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吃“散”

    有人说,潮人逢喜事不吃“粉线”,因它与“分散”谐音,不吉利。其实并非如此。潮汕人根本无此类禁忌,因为与“散”同音的事物,前人用改口相称的办法,巧妙地避开了。这样,在百姓的日常用语中,几乎不存在“散”的问题。 
 
   潮汕从来没有“粉线”这种说法。广州人叫“粉”的东西,潮汕人叫“粿”或“粿条”。昆明人叫“米线”,潮汕人叫“米粉”。 
 
   面条,有的地方称面线,潮汕一律叫“面”。其中鲜品称水面,干品叫面条。生日必食“长寿面”喜庆也常用“面条福圆(龙眼干)”,全无禁忌。 
 
   豆制品“粉丝”潮汕人叫“粉纤”或“豆纤”,也有人叫“马尾丝”。生日一定要吃“粉纤卵”。 
 
   薯粉制品“板纤”,干果店里写作“粉条”。如制成粉羔,则称“凉粉”。 
 
   雨伞,潮人叫“雨遮”。有些地方新娘出嫁还要用它,因新娘子要“头不见天,脚不着地。” 
 
   针线的“线”,俗称“番纱”。汕头的“汕”,原音为“散”,却读为“山头”。药散,读作“药产”。所有这些,都可见古人的用心。 
 
   粿条、米条、面条、粉条,潮汕人都喜爱,不仅平常吃,有的还做成“假鱼翅”上桌,并无忌讳。“条”在潮汕人心中,是个好字眼。口头语“条条,条直”,含有正常、安稳、轻松、顺当、有条理之意。“风调雨顺”,“调”读“条”。形容某人气力大,说“担二百斤条条”。说某人脚力好,“一日行七八十里路,爬两座山条条”。“事情会条直”,就是做事圆满的意思。“工资会条”,意味着单位效益不错,生活有保障,不用下岗。 
 
   有一件事令人费解:百姓们平日不言“伞”,佛堂法器“华盖”反而称为“娘伞”,真是好生奇怪。莫非华盖运真的不良于人,要来个以毒攻毒么?由此也可见,潮人并非一味拒绝“散”音。作为书面语言,其读音不变。“散曲”、“散文”,是读书人的事,与老百姓日常无关,也就不管。“发散”、“疏散”,本来就求散,当然不用避口。一些外来事物,如电线、天线,是现代物质文明,群众也都接受了。 
 
   禁忌是一种思想枷锁,它反映科学不发达的时代人们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生存状态。终有一天,它会成为历史陈迹的。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摘自:《家园梦拾》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