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唔着岐岭宫即犯着龟”——方言俗语解读凤岭古港

    汕头澄海的程洋岗是广东省27个古村落之一,也是澄海的著名侨乡。程洋岗,也称大梁岗,古曾称凤岭、岐岭、凤鸣岗。著名汉学家饶宗颐教授给程洋岗题“粤东襟喉,潮州门户”。襟喉,亦即衿喉,指衣袖和咽喉,比喻要害之地。澄海地处平原,河道纵横,随处皆是,路网交叉,四通八达,何来“襟喉”呢?我们踏勘一下实地,或看看澄海地势图可知,程洋岗之东北,紧抵南峙山,西南面隔着莲阳溪与龟山对望,紧接着龟山往南,则是神山。程洋岗与龟山,好似一把钳子,扼住莲阳溪,旧谚曰:“抛唔(不)着岐岭宫即犯着龟(山)”,即有此义,只是我们现在并没有身处险境的感觉。这究竟为何?
 
     最初的程洋岗,只是因韩江出海口的泥沙沉积、横亘于凤岭及鸡翁山之间的一条沙陇,远观如大梁,称为大梁岗。名字中便包含了“逞于海洋之丘陵”的寓意。《汕头市地名志》称“村以山丘为名,称凤鸣冈。又因唐代凤山冈似是海中孤岛,为船夫避风之所,故名程洋冈。”由是可知,古时凤岭航道通畅,舟楫南来北往,龟、凤两山夹峙。出海者须先在此停泊观风察色,如遇流急水汹,掌舵者稍一不慎,就难免在此抛锚,船只直撞龟山,轻则触礁撞石,重则舟毁人亡。潮汕为冲积平原,随着千百年历史的推进,逐渐渍漫延伸,出海口不断南移。程洋岗,古之出海口,今已远离海岸几达十公里了。
 
     由“抛唔着岐岭宫即犯着龟”这一旧谚,我们可得到两点。一是古代程洋岗的地理特点:“龟”“凤”锁大江,潮水汹涌湍急,下水行舟凶险万分。二是人类活动(船运)的频繁。我们也可结合当地的地名和考古发掘等来作分析。
 
     程洋岗村中有一条横贯全村的街,长达一里,最热闹的地方也有两百来米,名叫永兴街。据蔡英豪先生及当地老者回忆,街坊入门处,原有刻着“永兴街”三字的石匾门额,上面还有“兴国丁丑”字样。“兴国”是北宋太宗赵炅的年号,可知北宋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永兴街已建,凤岭已有码头,有街市。永兴街外,还有新兴街、顺兴街、源兴街等商业老街,当年的程洋岗四通八达,繁荣至极。港的东侧,蛤蟆石上刻有“建炎大道”,“建炎”是南宋高宗赵构的年号,也就是说,永兴街建成的一个半世纪之后,这里又开辟了建炎大道。当时的繁盛,可见一斑。村的市集西面,有“营盘山”,上面有房屋根基遗迹,传说是大宋戌边皇兵驻扎之处。“抛唔着岐岭宫即犯着龟”中的“岐岭宫”又称岐陇宫、凤岭宫,《澄海县文物志》载“坐落于澄城东北方约7公里的凤岭上,座东北,向西南,占地面积六亩。”
 
     从岐岭宫、永兴街、建炎大道,到营盘山等名称,我们可以大致窥见程洋岗的历史。
 
     考古的发现,则是历史直接站出来说话。从1946年起,村中多次发现大船桅。1950年,在古港东南面管陇村打索铺(地名)发现缆绳工场,规模很大,遗址达五六千平方米,并出土大量巨缆,目击者言“有拳头大,碗口粗”。1958年至1960年,在古港边沿还发现大批宋瓷片及船板、铜镜,有重一吨多的质地为生铁的大锚。古窑及其近旁的仓储出土的瓷片,曾大量的连同废土载往填海。古港前前后后出土的铜钱总量约2000斤,既有唐、五代、南北宋的,也有日本、越南、泰国、沙拉越铜币,还有法国银币、西班牙银块、英皇纪念金币。近若干年还不断有出土的和出水的瓷器被发现。
 
     宋代以前,潮州港是潮汕平原最重要的商贸港,韩愈祭鳄的中唐时期,海水还可直达潮州,我们可以想象,那时的凤岭,应该还是伸入海中的小山头。迟至北宋时期凤岭山北已成陆,南面汪洋大海,海浪澎湃;浅海区形成天然港口,人类活动频繁,而且商业活动已有相当规模。经济活动以海上运输为主,带动相关的上下游手工业;当地自然资源的利用,也带旺了陶瓷制造业。随着出海口的不断淤积南移,凤岭港承接了潮州港的功能。从其地名所反映出的开发时间之早,出土文物之丰富,涉及地域之广,出土船只残骸的规模,反映当地行船经验的谚语这些方面来看,“粤东襟喉,潮州门户”的称号,凤岭古港是当之无愧的。
 
 

作者: 
许泽敏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1.10)
浏览次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