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的佛化节俗

    佛教传入潮汕,给潮汕的社会和文化带来深刻的影响,并且从不同的领域进行渗透,使潮汕人产生佛化心理。在潮汕民间的岁时节令中,就有许多活动或多或少地与佛教活动有联系。
 
   潮汕对弥勒佛的信奉很有特色,农历正月十五元宵一到,乡村大都有人在祠堂大埕、街头巷尾的开阔处搭起一个彩棚,里面用泥土塑成一尊巨型的弥勒佛,袒胸露乳、笑容可掬。弥勒佛光秃秃的头、肩、肚脐、大腿等部位都摆设有男女泥喜童。人们站在一丈多远的竹栏杆外,用铜钱瞄准弥勒佛身上的泥喜童。中者喜童即归其所有,而在一些较难命中的部位,如头顶、耳朵等,命中者则一赠二三不等;不中者铜钱即归摆弥勒佛的棚主所有。这是一项老少都喜爱的活动。据说命中“男喜童”者,今后就生男孩。因此,那些结婚不久的年轻夫妻,或者刚娶儿媳妇又急于抱孙子的公公们、奶奶们也积极参与此项活动。一经命中,棚主和周围的人就会向他喝彩、道贺。自己更是喜滋滋地把“男喜童”抱回家中,认为中了头彩、有好兆头,今年定能早生贵子和发财。
 
   农历三月十九为观音成道日,俗称“阿娘生”。这在潮汕民间是一个十分普遍的宗教节日。潮汕民间先在前一日晚设拜,供品中必备“鸟饼”,这是一种用面粉调糖制成飞鸟状的薄片,再加以烘脆而成。民俗认为这天晚上,菩萨照例到南海普陀山探望归家,需座鹦哥随行过海,故以鸟饼为象征之物。当然,这鸟饼也成了菩萨入门送礼物品。到十九日上午或下午再设供时,供品中又需备绿豆甜汤。意思是说菩萨从南海回来,天热路远,需绿豆汤点心解渴。这种祭祀中设想的周到和招待的热心,说明了潮汕人对观音的特别虔诚和祭祀供品的地方特色。
 
   农历四月初八是佛教寺院传统的浴佛节。过去,佛寺庵堂都要焚香设斋供佛,用五色香水浴佛。传说,这一天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出生的日子。浴佛节是一个较为隆重、典型的宗教节日。在潮州,浴佛节所举行的仪式是十分庄重的;这一天,开元寺里里外外洗刷一新,大雄宝殿四处悬灯燃烛,青烟袅袅。殿中央置一方形供桌,供桌正中安放金盆,盆里放有檀香、香精、茉莉、玉兰、玫瑰等名香名花,中间还缀上一朵怒放的白莲花,盆后面立一香炉,焚烧檀木,盆四周簇拥着五颜六色盛开的鲜花。无论是出家的男女僧人,还是在家的男女居士,上殿参加典礼前都得按等级分别身披袈裟、海清袄,手持法具,脚穿古袜,着戒鞋、罗汉鞋,个人衣着齐整,戒仪端庄。典礼仪式分八大环节,从开始到结束历数小时之久。分为闻板上殿、排班出迎、恭迎佛像、安座沐浴、敬致颂词等程序,整个典礼在“圆满礼佛”的诵唱声中结束。旧时澄海在浴佛节有吃“麦方”习俗。由于四月间新麦已经普遍收割完毕,故农家皆以新碾的麦炒作“麦方”(用麦和糖做成的方块)。而且人们常常取一两只苍蝇或者蚊子的腿炒在一起,据说这样就能辟除蝇蚊。然而,现时澄海已基本没有麦田,故这习俗也已鲜为人所知了。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佛教称为“盂兰盆会”。盂兰盆会,典出佛经上“目连救母”演化而来,相沿而传下来,成为赈济孤魂野鬼为主,称为“施孤”。此日在各寺庙、村头巷口搭起高搭棚台为普度坛,坛前方设供桌,由家家户户挑起三牲、面粿、水果等来祭祀,荤素杂陈,纸钱、银锭堆积如山。巨香长达一二米,烟雾弥漫,台前设假山三峰,上插面制佛手,上书“盂兰胜会”、“佛光普照”、“开甘露门”等字样。法事中上师照例要“抛包子”(面制小包),观众争相夺取,叫“抢包子,食平安”。旧时大众生活贫困,抢到的食品可带回家作为口粮,更何况据说抢到这种东西有福气、财气。祭品中有重达一斤多的面,作为“大财气”更是激烈抢夺的对象。因此潮汕俗语有称做事性急慌张者为“抢孤”;形容不知满足,终于两头落空者为“放掉面桃去抢饼,面桃无了饼也无”。潮汕施孤之俗沿袭不断,且为人所普遍重视,不仅因为天灾人祸中死于非命者众,而且还因为潮人为谋生计漂洋过海而客死他乡者众,使这个宗教礼仪成为牵动千家万户的一个节俗。
 
   农历十二月初八为佛成道日。因十二月称腊月,所以佛成道日在我国汉地又称“腊八节”。潮汕人俗称“罗汉生(日)”,是日潮汕各地寺庵都会举行庆典,同时必熬制以糯米、莲子、花生、白果、柿饼、核桃、红枣、百合及冬瓜册、糖同煮的“腊八粥”、俗称“罗汉糜”、“八宝粥”。潮州开元寺过去除将“罗汉糜”供佛外,还派人馈送至府县各官衙及檀越、施主家宅。善信亦相率来寺礼佛,有的还携带小孩同往,以吃“罗汉糜”祈求吉祥平安。
 

作者: 
黄素龙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