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谚“听香鼻臭”溯源

    打听、传播小道消息,潮谚称之为“听香(读〈蜂〉)鼻臭”。
 
   香,是一种气味。气味只能“闻”、“嗅”,咋能听呢?
 
   原来,“香(读本音)”与“响”音近,“听香”是“听响”的讹读。而“听响”则是“听响卜”的省称。
 
   古人迷信,据说听到别人讲话可卜吉凶,谓之“响卜”。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听响卜》云:
 
   毕诚相公及第年,与一二同人听响卜。夜艾人稀,久无所闻。俄遇人投骨于地,群犬争趋;又一人曰:“后来者毕衔得。”
 
   韦甄及第年,事势固万全矣,然未知名第高下,志在鼎甲,未免挠怀。俄听于光德里南街,忽睹一人,叩一门板甚急,良久轧然门开,呼曰:“十三官尊体万福。”既而(韦)甄果是第十三人矣。
 
   这两则记载生动地说明了,“听响卜”在唐代已是一项相当流行的民俗,连士人亦热衷于这种占卜活动且深信不疑。
 
   后来,“听响卜”又演化成“镜听”:于除夕或岁首,怀镜胸前,出门听人言,以卜休咎。
 
   这种占卜法在妇女界特别流行,唐·王建《镜听词》有句曰:“重重摩挲嫁时镜,夫婿远行凭镜听。”即为明证。元人伊世珍《嫏■记》卷上有较详细的描述:
 
   镜听咒曰:“并光类俪,终逢协吉。”先觅一古镜,锦囊盛之,独向灶神,勿令人见;双手捧镜,诵咒七遍出,听人言以定凶吉。又闭目信足走七步,开眼照镜,随其所照,以合人言,无不验也。昔有女子卜行人,闻人言曰:“树边两人。”照见簪珥,数之得五,因悟曰:“树边两人,非‘来’字乎?五数,五月五日必来也。”至期果至。此法惟宜于妇女。
 
   “听响卜”、“镜听”亦曾流行于闽南、粤东地区。明末潮州诗人陈衍虞《莲山诗集》卷一即有一首题为《镜听词》的古风:
 
   菱花镜彩如冰澈,
 
   原照合欢不照别。
 
   谁知一别隔年年,
 
   镜里容光渐消灭。
 
   几番问卜尽金钱,
 
   刀头消息竟茫然。
 
   人言镜神素灵异,
 
   裹镜拜稽祝灶王。
 
   出门愿听言语好,
 
   须是报郎还家早。
 
   莫教糊涂不分明,
 
   妾本愁人费幽讨。
 
   袅袅俜俜掩户行,
 
   风尖月黑寒螿鸣。
 
   小胆怯走深夜路,
 
   前衢后术无人声。
 
   步来药市言了了,
 
   远志剧多当归少。
 
   听罢胸怀顿作恶,
 
   掩袂吞声泪簌簌。
 
   夫婿原非薄幸人,
 
   岂真无情同草木?
 
   多因铜古镜不神,
 
   故将伤心语懊人。
 
   明宵新镜抱来听,
 
   料有好音随响应。
 
   若还好音报未晰,
 
   将镜碎作青铜屑!
 
   诗中的女主人公急切地盼望外出多年的郎君能早日归来。她多次花钱问卜,结果却是“刀头消息竟茫然”(刀头,“还”的隐语。古代刀头有环,环、还音同)。于是听人劝说,改作“镜听”。她恪遵习俗,拜祭灶王,怀镜胸前,壮着胆子,在风尖月黑的深夜来街头听人言,结果却听到药市中频频传来的报药名“远志”的声音,她伤心了,转而又怀疑镜子的铜太旧了不灵,准备明晚另换新镜来听像“当归”一类的好音,如果再不如愿,她会把铜镜砸成碎屑……诗中对少妇盼郎归心情的刻划十分生动传神,而从民俗学的角度看,上诗难能可贵之处则是:为后人留下一段明清之际粤东地区仍有“听响卜”、“镜听”等民俗活动的珍贵记录。 
 
   到了近代,“听响卜”的习俗已慢慢地从民众的生活中淡化,以致连“听响”是“听响卜”的省称这一概念亦已被人淡忘。更由于潮语中“香”有文读〈何央1〉和白读〈颇安1,即蜂〉二个读音,“听响〈讹转为‘香’〉”于是又讹读成“听蜂”,而且被配上一个对偶词“鼻〈作动词用〉臭”而成为一句谚语流传下来。其涵义则由原来的“听人言以卜休咎”变成了“热衷于打听、传播各种隐秘”的人和事。
 

作者: 
曾楚楠
来源: 
潮州日报数字版(2010.08.25)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