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潮剧打击乐

    潮剧,古称潮州戏、白字戏。她是以潮州方言来演唱的,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独特的艺术风格,特别是样奏音乐中的打击乐,组合之多,运用之灵活、艺术效果之强,都令人赞叹不已。
 
     潮剧的打击乐由木革类和金属器具类组成,各种打击乐器大部分是以潮剧的基本调“F”调为标准来定出其音高的,这是本剧种独特艺术风格的一大特征。
 
     潮剧的各种打击乐器,击奏时虽音色各异,但音调统一,击奏时音韵和谐,形成自然和声。这就使演员的演唱表演、文畔拉弦乐的演奏、武打击乐的击奏三股索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强化了戏剧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虽然如此,但潮剧的各种打击乐器在伴奏时不是同时击奏,而是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配予恰当的打击乐器,才不致成为杂乱的锣鼓噪音,影响舞台演出的艺术效果。老一辈的艺术家通过实践,根据潮剧各种打击乐器的特性,结合本剧种的表演特点,将它们分为三种组合,即大锣组合(大锣戏)、深波钦仔组合(小锣戏)和苏锣组合(苏锣戏)。各种组合由不同的打击乐器组成,通过音色、音量和节奏的对比来表现各种不同的情绪意境。
 
     大锣组合多用于庄重、深沉、悲壮、委婉和抒情的戏剧场面,如传统戏的《扫窗会》、《芦林会》、《井边会》、《蔡伯喈认像》;也有用于丑行、花生等喜剧或闹剧的场面,如《闹钗》、《刺梁骥》、《春草闯堂》中的“送婿”一折等。《扫窗会》中王金真扫窗的舞蹈表演,在拉弦乐奏“寒蛩科”中配上大锣的锣花击奏,有助于演员的生动表演。王金真在摸扫把时配上锣花击奏,体现她黑夜寻把的艰难。当她拿到扫把时,心情十分激动,伴随着王金真“在在在”的同时加上深波“冲冲冲”的击奏,生动地表达了王金真如释重负的愉悦心情,把人物此时此地此景的内心活动形象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深波钦仔组合的打击乐显得节奏鲜明欢快、灵活轻巧,所以多于生、旦、彩旦、花生等轻快活泼、诙谐幽默的场面。如《泼水成亲》、《益春藏书》等。《益春藏书》中的益春灵巧机敏,五娘稳重大方,两个人物形成鲜明的性格对比。作曲者以“哭相思”、“红衲袄”等曲牌为主体进行唱腔设计,一是欢愉明快,一是含蓄庄重,小锣组合中的小锣感句、“半畔莲”、“随点”等的间奏推进,三股索浑然一体,构成了清机关报和悦的舞台气氛,使人物的表演更加生动传神,人物形象也更可爱。
 
     苏锣组合的打击乐器多用于展现壮阔激烈、高昂豪放、苍劲大方的场面,如《闹开封》、《告亲夫》中的“审子”、《雁荡山》、《搜楼》等。在《告亲夫》中“审子”一折的斩子场面,盖纪钢铿锵有力的念白、利索夸张的舞蹈动作,配上雄壮的苏锣组合锣鼓,准确生动地体现了盖纪钢伸张国法、正气凛然,大义灭亲的人物形象。又如《雁荡山》中的行兵布阵,武打格斗场面,苏锣组合锣喜配上“满江红”、“雁儿落”、“杀雄虎”等牌子的运用,形象地体现了烽火连天、气势磅礴的古战场情景,强化了戏剧表演的剧场效果。
 
     潮剧锣鼓的打击乐音色和谐、内容丰富多彩,演奏手法灵活多变,对剧情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使戏剧表演更具有艺术感染力和表现力。1953年匈牙利的音乐专家来汕头市考察时,观摩了潮剧晚会的演出,他觉得潮剧打击乐的低音富有特色,极感兴趣,十分好奇。当他看到发出浑厚低沉声音的竟是一面大锣——深波时,大为赞叹,可见潮剧打击乐确有它独特的风韵和显著的舞台艺术效果。
 

作者: 
林爱群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