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棚踣落溪

    南宋末年,潮州府海阳县{今潮安县}后陇村今洪厝池一带,原有洪姓族人居住,后来迁徒他乡。洪厝池在当时还不是池,而是溪。它是三利溪的支流,即环乡玉带溪的一个小港湾,当年名字叫“沟尾”。后来洪姓人家为养了鱼,筑堤围截断流水才成洪厝池。挨近旧沟尾{今洪厝池}的上段溪流便成为“新沟尾”{在人仰公祠前},这名字一直保留到现在哩! 
       一年,乡里游神赛会,洪厝拟请一戏班来做大戏,由于场地不够宽敞,乡儒洪先生便率领一帮村人在溪边搭戏棚。戏棚的前半截搭在陆上,后半截搭在溪里。
       做大戏那晚,看戏的人爆满。当妖娆的王妃出场时,看戏的人为了看得真切,听得清楚,纷纷向前涌去。结果,乐极生悲,戏棚的台柱向后倾斜, 倾刻间戏棚就“踣落溪”了,台上的“戏仔”也随之齐齐落水。洪先生立即组织村民抢救落水戏仔。大多数戏仔很快被救起来,只有一位扮演皇帝的小生赵戏仔失踪,忙乱中未被众人察觉。
     当时,三利溪正在退潮,支流的水快速汇入干流向西流往大海。赵戏仔本来水性就差,落水时身上又穿着戏服龙袍,身手难以施展,一落水即被水卷走,好在他挣扎时抱住了一段搭戏棚的杉木,才保住了生命。约过半个时晨,赵戏仔漂到了三利溪主干流,距村三四里的“下灶崎”。此处水流湍急,是当地投水寻短见者首选水域。
      时值拂晓,刚好有父女俩划一条小渔船在此捕鱼。渔女眼尖,望见赵戏仔抱着杉木随水漂去,即时告知父亲,两人奋力划船随波追上,很快将他救起。
      “万岁,万万岁! ”渔翁一见赵戏仔身穿黄龙袍,头戴珠光宝气的皇冠,误认为见到了当朝天子,俯身拜倒在船上不敢抬头。渔女见了不知所然,也口称“民女见驾”地下拜。
     “老伯,阿妹快起身。”赵戏仔连忙去扶渔翁。说, “我姓赵,是……”
   渔翁一听“皇帝”姓赵,料定是真龙天子无疑了。他开蒙时诵读“赵钱孙李”的《百家姓》,懂得“赵仍本朝国姓”,更加坚信自己的看法,颤声问道: “万岁因何蒙难至此,是不是元兵扰我山河? ”
     “我是戏仔,这身龙袍是戏服,我不是真皇帝。”赵戏仔表明自己的身份。他是诚实人,不以假乱真唬人。他将戏棚踣落溪的遭遇对渔家父女说了一遍,还特意拜谢他们救命之恩哩。
      渔家父女俩当即掉转船头,逆水行舟送赵戏仔回后陇村。半途,遇到洪先生带着几个人沿溪寻来。洪先生见赵戏仔平安无事,自然十分高兴。当他得知赵戏仔遇救的经过时,忙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赏给渔家父女。父女俩婉然谢绝,洪先生只好邀他们回村饮杯酒叙谊。
      席间,洪先生察觉赵戏仔与渔女有相慕之意,征得渔翁首肯,他充当月老,使这对年轻人结下秦晋之好。时隔不久,后陇村儿童便唱出了“洪先生,搭戏棚……”的方言歌谣。此后,由后陇村逐渐传唱遍潮州府各地,从宋代唱至当代。这首歌谣,还被收入潮州歌谣集哩。

作者: 
苏泽猷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