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祭拜对象考析

    潮汕人所崇拜的神祗,考其祭拜对象及类别,主要包括六个方面:
     一、对日、月、星辰的崇拜。古人认为,日是宇宙的中心,日神羲是众神之主。原始神话以日为题材的故事特别多。如羲和生日、浴日、驭日;扶桑木上有日,每天由乌鸟背着巡行天空;羿射九日;夸父追日等。屈原在《天问》中曾反问道:“九天之际……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出自汤谷,次于蒙汜,自明及晦,所行几里/’潮汕人称太阳神为“天公”、“天恩公”。正月初九为“天公生”。人们把对“天公”的崇拜放在极其重要的地位,各家各户,门设“天公灯”;初一、十五日拜“天公”:各种庙宇前设“天公坛”,拜“老爷”之前,必须首先祭拜“天公”。同时,在我国人心目中变为神祗的星座,计有太白金星、南辰星、北斗星、文曲、星、天姥星、织女星、木星等,人们还形象地把木星称为“木星公”。这些都反映出人们对太阳、星辰普遍崇拜的心理现象。
     在我国,民间还传说月神名叫常羲,并被视为女性神祗。《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月有二”。早在先秦时期,就把月亮作为祭祀对象的“六宗”之一。秦汉以后直到近代,由于嫦娥奔月神话的传播,嫦娥便成为月神。从春秋时期到清代,历代帝王均有在京城西郊设月坛祭月的礼仪风俗。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八月·中秋》记载:“十五日祭月,香灯供品之外,则团圆月饼也。……西郊夕月,乃国家之明檀之大典也。”清代以后,这个风俗便逐渐淡化了。但从中原移居南海之滨的潮汕人,却至今仍保持祭月的习俗,俗称“拜月娘”。到了八月中秋夜,从农村到城市,每当月亮升空之际,家家户户都摆着供桌,备有柚、水果、芋头、月饼等,顶礼祭拜,祷求平安。可见,潮人对月的崇拜心理是根深蒂固的。
     二、对大地的崇拜。大地生长草木五谷,养育了人类。大地包容万物,使人类得以安居乐业。因此,我国古人对土地的崇拜跟对上天的崇拜一样,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皇天后土,是主宰人类命运的两个神祗,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要拜天祭地。《孝经》说:“社者,土地之主,土地广博,不可偏敬,故封土以为社而祀之,报功也。”土地神也和人间的官吏一样,划地而治,各有一定的势力范围。《周礼》说:“二十五家置一社”。古代的时候,大约二十五家就要合伙修一座土地庙,所以土地神也叫社神,祭社神以酬谢地球对人间的恩赐。潮汕各地,基本村村设有土地庙,户户供有“地主爷”。每家每产,每月初一、十五(或初二、十六)都要拜“地主爷”。棉城泰安古庙是潮汕地区规模最大、历史最长的土地庙。该庙始创于南宋绍兴九年 (1139年)。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移址于泰安巷内,改称泰安古庙。后该庙几经自然灾害和人为毁废,因该庙的古建价值和文化价值较高,经当地人民倡议,热心人二士捐资,而于1982年修复,现在古庙保留明清建筑风格,设有二厅、拜亭和天井,内有“福庇万民”牌匾,楹联有:“泰安昌盛香火传千秋,安邦定国神灵旺万代。”香火十分旺盛。
     三、对自然天象的崇拜。由于古代人对风、雨、雷、电、海潮等自然天象无法作出科学的解释,所以便认为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神在主宰着。风有风神,雨有雨师,雷有雷公,火有火神,闪电有电母,潮汛有水父水母。世代居住南海之滨的潮人,称主宰潮汛之神为水父水母。每年九月初三和十月初四涨大潮日寸,沿海乡民特别是渔民,都要在江河汇合处祭拜潮神,俗称“水父水母生”。另外,民间还传说风神为男性长者,其名为飞廉。他的长相是“头如雀,有角而蛇尾、豹文。”雨师名萍翳,传说“雨师号呼,则云起而雨下。”雷神称为雷公,传说雷公形象恐怖、吓人,鬼头、鸟嘴,两肩生翼,左手持鼓,右手执椎,以椎击鼓,便是打雷。雷声隆隆,可以打人。至于雷电娘娘,在戏剧舞台上出现的形象是,身披白色大氅,两手各持一片铜钹,铜钹相击,即生雷电,十分形象生动。可见,古人有着十分惊人的想象力。潮汕祭拜雷神的庙宇有饶平鸿埕大庙,内设了一尊高大的雷神站像;南澳后宅镇中兴街中段设有一座雷神庙,每年农历六月廿九日是“雷神生”,前去祭拜的人很多。大概是因为海岛多灾,人们对天象的崇拜就更加浓烈了。
