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古代知识分子的不归路——潮剧《葫芦庙》贾雨村形象浅析

    广东潮剧院的省重点创作剧目《葫芦庙》,是剧作家范莎侠的代表作之一,曾获得过中国曹禺文学奖等多项国家级奖项,作品的文学性、思想性得到不少专家的高度评价。
 
   《葫芦庙》以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等章节为主要线索,通过对主人公贾雨村从一介穷儒到紫袍加身、最后又被革职充军的官场沉浮的生动刻划,及其心路历程的深刻剖析,给我们提供了一次审视封建社会知识分子从政过程中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的机会。贾雨村的人生价值观与我们传统道德观的相悖,引人深思。他不是一个单纯意义的“好人”或是“坏人”,而是一个具有独特审美意蕴的艺术形象。
 
   跟封建社会其他千千万万的读书人一样,贾雨村也把出仕当成了人生奋斗的唯一目标,一心想要通过出仕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实现其“出人头地耀家邦”的理想。有了甄士隐的慷慨资助,贾雨村终于如愿以偿,金榜题名跻身官场。可惜的是初涉宦海的他还不识官场的阴暗和险恶,于是上任才一载便被冠以“枉法贪酷”等罪名而罢了官。栽了这个跟斗之后,贾雨村学乖了。复职升迁当上应天府尹之后,他已经懂得该如何利用手段保全自己。为了保官、升官,他极力讨好、巴结权贵,竟连恩人甄士隐的女儿也不解救,把可怜的英莲送入恶少薛蟠的虎口,致使英莲堕进了苦难的深渊。表面看起来,在乱判葫芦案时,是门子(原葫芦庙的小沙弥)给贾雨村出的主意,其实,从《一案激起千层浪》这段唱词就可以看出,贾雨村已决定了:“天理人情且抛下,博一个好前程腾达飞黄!”这是贾雨村的两个自我在互相争斗,最后想升官的贾雨村把有良知的贾雨村打败。
 
   贾雨村的妻子、善良纯朴的娇杏不满于丈夫的随波逐流、良知尽丧,她苦苦进言,力图劝说贾雨村远离充满罪恶的官场。但是娇杏的一片苦心、满腔柔情唤不回贾雨村那一颗日渐疏远的心,人生价值观截然不同的夫妻俩到最后也只得分道扬镳……
 
   贾雨村的愿望是“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为了“敛财聚宝”,不惜“行奸弄权”。当曾经有恩于他的荣宁两府失势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把两府踩在足下,以图往再高的官位上爬。贾雨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原来只不过是最高统治者手里的一颗棋子,一旦游戏结束了,也便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最后他也从高处被狠狠地摔了下来,落得个革职充军的可悲下场。
 
   “人生觉迷谈何易,入世总在急流中。”痛失了人世间最宝贵的至情至爱、只影孤身困在“葫芦”里的贾雨村到最后是否有些许悔意呢?我想应该是有的。他想改过吗?却又未必。贪恋官场的贾雨村已经没有了退路,他把出仕当成了体现其人生价值的最好途径,只要有机会,他还会重新爬起来,继续施展自己的“抱负”。贾雨村实际上已经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作者: 
杜美云
来源: 
潮人在线网
浏览次数: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