海乐土演出。碣石镇有一面碑记写着:“洪武年间,卫所军曹万余人,均籍赣皖……先后数抵弋阳、温州等地,聘来正音班。”可见当时南戏已经传到潮州来了。1975年,潮州出土一个宣德七年的南戏手抄演出本,剧名为《新编全相南北插科正字刘希必金钗记》,这个戏文共76页,4万余言,67出戏,采用97个曲牌,虽用正字演唱,但已经渗进了不少潮州方言和地方环境及风俗的内容。反映这一时期潮州民间戏曲活动相当热闹,演出规模也不小,且逐渐形成风气。正德年间,闹至官府出来干涉抑阻。正德九年(1514年)潮阳知县宋元翰的传记中写道:“凡椎结戏剧之俗,翕然丕变。”(见隆庆徜阳县志》)可见当时戏曲已普遍演出,使社会风貌大变。这里虽没有说明演的什么戏曲,但这种颇具地方特色的戏剧活动已成为城乡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甚至冲击了封建礼教和社会秩序。到了嘉靖丙寅年(1566年),潮州题材、名为“潮调”的地方戏文重刊出来了,题目为《重刊五色潮泉插科增入诗词北曲勾栏荔镜记》。这个标题蕴含的戏曲文化已经十分深厚和丰实,它标出了“潮泉”,有潮调的名称,而且潮调已经与“泉调”齐名,正因为潮调已是海内早能立足的剧种,本子才能把潮泉并列而发行。这个嘉靖刻本的末页上附记:“重刊荔镜记戏文计一百五页。因前,荔枝记字多差讹及曲文减少的刻本,还必有再前未刻的抄本等。可见正德年间“戏剧之俗,闔不然丕变”,已有“潮调”在活动,证明潮州戏在明代中期正德之前就相当成熟。《荔镜记》戏文的规制完整,反映潮调早已体例完备,是堂堂正正一大剧种,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了。
     已经正式形成的潮调,后来称为潮州戏、潮音戏。潮剧这个剧种的名称,是南戏在广东东部的一个声腔,是“潮人以土音唱南北曲”(李调元《南越笔记》)的特殊品类。为何说它是南戏的重要声腔之一呢?从《荔镜记》戏文的体例已经显示,潮剧是曲牌联缀形式为主,使用了二百个曲牌,分场演出,不问长短,不拘角色,每出都有下场诗,每出中有独唱、合唱、对唱、帮唱;行当分生、旦、净、末、丑。与宋元南戏毫无二致,与在潮安县出土的南戏演出本《金釵记》体例相同。宋元以来统称南戏的这一南方戏曲体系,都是以地方声腔作为其载体,潮州戏正是明代中期南戏的重要载体之一。这是潮州戏成为一大声腔剧种最具决定性的基因之一。
     作为南戏体系之一的剧种的潮州戏形成为一个地方独具个性的戏曲,有多种因素,南戏系统的兄弟声腔的横向影响,是一个方面。从《刘希必金釵记》这个南戏出土演出本看,它很注重鼓的作用,在戏文中附录了《得胜鼓》、《三棒鼓》的鼓谱,而没有弦索直接伴奏的痕迹。从戏文出土所在的墓葬中,又有江西吉州制造的铜镜同为随葬品,透露出“节之以鼓”的南戏江西戈阳腔的特色。作为南戏一支的潮剧,不可能从天而降,必然要经过内陆或海上的商贸渠道而达潮州的。江西是陆路而来,海上的渠道,从《宋会要、食货漕运》记载的一条信息可见:“成忠郎潘和等亦于潮州装发纲运,前来温州交卸。”饶总颐先生认为:“既有涉经大海的纲运,往来潮、福、温三州,南戏由温州传播闽、潮是很自然的事。”(见《明本戏文论文集》序)当时潮州与南戏肇始的温州交通频仍,南戏从海上传来潮州,渠道畅通,这也是使潮剧成为南戏系声腔的重要条件。南戏在明初出现了海盐、余姚、昆山、戈阳四大声腔,至今海盐、余姚两腔面貌如何,尚少物证,昆山腔保存下来最古老的是永嘉草昆,都是“节之以板”,而戈阳腔则是“节之以鼓,其调喧”。同样属于南戏系统的闽南梨园戏也同样是“节之以鼓”。而潮州戏正是以大鼓为演出总指挥,也与“节之以鼓”的戈阳腔及梨园戏的演出特色相类似。另外,潮州戏的演出,在其文场弘索伴奏抒唱中,也由鼓师“节之以板”。可见潮剧是直接或间接融会了南戏前期“节之以板”和“节之以鼓”的全面指挥体制。这是潮剧自成声腔的基因之二。
 
 

作者: 
NULL
来源: 
大潮网 http://www.dachanwang.com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