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唔同俗

    “古今唔同俗”的“俗”,指风俗习惯,历代相沿积久而成的风尚、习俗。这句俗语折射了潮汕旧时知识分子敢于革旧创新的精神。
 
     据说,民国初期,潮安县华美村出了一名“乡贵”,在国民政府任职,官阶不小。他早在少年时代就看不惯一些旧风恶俗伤害乡民,立志革除。他为人豪爽,乐意帮助贫困乡亲。在乡间甚有人望,乡民大多听他的话。某年族中将到祭祖日之时,他回到乡里。按旧例俗,每户要出一头宰杀好的生猪和一头宰杀好的生羊摆在祠堂祭祖,谓之祭全猪祭全羊,美其名为赛大猪赛肥羊。这对富户来说,不成问题,但对穷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好多人家必须生钱借银,逐年累计,债台高筑。此外,最让乡民不能接受而又不敢言的是,生猪生羊摆在祠堂里三几天,都腐臭了,造成很大的浪费。“乡贵”借着官阶在身之贵,号召乡民改革祭全猪全羊的旧风俗:祭祖时,摆上煮熟的猪羊头、猪羊尾巴、猪羊下水,成为象征性的全猪、全羊。富户杀了猪羊,取了头尾和下水煮熟待祭祖,其余该卖的卖,该送人的送人,一点也不不浪费。而穷人只须到市镇肉店定购猪羊头尾和下水,大大减轻负担。乡民拥护此项风俗改革,族长却气得胡须翘上天,找“乡贵”理论:“你违背先人意愿,擅改风俗必遭天遣。”“乡贵”说:“我不怕天遣,我只希望乡亲们能活得更好。”族长说:“祖训不可违,习俗不可改。”“乡贵”说:“族长您错了,古今唔同俗。孔夫子编的《诗经·周南·关睢序》就有‘美教化,移风俗’的句子,孔子的话是不是祖训?该不该遵循?”“乡贵”引经据典搬出了孔夫子,族长只能认输。“乡贵”趁此风在乡间又革除了不少恶俗,乡民拍手称快,邻近乡里一些进步且有话语权的人士也纷纷仿效,以“古今唔同俗”为理论依据,废止了不少害民的旧风俗习惯。
 
     到了上世纪50年代,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千百年来形成的民风民俗都不分良莠彻底破除了。千乡万里过着相同的“人民公社集体化生活”,没有独特的风俗习惯,于是,“古今唔同俗”这句俗语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近几年来,随着潮汕各地民俗活动的复兴,“古今唔同俗”这句俗语又流行开了。最近的一天,古吧与澄海区上华镇凤岭村的黄先生凑在一起。他曾当过村官,至今在村中仍有民望。他是“古今唔同俗”的拥护者。他给古吧讲了一件事:村中有人死了老父亲,死者的儿子有人主张置灵49天,以遵古训示孝道,有人主张置灵7天即可,因为生者毕竟还有生计要理,耽误不得。兄弟们争执不下,找老黄评判。老黄说:“我建议7天即可。古今唔同俗。过去,潮人丧父母,一般置灵49天,为的是等待过番在南洋的亲人回来奔丧,过去交通信息不方便,没有49天等不来过番的人,由此成为例俗。如今是信息科技时代,海外的亲人即时就能接到噩耗,二三天内就能赶到死者灵前,所以,置灵7天就能把死者后事理妥了。”上门求答案的几个兄弟都心诚口服,达成共识。
 
     “古今唔同俗”这句俗语,在现实中仍有积极意义。
 

作者: 
古吧
来源: 
汕头日报(2010.05.02)
浏览次数: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