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巧节与出花园

    古代七月七日,是我国民间一个相当热闹的节日。宋《梦梁录·七夕》这样描述:“七月七日,谓之‘七夕节’。其日傍晚时,倾城儿童女子,不论贫富,皆着新衣。富贵之家,于高楼危榭,安排筵会,以赏节序,又于广庭中设香案及酒果,遂令女郎望月瞻斗列拜,乞巧于牛、女。或取小蜘蛛,以金银小盒盛之,次早观其网丝网正,名曰‘得巧’。内庭与贵宅塑卖磨喝乐,又名摩侯罗孩儿,悉以土木雕塑,更以造彩装襴座,用碧纱罩笼之,下以桌面架之,用青绿销金桌衣围护,或以金玉珠翠装饰尤佳。又于数日前,以红熝杂果食时新果品,互相馈送。禁中意思蜜煎局亦以鹊桥仙故事,先以水蜜木瓜进入。市井儿童,手执新荷叶,效摩侯罗之状。此东都流传,至今不改,不知出何文记也。”可见当时宋邑开封盛况。 
 
   有一首西湖竹枝词,描写七月七日乞巧节,姑娘们如何向天上的织女乞求智巧,绘声绘色: 
 
   七夕年年约织女,戏将乞巧试银针;谁家独见龙梭影,绣出鸳鸯不度人;为什么要向天上的织女星乞巧呢? 
 
   传说很古很古的时候,有个不幸的孩子,依靠哥嫂过活,嫂嫂不贤,被迫分家,带着老牛自耕自食,人们叫他牛郎。有一天,织女和众仙女下凡游戏,在银河洗澡,老牛劝牛郎去取织女的衣裳,织女便做了牛郎的妻子。婚后男耕女织,生一儿一女,生活美满幸福。不料天帝查得此事,派王母娘娘押解织女回天庭受审,一对恩爱夫妻被拆散。牛郎上天无路,悲愤万分。老牛不忍他们妻离子散,触断头上牛角,变成一只小船,让牛郎挑着一双儿女,登上牛角船,腾云追去。眼看快追上了,王母娘娘忽然拔下头上银簪,抛在牛郎面前,骤时化成一条波浪滚滚的天河。从此,牛郎织女无法过河,只在河东河西遥望对泣。他们的坚贞爱情,感动了喜鹊,喜鹊用身上五彩羽毛,化成一座跨越天河的彩桥,让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相会。王母娘娘无奈,只好允许他们在每年的七月七日会面一次。 
 
   织女是天宫有名的巧女,因此,人间妇女都在这一天晚上,趁她离开天宫,与牛郎相见的时候,向她献上水果、凤仙花,乞求智巧。据《开元天宝遗事》讲,唐玄宗与妃子每逢七夕在华清宫夜宴时,宫女各以小蜘蛛放在盒中,看第二天是否结网,或结网是否疏密、圆正,来卜是否有巧。如有网、结密、圆正,就是“得巧”。有的是“泡巧”,在农历六月,就用井水浸碗豆或绿豆,隔几天换一次水,使之不见天日,七夕,幼苗嫩绿,婷婷可爱,用红纸束苗,置放庭园,礼拜双星后,妇女各用手拗苗端,分抛水上。第二天日出前,如水底映出苗影细长如针,就是织女已赐予智慧了。 
 
   潮汕古代有无过乞巧节?尚无资料可考。但七月七日拜“公婆母”,出花园,必定与乞巧节有关。 
 
   出花园是潮汕民间特有的,为十五岁的孩子举行的成人仪式。表示孩子已经长大,不再是整天在花园里戏闹的儿童了。为什么选择七月七日乞巧节出花园呢?其寓意也在个“巧”字。就是父母指望儿女长大后,能出类拔萃,聪颖灵巧,成为栋梁材。 
 
   出花园的孩子,外公外婆要置办衣服、红木屐、大公鸡、发粿。亲朋戚友要送鸡蛋、新衣、布料。 
 
   当天,出花园的孩子着新装,穿红木屐,吃鸡头。男的佩得英俊、潇洒、成熟;女的则表现娴淑婀娜,婷婷玉立,像是个大人了。清早,母亲便给他们穿戴,打扮,在孩子头上或耳朵插柘榴花、仙草,以示吉利;同时,吃鸡蛋甜汤丸,有的是猪内脏。接着,用三牲、果品、发粿、饭馔,祭拜“公婆母”。这是孩子的最后一次祭拜,显得庄重厚礼了。拜别,备办有十二道菜的酒席,宴请亲戚族人。酒席上,要有全鸡、全鱼、厚合、青蒜、芹菜。全鸡给出花园者享用;全鱼意为圆满;厚合意为出花园后事事“六合”;青蒜意味为长大后聪明伶俐,会算会除;芹菜寓意终身勤劳。入席时,孩子坐首位,每道菜都要吃一点,全鸡自己吃。 
 
   出花园穿红屐,吃鸡头的习俗,传说源于明代嘉靖年间的潮州状元林大钦。林大钦少年读书,买不起红鞋,便穿红屐。一天,他放学回家,路上见一老者蹲于地上,手抱一只大红公鸡,身旁放一对红纸联,一张没写字,一张写着:“雄鸡头上髻”。老者要求过路人应对,对得上可得这只公鸡,对不上者仅赔一面对联纸。林大钦看了一阵,向众人对曰:“牝羊颔下须。”老者赞道:“对得好。”遂将公鸡送给他。林大钦高高兴兴地抱着公鸡回家。他父亲听后更加欢喜,立刻将公鸡宰了。煮熟后,砍下鸡头奖励林大钦,以示日后要独占鳌头。后来,林大钦果然聪敏过人,上京考中状元,名扬天下。潮人认定这个好兆头,纷纷仿效,孩子入学时,都给买双红木屐穿,抱只大公鸡。出花园时,也让孩子穿红木屐,吃鸡头。 
 
   潮汕民间还有个习俗,七月七日丈夫陪着妻子回娘家。这一天,要煮好猪腿、甜花生米、荷包蛋、豆粉丝,或是莲籽、苡米、白果仁之类,送去孝敬岳父母。要是孩子都出花园了,就免此俗礼。但岳父母不是白吃,要以龙眼、菠萝、糖果回礼,还要给外孙“利是钱”。

作者: 
蔡汉炎
来源: 
摘自:《揭阳民俗故事》
浏览次数: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