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潮汕祈子“俗文化”

    在潮汕民间,旧时祈子有多种形式。其一为以“灯”谐音“丁”以求子。潮汕各地正月,特别是元宵夜都有举行游灯活动。关于“灯”,人们于中不知寄托了多少愿望,因为这是关乎一个家庭“香火”能否承继的问题。潮汕俗谚“有游灯,家里生千丁;无游灯,家里要绝种”说的正是这种意思。所以,每到各乡各里“闹热”时,人们就会主动在夜里“老爷”出游时,手里提着一盏灯,跟着神像一路游行至各姓宗祠里,在“老爷”落座后高高举起灯笼,以求财丁兴旺。游完神后,各姓人家都用三牲或五牲果饼酬谢神明,以祈得子。
     潮汕地区,凡生了男孩的人家,要在元宵夜举行热闹非凡的“上灯”活动。例如在潮州,生了男孩的人家自农历正月十三日家人就要挑起一对冬瓜样的红灯笼,欢天喜地挂到凤栖路口凤栖庙的灯架上,象征着家中添了丁。每晚由家人抱着孩子中,一面往自己的灯笼里点红蜡烛,一面接受四邻的祝贺,一连三天,至元宵夜尤为隆重。除红灯笼外,还要在庙前悬挂八屏大“花灯”,后宫里还挂着一只大彩凤,并在供桌上摆香祭祀、演戏酬神,十分热闹。    
     现在,潮汕地区在为女儿办嫁妆的时候,不论嫁妆丰俭如何,其中必须有一盏豆油灯,也暗喻女儿能为夫家添丁的意思。
     潮汕地区求子的第二种形式是向神灵祈祷。潮汕地区重男轻女思想浓厚,如果妻子先产女孩或不生男孩,有的地方丈夫就在乡里新宫庙建成,“老爷”入宫时,想方设法不辞劳苦地互争抱“老爷”像,以求得“老爷”的怜悯而早赐贵子。有的地方丈夫在村里游神赛会时,自告奋勇报名替神明抬轿子,在神明面前献殷勤,也期望得到神明的怜悯赐生男孩。每逢潮州城里游“安济圣王”时,就常可见到不少人想心设法上前摸一摸“二夫人”的轿子,祈求家中的媳妇或妻子早得贵子。所以有人便乘此机会采来一篮石榴花,随在游神的队伍后面叫说这是“二夫人”的红花仙草,以飨那些巴望添丁的人家。 
     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为妈祖生。潮汕不少地方,此日乡民都要到妈宫(天后宫)祭拜,然后抬妈祖出游。这时,那些结了婚而未有子嗣的人最为踊跃。他们认为能为妈祖抬轿,就能得到妈祖赠福赐子。而那些无能力为妈祖抬轿效劳的,就站在路旁,等妈祖圣驾经过时,摸一摸妈祖轿,也算是沾了光。妈祖是海神,同时又是赐子的神祗。《三教搜神大全》载:妈祖“尤善司孕嗣,一邑共奉之。邑有某妇醮于人,十年不孕,万方高祷,终无有应者。卒祷于妃,即产男子嗣。是凡有不育者,随祷随应。”同广州人崇信“金花娘娘”、福建人崇拜“临水夫人”一样,潮汕人把妈祖作为施赐子嗣的神祗来崇拜;也有祈求观音赐子的,传说潮州的别峰古寺和陆丰的玄武山庙里面的观音甚为灵验,每年前往那里祭拜的不孕妇女特别多,香火十分旺盛。
     人们除了向宫庙里的神明祈祷外,家里的灶神也是祈祷的对象。例如在揭阳市大莲、土尾等乡村,端午赛龙舟后,结婚而未生儿子的男青年们,便上前取下若干龙舟胡须回家供于“司命公”神位前,以求儿子早日问世。
     潮仙地区第三种求子形式是巫术型求子。潮汕民间有托梦卜生子活动。每年九月九日重阳节,是澄海莲花山“仙翁”的生日。此日,除澄海外,还有饶平、潮安等邻近几县的善男信女,不辞长途劳累,十分挚诚的前往祭拜。晚上露宿于山顶,望能在梦里得到仙翁面授天机,成全所求之事。这些善男信女当中,就有不少是婚后不孕而前往圆梦的。民间也由此而流传有一些有趣的传说。例如说有2个村妇,结婚多年未得子,便上山圆梦求得子。结果两人同样梦见仙公给他们各写一个“無”字。其中一个识字的妇人,知今生无子,十分晦气。而另一个不识字的妇女,不解其意,却从形状上理解为仙公为她画了一个秋瓜棚,棚下吊着4条秋瓜,示意她会有4个子女,非常高兴。识字的妇女大笑她误解仙意,乱加猜测。谁知后来果然各应其解,识字妇女终生无子女,不识字妇女则生四个子女。
     在潮汕民间的习俗活动中,还有不少是将这一种期待得子的心理奇寓于民俗活动方式中。
 

作者: 
王伟深
来源: 
粤东周末网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