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与鸟

    旧时,农村有养鸟的多为理发店或商户,理发店所养的鸟是会“彩声”的鸟,即很会啼唱的鸟,人们边理发边听鸟唱。过去农民也经常爬树掏鸟蛋,抓雏鸟则是农村中青少年常干的,也只是玩玩几天便弄死了,只有抓到“八哥”才愿意养养,因为“八哥”经过剥舌会学人语。有钱人家养鸟一般是用来斗鸟,赌博玩乐,不仅斗钱,而且有押田地相斗的。潮人有一句俗语:“饲猪饲牛家伙浮,饲鸟家伙了。”意即养鸟无益,容易倾家荡产。虽然有这句俗语的警示在前,一些有钱人以至破落户的哥儿还是喜欢养鸟和斗鸟。斗鸟主要以鹌鹑和画眉为主。
 
   20世纪90年代以后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养鸟的人更多了。人们养鸟的种类颇多,而较普遍的是养虎皮鹦鹉、芙蓉和相思鸟,用以调剂生活。养画眉则多用来相斗。公园里常见老人手提鸟笼聚在一块,斗声、斗打,结友玩乐。
 
   在潮汕鸟类当中,潮人对喜鹊、燕子和乌鸦有着特别的感情色彩。喜鹊因为叫声“客客”,故俗称“客鸟”,相传是报喜的鸟。早晨打开门,阳光明媚中,若见“客鸟”在树梢、屋顶蹦跳,“客客”地叫,人们就会认为当天必有喜讯:侨属会在家等“番批”(即侨汇);出门办事准是十办九成;再不然就是贵客临门。要是碰上今天办喜事,会被认为喜上加喜,一家乐得笑逐颜开。因此,喜鹊虽体形大,胸肉肥厚,鹊蛋也大,但人们从未敢对它有半点非份之想。
 
   潮人也把燕子看作是吉祥之鸟。每年的二三月间,花红草绿,春燕剪柳,它们往往在这个季节南飞,并且最喜欢把巢筑在人家屋檐下,或者厅堂上。在潮人眼中,燕子降临谁家,谁家就将家运兴旺。因此,人们不但不打扰它们,甚至为之提供方便。即使每天必须为它们打扫粪便也乐此不疲。到了燕子下蛋抱窝,人们更是格外小心,衣服也不敢晾在窝前,惟恐惊动母燕。孵出雏燕之后,有人特地在巢下面钉个箱子,防止雏燕摔到地上。人们也格外提防嘴馋的猫上去光顾。如果雏燕不慎跌落在地,人们总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回窝里,平时也时常教育孩子们不要掏燕蛋,打燕子。人们还经常用红纸做成精美的袋子,贴糊在燕巢下,一是保护乳燕的安全;二是作为明年飞来燕子的识别物,象征家运永昌。
 
   浑身漆黑的乌鸦则被潮人视为不祥之物,走在路上如遇乌鸦在前头叫个不停,总感这是不祥之兆,家里必降祸灾。甚至有人出门相亲,碰到乌鸦叫,也只好退避三舍,另择吉日,怕坏了一桩好事。即使打猎的人也不敢随便惹它,怕引来灾祸。
 
 

作者: 
黄素龙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1.10)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