     四、对自然物的崇拜。古人还认为,水有水神,河有河伯,石有石神,山有山神,树有树精,凡金、木、水、火,鸟、兽、鱼、虫,世间一切,皆能变幻为精灵、怪物。所以潮汕民间常常出现了设坛祭拜古树等奇特现象,并有种种神奇传闻,说树神如何如何的灵等等。潮汕各地的庙宇,几乎都与石、树结下不解之缘。各种神庙不是在石洞下,就是设在古树旁。这说明,古人崇拜的对象首先是自然物,后再逐渐发展、附和到人身上,成为“老爷”。揭阳市榕城区仙桥镇平林村的“娘宫”,位于娘岭山坡的巨石下,距今已1000多年。潮阳市东山有一巨石,被人们称为“石部父母”,大石旁的古树,民间称为“槐荫娘娘”。海门莲花峰旁的三块巨石,被封为“镇海将军石”、“宁海将军石”、“静海将军石”。潮汕靠海,也造出很多海神,如澄海莱芜的莱芜神女,就是一个重要的海神。受此风俗的影响,人们就认为船有船神,车有车神,出现开车的司机在汽车前摆供晶、焚香祭拜车神等愚昧可笑的现象。
     五、对鬼魂和祖先的崇拜。我国民间还盛行对祖先和鬼魂的崇拜。《礼记·祭法》云:“人死曰鬼”。民间相信人死后灵魂会变为鬼,并有许多鬼的传说,绘声绘色地描述鬼魂可以招回来“落死鬼”,与活人对话,讲清人生未了之事。旧时农村还有一些传说中的“鬼屋”,故事惊心动魄,故无人敢于问津。于是,旧时就出现了许多以鬼为题材的小说、戏剧等文艺作品。除此以外,民间还认为鬼魂还会转世,因果报应,好人转世变好人,坏人转世变牛马;鬼具有活人所未能做到的特殊功能,能给活人带来祸福,这就是产生鬼魂崇拜的思想基础。为了不得罪鬼魂,使死人继续享受良好的生活条件,古代兴行陪葬;现在,在潮汕民间仍盛行看风水,修坟墓,以及对祖先亡灵的祭拜等陋习。每年清明节,每家每户都会把祭扫祖坟当成一年中家庭的一件大事来做,备祭品,烧纸钱,供死人亡灵继续享用。人间自有亲情在。人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示对先祖的怀念,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关键是要有一种健康文明的方式。如为表示对先人的纪念,清明节扫墓,敬献鲜花,给后代讲先人艰苦创业的事迹等,就未曾不可。但如果一味迷信风水,大讲排场,乱葬乱埋,就会酿成死人与活人争地、毁林造坟等恶果;扫墓乱烧纸钱,就很容易引起森林火灾,给人类造成不必要的灾难。汕头经济特区新出台的殡葬管理条例,确实是破除旧习、树立新风的明智之举。
     六、对古代先贤和民族英雄的崇拜。潮汕民间奉为“老爷”的各种庙宇,实际上是对鬼魂崇拜的一种升华,所祭拜的不是一般的先人,而是古代先贤和民族英雄。人们认为,这些先贤和民族英雄死后变成了神,会继续为民造福,所以祭拜他们会给自己带来幸福和幸运。潮汕的庙宇,这方面的神庙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如供奉传统中的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神农氏的“神农坛”,供奉张巡、许远的“双忠庙”,供奉宋代一位叫孙道者的“雨仙庙”,供奉林默娘的“天后妈祖庙”,供奉韩愈的“韩文公庙”,供奉陈元光的“开漳圣王庙”,供奉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的军师何野云的“虱母仙庙”,供奉大禹的“水仙庙”,供奉晋国贵族介子推的“英毅圣王庙”,供奉造字圣祖仓颉的“造字祖庙”,供奉关羽的“关帝庙”,供奉文天祥的“忠贤祠”,供奉抗元英雄陈吊眼的“陈吊眼元帅庙”,供奉大峰和尚的“大峰祖师庙”等,还有供奉古代鲁国著名思想家、被历代尊为孔先师——孔子的“孔庙”。以上这些庙宇所祭拜的对象,均属先贤名人。另外,必须说明的是,道教所崇拜并抬出来当祖师爷的老子,是我国春秋末年的著名思想家。现在,有的还把现代已故革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当成神来崇拜,汽车司机把他们的像挂在驾驶室里,用以保佑行车安全。有的地方甚至把革命烈士也当成神明来祭拜。如揭东县汾水村乡民于每年七月十五日“祭红军”,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他们备供晶,祭拜当年牺牲的南昌起义军烈士,这已成为当地乡民的一个惯例。1998年 9月,经当地民间倡议,组织“南昌起义军汾水战役革命烈士纪念碑筹建委员会”,现在已经筹集了一笔资金,并已完成第一期工程,建设了“汾水公园”,设立了纪念碑。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潮俗丛潭
浏览次数: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