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对麒麟的信仰与这一风俗的由来

    麒麟信仰是流传于潮汕民间的一种风俗。古代传说麒麟是瑞兽、仁兽,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而且是“四灵”之首。它龙头、鹿身、羊蹄、独角、牛尾、全身鳞甲。麒麟生性温善,不履生虫,不折生草,头虽有角,但“设武备而不用”。
 
   潮人对这种神兽,顶礼膜拜。在神庙、宗祠、先贤纪念殿堂以至一些大型的建筑物前面的“照壁”上,有不少是刻上麒麟形照。值得一提的这些形照大都是用彩色瓷片,按照麒麟的状貌、颜色镶嵌的,使这一神物,俊秀艳丽,光彩焕发,其形象与色泽能留之永久,並作为吉祥安泰的象征。
 
   潮人崇拜麒麟,更多的是对“麒麟送子”的信仰。民间认为此神兽无种而生,专司送子之职,乃稀世珍物。从前新娘出嫁时所坐的轿子门上大都要贴上写有“麒麟到此”的红纸条。新娘房门楣乃至大家庭的大门框上,贴上书写“麒麟到此”的红纸条,则是必不可少的。贴此种红纸条既有表示如意吉祥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祈望新娘早生贵子,从伴娘的“做四句”可见。如新娘出轿后要“跨火烟”,伴娘唱四句:“举步跨火烟,早得麒麟儿;夫妻同心腹,偕老到百年。”新娘进洞房之后要吃“结房丸”,每人各吃一半之后就要交杯换盏,伴娘按旧时婚姻礼仪又要唱下面四句:“交杯换盏团团圆,夫妻恩爱乐相随;老君送来麒麟子,明年生得状元儿。”
 
   “麒麟送子”的故事,来源于孔子的诞生。传说孔子出生的前夜,“他的母亲在睡梦中见到风云际会,电闪雷鸣,一头有龙头、鹿角……的灵兽,在团团烈焰的烘托下,伸着长舌,从天上飞腾而至。灵兽口中吐出一册玉书,附着在孔母的身上。第二天,当孔母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东方早已是霞光万道,祥云漫天。一代圣人孔子就这样降临人间。因为这个传说,孔子被视为麒麟的化身,他的传世经典《春秋》则被膜拜为麒麟口吐之玉书。”①晋代王嘉《拾遗记》,也记述“麟吐玉书”的民间传说,並称玉书上写着“水精之子孙,衰周而素王”。暗示孔子非凡人,乃自然造化之子孙,虽未居帝王之位,却有帝王之德,堪称“素王”。又引申出玉书三卷,孔子精读后成为圣人。②
 
   潮汕民间对麒麟的信仰,不仅在文化理念上,还力求通过艺术途径,使这一神物能活现在人们心中。从各种建筑物前面照壁刻塑的麒麟图像,到澄海多年来推出的麒麟舞,反映了潮汕麒麟文化已从造塑艺术走向造塑艺术与表演艺术相结合的更高层次,使麒麟风发的雄姿,威武的状貌和活龙活现的身影,具体生动地展现在大众面前。
 
   麒麟作为仁义之兽,作为平安吉祥的圣物,並专司给民间送子的职能,对它的信仰崇拜,何止在潮汕?在省内以至全国其他地方,也可见到。据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记载,湖南一带妇人多年不生育者,每于龙灯到家时,加送封仪,以龙身围绕妇人一次,又将龙身缩短,上骑一小孩,在堂前行绕一周,谓之麒麟送子,便可望得到子嗣。在浙江一带,女子结婚不孕,男家亲朋好友于阴历正月十六晚,扎糊一婴儿,用玻璃灯绘上“麒麟送子图”,敲锣打鼓送到不孕妇女的床榻。主人倒糖茶招待,喝过茶后即刻将碗倒扣,认为这样可以生男孩。这种方法称之为“送耍孩”。③
 
   尊崇敬奉麒麟名声卓著的是被称为“麒麟之乡”的广东番禺南沙黄阁镇。这个镇的人们把奇幻的麒麟形象作为生命图腾,它是黯淡年代当地人的精神寄托,是太平岁月的盛世象征。镇政府大楼前的守门神是麒麟,高高山岗上傲然挺立的是麒麟石,镇内的主干道是麒麟路;还有用以祷天祝地,祈望仁兽保佑家乡五谷丰登、人丁兴旺、百姓安康的麒麟舞。
 
