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潮剧花旦的艺术特色

    潮剧花旦在明代潮州版本戏文中称“贴”,多扮演豪门富家的婢女(俗称“ 走鬼仔”),也有扮演其他人物的,如渔女、村姑等。潮剧花旦乖巧、娇嗔、聪明伶俐,戏谚说“潮剧花旦三分丑”,在传统的的小锣戏中,花旦总是扮演渲染轻松气氛的喜剧角色,受到观众的特别喜爱。 
 
     由于花旦多穿短衣长裤,腰系彩罗带(统称彩罗衣),故潮剧花旦又称彩罗衣旦。她们多数是头盘两小髻(或扎小辫子),加上翠钿小花,秀丽动人;出台走碎步,或蹦或跳,柔媚飘逸,眼随手指,机灵洒脱;说话颠脚顿足,快捷流畅,充分显示了轻柔、小巧的艺术特点,如《西厢记》的红娘,《大难陈三》的益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银心等,都给观众留下难忘的美好印象。 
 
     我自从艺以来,扮演过数十台戏的主角,其中多数属于小姐或夫人之类人物,在每出戏中,总有一个不同性格的“贴身婢女”相随相伴,使我对于花旦的人物角色有了深刻的感受与理解。例如,我在传统潮剧《孟丽君》中扮演孟丽君,身旁便有一个知心的婢女荣兰。戏中有个重要情节,便是孟父士元慑于君命,将女儿强配奸臣之子刘奎壁,出嫁前夕,孟丽君痛不欲生,束手无策,闺房中只有爱婢荣兰作伴,整场戏就落在主婢两人身上。这时,孟丽君心情焦急万分,而富有同情心的爱婢也如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左思右想,计将安出?荣兰的表演便表现了潮剧花旦那种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艺术特点。最后通过主婢“合谋”,来个“描容出走”。这样一主(青衣)一婢(花旦),一唱一和,如同红花绿叶两相辉映,构成了美妙的戏剧情趣,如果没有花旦的陪衬,这段戏也就没味了。 
 
     老一辈潮剧艺人把花旦的艺术表演总结为“24字诀”,即“丑昧三分,眼生百媚,手重指划,身宜曲势,步如跳蚤,轻似飞燕。”这“24字诀”基本概括了潮剧花旦的艺术特色,也可说是花旦的基本功,依我的体会,试述于下: 
 
 (一)丑味三分 眼生百媚 
 
     花旦的表演往往带有喜剧的性质,通过表演剧中情节与人物性格,给人以轻松愉快的艺术享受。“丑味三分”指的是采用夸张的表演手法,以产生喜剧效果;“眼生百媚”则强调眼神的灵活与运用。如折子戏《拾玉镯》中的孙玉娇(花旦),骤见书生傅朋在其门口(故意)失落一只玉镯时,禁不住心中的喜悦(因她深爱风流潇洒的傅朋),但碍于礼教,既想拾镯,又怕被人撞见,带着几分“ 丑味”的表演,令人忍俊不禁,眉眼间露出又喜又羞的少女秀色,百媚顿生。有的(花旦)演员还将观众当成孙玉娇的邻居,用含羞的眼神与观众交流(如戏谚所说“花旦甩目箭”),更是妙趣横生,韵味无穷。 
 
 (二)手重指划 身宜曲势 
 
     花旦的动作多属快捷利索,口说手比(指划),速度比别人轻快。一般说,花旦的出手,要“快出快收,收比出快”。如常用的“转手”是舞台表演中的过渡性动作,即每逢指向一个方向,常常先从相反的方向开始,然后才“去”。花旦的“转手”,用“纺指”成小圆,内转外“去”,以腕为轴,以“指”带动。花旦的出手,总是用“纺指手”,有“单纺指”和“复纺指”,显出整个形体的“动感”美。 
 
     所谓“身宜曲势”,如前辈艺人所说“开手七分,站要微蹲”,开手七分,指开手合乎的腕、时、臂要微曲,站立时,双足成“丁”字形,后腿微蹲,并以足尖着地,双手插腰(同一边),使头、身、眼成曲势,以塑造乖巧怜俐的美丽形象。如传统小戏《闹钗》中的婢子小英,一出场便给观众留下好感。 她为了维护小姐清名,在公于爷(胡琏)面前据理力争,小英以花旦独有的装扮和灵活身段,口说手指,把败家于胡琏驳斥得目瞪口呆,狼狈不堪。 
 
 (三)步如跳蚤 轻似飞燕 
 
     花旦的台步常用“小跳”,在“快步”、“悄步”中每五、七步总要来一次“小跳”,形同跳蚤,并以带“小跳”的台步配合,双手下垂向内成弧形,略提腕,双手保持一尺距离,并随步以时带肩扭腰,左右微荡,或左手插腰,右手摆动,或一手屈时上举贴腮,一手随步摆动,显得步履轻盈活泼。所谓轻似飞燕是指花旦的舞台调度要轻要快,通过快步加小跳满台穿梭,仿似燕子掠风。例如传统小戏《桃花过渡》中的婢子桃花,她的出场就好像一只凌空小燕,只见她身穿“彩罗衣”,足着绣花布鞋,身背小包袱,手持雨伞,用飞快的碎步圆场,边走边唱,观众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个精明的丫环,能够很快“引人入戏”。 
 
     “24字诀”是花旦表演艺术的基本原理,但任何人物的成功表演都必须融进特定人物的性格与思想感情,只有在花旦表演程式的基础上把人物演好演活,才能得到观众的喜爱。 
 

作者: 
黄芝香
来源: 
广东艺术,1998(1)
浏览次数: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