祠堂大大,岂无零个癞滒糜烂

    在一次全镇治安会议上,镇领导人批评某甲村治保会主任,说:“你们村是全市的治安模范村,最近怎么会连续出现两个小偷呢?”某甲村治保主任回答:“祠堂大大,岂无零个癞滒糜烂?”镇领导竟一时无言以对。
 
     某甲村治保主任所说的是一句潮汕俗语。在上述的具体语境下,读者一定能理解这句俗语的喻义:一个群团(或一众人群)肯定会出个别坏家伙。这句俗语有时成为某些群体责任人推诿过失责任的借词。当然,在法治社会,凡事以法为准绳,这句话是毫无法律价值的。这句俗语有时也成为贬低对方的借词。例如——
  
     甲对乙说:“我们村的人个个和善,助人为乐,从不作损人利己的事。”乙不屑地回应:“真的吗?祠堂大大,岂无零个癞滒糜烂。”
 
     祠堂,是宗族的标志性建筑物,在这句俗语的本义,是一个宗族的代词,在喻义中,泛指一个群体或一个机构单位。大大:偌大;很大。零:此处潮音读lɑnɡ5(与“狼”同音),零碎的,一些。零个:几个。癞:此处潮音读tɑi2。滒:此处读音读ɡo1(与“哥”同音),又粘又烂。癞滒:潮人对麻风病的俗称。 
 
     解放以前,我国由于医学普及知识工作的缺位,民众把麻风和梅毒混为一谈,十分鄙视麻风病人,认为“癞滒”是伤风败俗者所为,一个村子发现了一个癞滒病人,整个村子的人都会抬不起头来。且说民国初年,潮汕地区三个姓氏同居某一村,某甲姓人丁兴旺,盖了一座十分气派的祠堂。某乙姓和某丙姓数百年来一直丁口不多,财也不旺,都没能建祠堂。某甲姓的族长经常当着其他两姓氏的村民的面对族人说:“俺的大大祠堂……”很夸张炫耀,很大地剌激了其他两姓的村民。殊不知,后来某甲姓出了一个麻风病人,这对某甲姓一族乃至整个村子都是一件耻辱的事。某乙姓和某丙姓的族长相约到某甲姓祠堂谴责某甲姓族长。某甲姓族长自知理亏,被骂得脸红耳赤,觅无洞可钻进去。此时,来了某乙姓族中的一个长者,听了一会儿,知道是什么事,用手杖敲地制止住乙、丙两姓族长的谩骂,一字一语道来:“祠堂大大,岂无零个癞滒糜烂?”这显然为甲姓族长,也为甲姓一族开脱“罪责”。这话有一定哲理,令乙、丙两姓族长不得不服。甲姓族长万想不到在此关键时刻,会有一位异姓乡亲来帮自己说话。感激不已,回想平时恃强凌弱的作派,疚愧难当。当即向三位跪下叩谢致歉。这个故事和这句话很快不翼而飞,越传越远。故事渐渐没人传了,这句话还在传。更重要的是,这个村三个姓氏的村民自这件事之后,友好相处,和谐生活。
 
 

标签: 
作者: 
古吧
来源: 
汕头日报(2010.01.17)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