   黄阁镇的人们,还流传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很久以前,灵兽麒麟云游百粤,当它驾临南海之滨的古海村(黄阁镇的古称)上空时,看到这里海不扬波、帆影舟楫的美景,与彩霞缭绕、苍翠欲滴的山峦,仿似蓬莱仙境,不禁收起翅膀,降落在群山之中,流连忘返,后来竟化为神石,傲然屹立于山冈之上。周围乡村的人都在传说,每逢喜庆吉时,山上就出现一只龙头、鹿角、狮身、羊蹄、牛尾,披着五颜六色、祥光闪闪的动物,人们都说这就是麒麟石幻化的七彩麒麟。而当这一灵兽显现时,当年必人畜兴旺,渔获更丰。黄阁镇之所以被称为“麒麟之乡”,正是由于麒麟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每一个黄阁人心里,麒麟文化与这块土地紧密相连起来。④
 
   其实,黄阁镇绚丽多彩的麒麟文化,它最初的发祥地是在中原地区。据黄阁的地方文献记载,肇创黄阁的麦氏开基祖是宋咸淳九年(1273年)从中原迁徙而来的,他们把中原的文化种子撒播在黄阁这片乐土上,让它发芽、生根、成长和开花结果。麒麟文化就是在这片土地上绽放的芬芳四溢、艳丽璀璨的花朵。
 
   关于麒麟的最早记载是《诗经•周南》中的《麟之趾》: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啶,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这首诗借助麒麟赞美不恃富贵而博爱仁厚的周南国君子孙。用麟的脚趾比喻国君子嗣,用麟的额头比喻国君的后代,用麟的头角比喻国君的宗族。
 
   麒麟是人们想像出来的动物,但古人确信这种动物的存在,只是不易见到而已。据《尔雅》载:“麟,鹿身牛尾,一角。获麟事见春秋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而在汉、唐、宋也有获麟之说:“如说汉武帝得到了麒麟:元狞元年(公元前122年)冬十月帝行幸雍祠五畤,获得‘白麟’,主祥瑞,帝作白麟之歌,为此将原来的年号元朔改为元狩,以庆吉祥,还修筑了麒麟阁,赏赐群臣白金。又传宋太宗获麟,满朝称贺。”⑤唐代则是“元和七年(812年),麟见东川”。⑥(东川为“剑南东川”的简称,在四川)汉代修筑的“麒麟阁”,在未央宫内,秘藏要籍,並张挂霍光、苏武等11位功臣的画像于阁中,以彰显他们的功绩。
 
   韩愈写有《获麟解》文,指出人们都认为麒麟是祥瑞灵物,是因为《诗经》、《春秋》及“传记百家之书”有咏赞记述。但麟不为人家畜养,天地间也少见,且其模样四不像,即使见到麟,还不知它就是麟,因而认为是遇见不祥之物,也不为过。然而韩愈也认为,麟之出现,,必定是有圣人在位,圣人一定会了解麟。麟给人们带来祥瑞是凭它的德行,而不见之于它的外表形状。韩愈把麒麟的出现与圣人在位、圣明治政联系起来,其实也是对这一灵异神兽的赞赏。
 
   潮汕民间对麒麟的信仰崇拜风俗,是从中原带来的。产生于西周到春秋末期的《诗经》,早已有对麒麟咏赞的诗篇。以后,人们把麒麟与圣人、与英雄人物、与仁义的有德之士联结起来,给这种未见于世的“四不像”动物,赋予仁爱、温顺、善良的品性,使人们相信它的存在,而对它产生信仰崇拜心理。尽管崇拜的形式不尽相同,但风俗的流播却十分广泛。潮人的祖先,主要来自中原,入潮的汉人经繁衍生殖,聚族而居,並建造宗祠、祖庙,有些宗祠,祖庙门前的照壁上刻塑与镶嵌着麒麟,正是入潮汉人把中原的麒麟信仰传入潮汕的明证。“麒麟送子”的传说也来自中原。古人用“麒麟儿”来赞美孩儿的聪颖,潮汕伴娘的“四句”就有了“老君送来麒麟子,明年生得状元儿”之句。
 
   由上可见,麒麟信仰崇拜不是潮汕的“特产”,而是伴随中原汉人入籍潮汕而传来的。
 
   注释:
 
   ①④《广州日报》金叶《盛世麒麟舞》,2008年4月6日13版发。
 
   ②⑤参见乌丙安《中国民间信仰》,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③仲富兰《现代民俗流变》,三联书店出版社1990年版。
 
   ⑥陈克明《韩愈年谱及诗文系年》,巴蜀书社1999年版。
 
  
 

作者: 
吴奎信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culture.chaoren.com
浏览次数: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