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红屐桃溯源

    潮俗之一:男儿十五岁“出花园”,两脚穿着红屐桃,不许出家门之外。笔者曾经亲历,却不晓得有什么典故;现已年近古稀,不妨访古溯源。
 
   庄义青先生称“宋代潮州人的穿着品还有木屐。《岭表录异》记载‘抱木屐’,潮州人称为‘脚屐’,唐代已有之。潮循制造用抱木根作材料,最为轻软耐用。”(《宋代的潮州》63页)
 
   案《岭表录异》三卷,系刘恂於唐昭宗朝(889—898年)出为广州司马,官满后留居南海所撰。其卷中录“抱木产江溪中,叶细如桧,身坚类桐,惟根软不胜刀锯。今潮循多用其根刳为履。当未干刻削易如削瓜,既干之后柔韧不可理也。或油画,或漆,其轻如通草。暑月着之,隔早湿地气如杉木。今广州宾从诸郡牧守初到任,皆有油画抱木履也。”
 
   抱木履,即抱木屐,潮州、循州(今龙川)都有出产,是岭南人日常穿着品。而广州辖下各州郡官长初上任时,还要穿着油画装饰的抱木屐,尤有特别的意思:所谓履新好意头也。
 
   唐段公路是宰相文昌之孙,曾官京兆府万年县尉;咸通十年(869)以事游五岭间,常采民风土俗,录而志之,撰《北户录》。
 
   其卷三“抱木屟”条:“抱木产水中,叶细如桧,其身坚於柏,唯根软不胜刀锯。今潮州、新州多刳之为屟,或油画,或金漆,其轻不让草履。”屟,即是屐。时潮州不但有红屐桃,而且还有油画屐桃,金漆屐桃。“村者并堪师长皆着木屐。妇女始嫁,漆画为屟,五色为系也。”
 
   时嫁妆用品红屐桃上有美丽的漆画,一直沿习传至现代。而唐代红屐桃用五色系带,比现代用单调的红屐皮可就更美观了。今有用塑料代木,系带上缀红花的红屐桃,因为机制生产,图案和色彩就显得太单调。
 
   案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有“脚着谢公屐”句。
 
   谢公屐,《南史》:“谢灵运寻山陟岭,……尝着木屐,上山则去其前齿,下山则去其后齿。”可知穿着木屐登山散心,还是古代文化名人一大雅趣哩。
 
   晋·干宝《搜神记》卷七记述“初作屐者,妇人圆头,男子方头,盖作意欲别男女也。至太康(281—289年间)中,妇人皆方头屐,与男无异。”太康是晋武帝的年号,时男女皆穿方头屐,无所分别。
 
   晋·嵇含《南方草木状》卷中“抱香屐”条云:“抱木生於水松之旁,若寄生,然极柔弱不胜刀锯。乘湿时刳为履,易如削瓜,既干则韧不可理也。履虽猥大而轻者,若通脱木风至则随飘而动。夏月纳之,可御蒸湿之气。出扶南、大秦诸国。泰康元年(281)扶南贡百双,帝深叹昔异,然哂其制作之陋,但置外府以备方物而已。”可知抱木屐最为轻便,但是制作粗陋。
 
   抱木屐并非只用抱木制作,也有用梧桐、松木等制作的。事见后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卷五“梧桐”条“青白二桐,并开堪东板、盘合(盒)、屟等用作。”
 
   陈·周弘正《谢赍漆松抱屟》云“蒙此慈赐,便得轻举。”赍,赠送之意。漆松抱屟,就是用松木制的漆屐。因疑“抱木屐”之名,当另有典故。
 
   更早的记载,见汉东方朔《琐语》云:“木屐起於晋文公时,介子推逃禄自隐,抱树而死,公抚木哀叹,遂以为屐。每怀从亡之功,辄俯视其屐曰:‘悲乎足下。’足下之称,自此始也。”是知抱木屐之名,当追溯至春秋时代晋公子重耳在秦穆公帮助下回国,即位为晋文公(公元前636年),用介子推“抱树而死”之木所制成的脚屐。
 
   晋国曾发生嗣位之乱,重耳和介子推一起逃亡到楚国。传说其在途中饥饿难忍,介子推就割下股(大腿)上的肉给重耳啖(吃),是以有“从亡之功”(《荆楚岁时纪》)。小小红屐桃,承载着潮州与中原古文化的联系,至此便明白了。
 
   至于红屐桃之名,似应为红屐驮。驮,潮语音桃,乃“背负人或物”之意。有望潮学专家教正。
 
 

作者: 
沈坤城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1.06)
浏览次数: 
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