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俗诗歌,结缘“南戏”

    潮剧的前身叫“南戏”。据李汉庭君在《潮剧漫话》所言:“潮剧之称,自19世纪就出现了。《粤游小识》著者张心太写道:‘潮剧所演传奇,皆习南音而操土风。’”由此可见,潮剧源远流长。作为潮汕著名的诗翁,对潮剧十分赞赏,与潮剧结缘,并对潮剧大唱颂歌,这是必然的。
     诗人在《迎春土戏》中是这样咏诵的:“村东锣鼓闹纷纷,新春社戏近寨门。人人争看桃花姐,欲学桃花对歌文。”每年节庆期间或好日子,很多乡村都请潮剧戏班演戏助兴。桃花是著名潮剧《苏六娘》的角色,她与船公的对歌,十分风趣,至今大家还记忆犹新。
     诗人王雪六的《扮戏游行》是这样歌咏的:“新岁家乡乐事稠,游行扮戏亦风流。琵琵马上昭君抱,刘女彩楼掷绣球。”说的是新春佳节期间,乡村社日常举行游神赛会民俗活动,常有扮成戏出的涂戏表演,甚为热闹。扮演的涂戏有潮剧中《昭君和番》有《彩楼记》等等,这些都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戏目。
     又如诗人余构养的《百丈埔》是这样写的:“畲军汉将结连营,百丈埔前举义旌,护宋抗元悲壮烈,忠贞长忆许夫人。”
     百丈埔位于饶平钱东上浮山,是宋将张世杰夫人大战元兵壮烈殉难之处,值得大力咏颂。又如《辞郎洲》是这样写的:“南海有洲名辞郎,潮去潮来呼壁娘。平元一曲成绝唱,赢得青史著红装。”这是潮剧对陈壁娘的咏颂。诗人李志浦《观》是这样写的:“玲珑娇小蕴真情,夏楚频施几惯经。荔镜良缘巧手续,阿谁此际不怜卿。”
     潮剧《荔镜记》婢女益春为五娘与陈三的姻缘费尽心机,多方撮合,甚为人们所称颂。诗人张华云在《潮剧》篇中是这样咏颂的“夜静女鬼闹柴房,岁寒温府扫纱窗。一曲哀弦荡心气,断尽他乡游子肠。”    诗中《柴房会》与《扫窗会》是潮剧中著名的折子戏,家喻户晓。还有诗人王纪平的《潮剧》诗中又是这样咏颂的:“当年潮剧众人夸,糅合阳春下里巴。张笔姚腔惊座后,艺坛陆续绽新花。”潮剧著名演员张长城、姚璇秋每次登台表演,满座唱采,同时,艺坛也不断涌现新秀,使潮剧百花园争妍斗艳,欣欣向荣。
     诗人邢凤梧的诗篇《广东潮剧团》是这样写的:“老凤凤雏声并清,一颦一笑见才情,乡音潮乐信亲切,留得春光溢凤城。”这也是对潮剧演员人才辈出的咏颂。再如诗人黄翼在诗作《潮剧》中对潮剧悠久的历史是这样歌咏的:“艺海升沉四百秋,当年曾是擅风流,梨园重种夭桃树,烂漫春光在上头。”
     潮剧这个古老的剧种,始创于明代嘉靖,有四百个春秋,这是潮人引为骄傲的。难怪在潮汕地区及海外潮人那里,潮剧虽有升沉之时,但终竟还是长盛不衰,备受青睐。
 
 

作者: 
杨景文
来源: 
羊城晚报(2010.09.17)
浏览次数: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