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游神赛会的精神价值

    □ 共祈福祥,增强战胜困难的信心
 
   潮汕乡村的游神赛会,实际上是一种送旧年、迎新年、祈福迎祥活动,它给乡民带来了迎接新年新挑战的信心和决心。潮汕地区闹元宵直到现在还流行着一种奇特的习俗叫“行桥度厄”。这种习俗,在明代时就已流行。现在,揭阳榕城、普宁洪阳还保留着。榕城有石狮桥、洪阳有太平桥,桥上摆设有石狮子。揭阳榕城北滘石狮桥建于明成化六年(1470年),桥宽7米,长16米,是榕城行彩桥的中心桥。元宵节前,桥上张灯结彩,人们争相行头桥度厄迎祥。正月十一日行头桥,城内市民和市郊乡民争相赶来,行石狮桥者达10万人。行桥时要摸石狮子,并不能回头,回头被认为不吉。读书的小孩摸石狮鼻,“摸狮鼻,会写字”;未婚的小伙摸狮肚,“摸狮肚,娶雅嬷”;怀孕的妇女摸狮耳,“摸狮耳,生阿弟”。各有各的祈求,各有各的安慰;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收获。
 
   “行桥度厄”活动只是单纯的赛会,而潮汕的游神赛会活动,也大多都带有祈福度厄的意蕴。澄海县隆都乡,每年的游神活动在正月初十日进行。乡里外出的人,或官或民,或富或穷,都回来一同参与,或拿竹筒,或扛大鼎,一起参加祈福。游神队伍中必然有一艘纸糊的香船,以及一口盛放着红木炭的大鼎。当游神队伍经过乡民门口时,那些在农历十二月二十四“神上天”到正月初四“神落地”的这段日子里,有打破盘碗碟等瓷器的人家,就要象征性地拿出一两块碎片,搁在香船里,意味着将不吉利随水东流,然后用家里量米用的竹筒,装上几块木炭,换上大鼎里的火种,将带来的火种带回家倒进灶里,象征炉火旺。由于竹筒里装着燃烧的火种,为了不使竹筒着火,必须边走边晃。人们便诙谐地称隆都游老爷为“碌筒”。“隆城游老爷——碌筒”就成为流行于潮汕地区的一句俗语了,多么有趣,多么诙谐呀!
 
   □ 共禳灾难,创造平安和谐居住环境
 
   除此之外,潮汕乡村民间的游神赛会,还有不少是禳除灾难、祈求福祥的环保宣传活动。如惠来县城每十年要举行一次“打火醮”(又称建醮、打醮)和澄海樟林南社宫后厂的“游火神”活动就属这一类。
 
   惠来打火醮选定十年一遇的丙年十一月进行,固定月份但没固定日期。醮者,是一种祈神的祭礼。宋玉《高唐赋》:“醮诸神,礼太一。”后来专指僧道为禳除灾祟而设的道场。明嘉靖三年(1524年)惠来置县前后并无“建醮”习俗。雍正十一年,江西举人裘日菊到惠来任知县,他看到惠来县城居民大都居住茅房草屋,常闹火灾,认为惠来背山面海,暴雨过后,滴水无存,“水清龙骨现”,属火地。因此在雍正十三年(1723年)于县治东北角建文昌祠,塔祀“火德星军”,崇拜“火神爷”;又认为“丙属火”,故倡议丙年建醮,以禳除灾祟。但因不久他调任离开惠来,此事未能进行。翌年,乾隆登基,系乾隆元年丙辰年(1724年),新任知县杨宗秉承裘日菊的倡议,在这年十一月主持“建醮”。自此以后,每逢丙年十一月便择日举行盛大的打火醮活动,而“打火醮”也就成为当地习俗最隆重的节日庆典。打火醮之前三年,各家各户开始筹集资金;私人每户或三户合养一头或两头猪,准备打醮时酬神和招待来往客人之用;各地段社头则在打醮前三年成立筹备机构,确定监理、督理、总理、帮理等人员并张榜公布(俗称“标总理”),由筹备机构操办具体事务;各商铺也在打醮前三年开始每月筹款,由推选出的专人负责打理。
 
