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女》中的修辞格

    传统潮剧唱词多由艺人口头创作流传下来,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新文艺工作者加工整理,仍保留了潮汕民间语言风格的朴实之美。但是,当代剧作家们并不满足于此,剧本唱词中各种辞格的综合使用得到了持续增强,丰富了语言的表达形态。
 
     潮剧《金花女》中的对偶句俯拾皆是,两个意思相关的对称句子构成的“正对”有“女长须择配,树大自分枝”、“日月共此心,风雨同一襟”,上下句之间互相衬托表达的意思凝炼,抒情酣畅;两个意思对立的对称句子构成的“反对”有“前厅忙坏亲兄长,后房气煞金章婆”、“布鞋雨伞上京去,金鞭白马返回来”、“人微言不重,官大文自奇”,通过对比鲜明地表达了剧作者的观点,同时也展现出人物角色的情感;再如两个内容有递进、因果关系的对称句子构成的“串对”有“凡事看远勿看近,我妹嫁人不嫁田。”由理论事,入情入理,清晰地传达出人物的观念态度。
 
     《金花女》唱词中对排比的运用有并列、层递等多种不同方法,条分缕析,节奏分明。金章对要出嫁的妹妹敦敦教言:“识进退,知轻重、晓尊卑、睦邻右。”短短12字,涵盖了当时社会对一个女人的道德行为要求。排比句的运用使得深远的意义、繁多的内容变得非常简洁整齐,易于记忆也易于吟诵传唱。
 
     而卖文受辱的刘永回到家中向娇妻发泄:“我读什么诗经?念什么古文?讲什么四书?作什么策论?上什么京畿?卦什么科期?”自尊自信与受侮辱的现实之间的矛盾,人物内心的痛苦与愤恨,在一连六个问句中如河水一样翻涌喷发。由于落拓失意而引发了对自身所坚持的东西发出质问,这串质问不仅是针对自身更是针对世态的炎凉,具有发人深思的艺术意义。
 
     当然,如果脱离剧情的需要单纯追求修辞美,就会变成华而不实的文字游戏,而且削弱了剧本文学真正的审美价值。六朝浮艳骈文的流弊,就是文学史上极鲜明的例子。
 
 

作者: 
郭丹虹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09.02)
浏览次数: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