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杂事诗钞》中的潮州民俗

    用百多首竹枝词歌咏一个地区的民俗风情,并集结成册出版,始自清初朱彝尊的《鸳鸯湖棹歌一百首》。其后,和作、仿作的很多,近代陈坤写的《岭南杂事诗钞》(以下简称《诗钞》)是著名的一种。《诗钞》用竹枝词体描写岭南民间风土人情,多达三百八十八首,一诗一注,分咏广东各地山川美景、名产民俗。其中写及潮州的至少有四十首,是我们了解潮州百年前社会经济、生活风俗不可多得的资料。
   陈坤,字子厚,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出生于清道光元年(1821),同治元年(1862)以大兴监生署潮阳知县,在潮阳作了两年县令。有些潮学论者据此误以为陈坤是北京人,《诗钞》中有两首诗可证他籍贯是杭州。其一即在描写潮州西湖山诗中:“湖山高处怕登楼,海气苍茫鳄渚秋。感触乡心忘不得,一时回首忆杭州。”另一首是写粤东官司命案的送礼陋习,开头两句“杭州太守古诗豪,万丈长裘意气高”,以杭州人到潮阳任职而自鸣得意。
   陈坤著作除《诗钞》外,见于《清史稿艺文志》中尚有《粤东剿匪纪略》5卷,《鳄渚回澜记》1卷)《从政绪余录》7卷。陈坤在广东生活达35年,《诗钞》是他于光绪初年在广州勾檄军需时所作。《粤东剿匪纪略》和《鳄渚回澜记》二种都是记述潮州史事的笔记。
   《诗钞》中留意到潮州的农业状况:“四时似夏雨成秋,阴盛阳亏谚久留。却喜无冰又无雪,农田早晚两冬收。”(粤东地近南极,故天气独暖。前人有诗云:四时皆似夏,一雨便成秋。虽隆冬无冰雪,稻田两熟,谓之两造:五月收成曰早造,十月收成曰晚造。)近代粤东都是指潮州一带地区,当时,乡村还有迎春习俗:“纷纷彩仗出郊迎,迎得春来春满城。儿女共夸春色好,原来春色最多情。”(立春前一日,地方官例须出郊外迎春。粤东辄以民间幼女,取前人故事,装饰台阁,随从游行。观者如堵,谓之春色。)农村插秧时节,更有秧歌竞作:“春风吹遍绿秧针,喜 洽农情布种深。鼓打冬冬歌缓缓,何须更唱解包心。”(潮州等处,农者春时数十辈插秧田中,命一人挝鼓。每鼓一巡群歌竞作,连日不绝,名曰秧歌,颇称韵事。较之粤讴中解心等曲,亦殊雅正也。)
   元宵灯谜风俗在《诗钞》中是与“潮郡灯节”连在一起的:“上元灯火六街红,人影衣香处处同。一笑相逢无别讯,谁家灯虎制来工。”(新年无事,士人各制灯谜,于上元节前后数夕张设各街,听从往来游客观玩测猜,中者谢以纸笔等物。称主人为灯伯,亦犹诗伯之谓也。)潮州灯谜有悠久的历史,清代便有“筱斋社”、“古松社”等文人谜社,雅俗共赏的“韵谜”是国内首创。到了近代更是谜人辈出,在中华谜界一枝独秀。这首竹枝词写的正是潮州谜史承先启后阶段的繁华场面。《诗钞》还写到潮州皮影戏:“怡情不觉五更寒,莫听钟鸣必尽欢。太息浮生原若戏,那堪戏在影中观。”(潮人最尚影戏,以猪皮为人物,结台方丈,以纸障其前隅,置灯于后,将皮制人物弄影于纸观之。价廉工省,而人乐从,通宵聚观,至晓方散。严禁之,嚣风少息。)皮影戏潮州民间称为“白竹纸影”,因棚前的纸障用白竹纸缘故。据汪鼎《两韭庵随笔》记载,“潮郡城厢纸影戏,歌唱彻晓,听达遐迩。”后来的铁枝木偶,即从纸影演变而来,所以民间看铁枝木偶戏仍称为“看纸影”。
   《诗钞》对潮州民居和工夫茶也有诗称颂,谓“潮俗,家有千金必构书斋,雕梁画栋,缀以池台竹树,”说明潮人富贵思文化、热爱知识、热爱读书相沿成俗,潮州不愧是历史文化名城。工夫茶是潮州独特的饮食风俗,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从不少典籍勾稽出早期面貌和发展轨迹,《诗钞》所写“何人曾向赵州来,品到茶经有别裁。不咏卢仝诗七碗,金茎露只论杯。”(潮郡尚工夫茶,有大焙、小焙、小种、名种、奇种、乌龙等名色,大抵色、香味三者兼全。以鼎(孟)臣制胡桃大之宜兴壶,若样(琛)制寸许之杯,用榄核炭煎汤乍沸,泡如蟹眼时瀹茗,味尤香美。甚至因酷嗜而破产者。)所记对了解近代茶俗仍很有价值。
   此外,对潮州民俗中的嫁娶、看新娘,唱歌,《诗钞》都有诗分咏并加小注,用文学形式反映近百年来潮人的生活风貌,读后使人兴味盎然。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引述,这里单举看新娘诗:“团 圆影正上阑干,洞启重门入广寒。敢道阿侬似明月,清辉原许万人观。”(潮俗,娶妇经由地方,好事之徒辄拦路需索不已,故不敢行迎亲礼,每以探亲为名,草草送女过门,甚至窃负而归。迨来年之夕诞子,则已若犹未育,乃艳妆华饰,洞启重门,张灯结彩,坐妇于房。无论何等人皆许往观,祝以吉祥之语,主人欣然,名为看新娘。)查《潮汕民俗大观》一书中“婚姻礼俗”,看新娘都在新婚之夜,还未见过这样隔了一年的十分特殊的风俗。
   《诗钞》中还有一些竹枝词咏及当时潮州陋俗,如“开花会”赌博,“童身”登刀梯,“剥糕果”劫掠等,这在旧中国是一种普遍的丑恶现象,非止潮州一处如此,但可作为社会风俗史研究参考。《诗钞》中部分描摹岭南物产,如荔枝、芭蕉、羊桃、木棉、榕树、茉莉花等,潮州也无处不出产,留心潮州农业者仍可取资。
   《诗钞》有广东省城艺苑楼刊本,但不易见,许多研究岭南民俗的专著都未能引用该书的材料,以致有的书将陈坤分为陈坤、陈理两个人。1997年雷梦水编《中华竹枝词》,把陈坤的《岭南杂事诗钞》全部收入,但遑遑五大册,一般读者也难寓目,故不惮烦琐地予以推介。 
 

作者: 
NULL
来源: 
韩江潮讯
浏览次数: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