   建醮是非常热闹的,比任何节日都隆重,每次长达十余天。期间,潮阳、普宁、惠来、陆丰、揭阳、汕头等地亲戚朋友游客都会云集惠来县城观光。男男女女,人山人海,川流不息。城里的姑娘和乡下的村妇,结鬉垂鬓,艳丽如画,宛如仙女下凡。做生意的更是忙个不休,街道两旁商铺门面,装饰着踏水车和双招财等活动景屏,夜晚亮起千百盏灯火,比元宵节更热闹。1946年丙戌年建醮,各社头请来海陆丰的西秦戏班和潮汕的潮剧戏班演出,这也是惠来文化史上的盛事。南门田洋,由老正顺、老怡梨演出《白云塔》和《半空彩凤》,西秦大戏演出《秦琼倒铜旗》;灰埕头,由三正顺演出《柴房会》;北栅,由老正天香演出《王金龙》。其它门头如北门、城隍庙、东村广场、楼脚社、三脚宫等,则由正天香、老永丰、海丰西秦、老源正、老玉梨等十多个戏班,一连十天,每夜通宵达旦演出不同剧目。东门头至十字街直通连城街到西门大街,长约半里多,各家商铺张灯结彩,装饰一新。寺庙神坛,尤其是城隍庙前搭建的“醮棚”,烟雾缭绕,祭品丰盛,三牲五果,全猪全羊,香火旺盛。四乡六里香客游人,纷至沓来,摩肩接踵,盛况空前。如此大规模防火禳灾宣传,全国乃至世界均属少见。
 
   □ 俗文化适应俗人的需求
 
   就一个国家而言,文化生产和文化服务应考虑“俗人”的需求。精英人物享受的是高雅和美名,乡村俗人需要的是热闹和宣泄。建设文化大市,构建和谐社会,应照顾到广大农村人的喜怒哀乐之需。潮汕岁时节日、游神赛会,汇集潮汕民间艺术,展示潮汕民间美食,乡绅老人,成人孩童,男人女人,各有各的角色,尽情宣泄丰收之喜悦,实为潮汕民间的狂欢节。这是潮汕的乡野俗人的喜欢和需要,并一直延续至今。
 
   若以“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的标准来衡量,这些民俗活动人民是欢迎的。丰收的喜悦,美好愿望的寄托,统统融入其中。它既是邻里和睦的“调节器”,又是人们奋发向前的“添油机”,在调节社会和谐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
 
   在当代,对文化多样性的重视和尊重已成为世界潮流。我国的文化界、思想界也己逐步反思和重视我国民间的特色文化。现在潮汕民间游神赛会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有:贵屿“彩街路棚”(汕头市),春节的祭拜习俗、生活习俗、游艺习俗(揭阳市),阳美“火把节”(揭阳市)、龙砂族“竖灯杆升彩凤”(揭阳市),硕联村“摆猪羊”(揭阳市),惠来县大锣鼓队“抛锣”(揭阳市),普宁大锣鼓标旗巡游(揭阳市)等等。
 
   □ 应对俗文化进行扬弃
 
   诚然,潮汕民间游神赛会活动是一个举乡而动的盛会,是一种乡亲、宗族活动,容易引发宗族矛盾和乡间械斗;个别不良分子,也会利用群众的宗族感情来达到个人目的,这是必须引起警觉的。
 
   有的地方也会利用拜神、祭祀,购买大量火纸、香烛、纸品,进行焚烧祭拜,浪费资源,对环境造成污染;有的科学文明知识不高,对游神赛会岁时节庆的真正文化内涵理解不深,使神秘主义抬头,产生不少负面因素,这是应该防止和杜绝的。但作为民俗工作者,对潮汕游神赛会活动的人文内涵进行研究,破解种种民俗文化密码,揭开历代统治者给民间信仰披上的神秘主义面纱,还历史本来面目,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表现,我们不应该、也不会去鼓励和提倡神秘主义,而是对民俗文化活动进行扬弃,力图把它引导到健康文明的文化活动轨道上来。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粤东门户网
浏览次数: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