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五娘赋诗

    潮剧《荔镜记》出现了四首七言绝句,是男女主人公唱和赠答之作,都写得不错,有味道。
 
     第一首是陈伯卿题在扇上的诗:
 
     海天漠漠水云横,斗酒篇诗万里情。
 
     尘世纷争名与利,何如仗剑客中行。
 
     这首诗打动了少女五娘的心。她深感“泉州山川灵秀,出有这等风雅人物”,时而倩影萦系。在“早莺啭园中,惊破元宵残梦”的时刻,她写了一首和诗:
 
     兰闺回梦碧烟横,千里月明千里情。
 
     此地荔枝能醉客,何须风雨天涯行。
 
     1961年,《荔镜记》在广州拍电影,请专家修改剧本。中山大学王季思教授为五娘这首诗作了两处修改。一处是第三句“荔枝”改成“荔丹”。荔枝不一定能“醉客”,只有成熟了的荔枝,也即益春所说的“丹荔红欲滴”,那才能醉客。说“荔丹”而不说“丹荔”,不单考虑平仄,还更突出一个“丹”字。另一处是把“天涯行”改成“海天行”。“天涯行”犯三平脚之病,是一定要改的。
 
     “磨镜”一场,益春问陈三是否像李公一样,边磨镜边唱歌,陈三于是唱道:
 
     七尺丈夫莫漫猜,青梅有约故人来。
 
     殷勤为谢深情意,愿下温峤玉镜台。
 
     陈三通过这首诗表明心迹,也显示露身世。“青梅”是一个典故。潮剧传统戏《青梅记》,也作《青梅求婚》,故事见《聊斋志异·青梅》,写婢女程青梅代主与书生张介议婚一事。“玉镜台”则是另一个典故,出自关汉卿的杂剧,写温峤以玉镜台为聘物,娶得表妹刘倩英的故事。《苏六娘》有一句“实指望表兄早下玉镜台”,用得尤为贴切。
 
     在这首诗中,陈三表明,因五娘楼上掷与荔枝绣帕,这是“青梅有约”,自己为谢深情意,乔装磨镜,践约而来的。
 
     另一首见于折子戏《益春藏书》,是陈三附于托益春送给五娘的书信后面,诗曰:
 
     一日相思一日深,几番惆怅几沉吟。
 
     荔枝若有坠楼恨,拼向瑶阶碎玉琴。
 
     前两句表达了相思之苦。后两句则向对方表白:倘若天不作美,荔枝弄人,有情人难成眷属,自己将不惜以身殉情,像伯牙碎琴那样,以谢知音。说得何等坚决。难怪五娘读了会百转千回。
 
     人物吟诗,乃剧情所需,非为卖弄才情。剧作家懂音律,则是最基本的修养。以前的潮剧作家大都会写诗,尽管不一定写得很精彩,但至少要合律。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5.09)
浏览次数: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