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食八

    “大食八”是一句在潮汕地区流传广泛的俗语,某个人吃量大,就被笑称为“大食八”。食,名词用作动词。潮人对吃量大俗称为“大食”,是习惯语言,从字眼上看也很好理解,但在后面加上“八”,从文理上就无法理解了。这其中有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清代末期,饶平中部山区的一个村子里,农民角瓜叔的大儿子,吃量一年比一年大,到了16岁,每餐要吃八大海碗的饭,这粮量够得上全家其他四五人的半天量。村里的人说,这小子饭量大,力气大(他能将竹林里成熟的毛竹都捏破),将来有出息,说不定能当上将军。于是,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将军”的绰号。但角瓜叔却认为这小子带来的是祸不是福,他把原来就穷的家吃得更穷了。角瓜叔苦笑着给这个儿子起名“大食八”,希望他的食量到此为止,否则,一家人难以承受。然而,让角瓜叔不愿看到的事实逐渐发生了。“大食八”发展到“大食九”,又发展到“大食十”,看来还有再发展下去的趋势。家境已经支撑不下去,角瓜叔只好狠下决心:杀一子救全家。
 
     那一天,角瓜叔叫上“大食八”与他一起到山后修陂(农田水利设施)打桩。角瓜叔叫“大食八”扶木桩,他自己执大木槌。“大食八”说:“爹,我力气大,该我执槌使力。”角瓜叔说:“爹的力还不衰,轮流使槌吧。”角瓜叔高举木槌,对着扶着木桩低着头的儿子的头部狠狠砸了下去,一槌不死,又狠命再砸……回到村里,角瓜叔对人说,“大食八”不谙水性,失足跌落陂,被水淹死了。村人信以为真,叹惜道:“死了一个大食八,将来少了一个将军。”
 
     角瓜叔无奈打死了亲生子“大食八”,心中的愧疚总是排解不开,心理压力很大。终于郁闷成病,不久也一命哀哉。角瓜叔临死前,才将打死“大食八”的真相告诉家人。大家只是唏嘘不已。
 
     “大食八”的故事传开去,在很长的时间里,大人们竟用来吓唬小孩,教育他们应该节食,否则会重演“大食八”的悲剧。还真颇有教育效果。古吧40多年前在饶平山区当农民,发现同生产队一个五六岁的放牛娃整天都吃不饱,他说他不敢吃饱,怕越吃饭量越大,成了“大食八”,会被爸爸打死。古吧听了,潸然泪下。相信这样的年代, 已经一起不复返了。 
 

标签: 
作者: 
古吧
来源: 
汕头日报(2010.01.03)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