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二则

    真君宫锣鼓——
 
   披薄薄
 
   潮郡古城游安济圣王(俗称“营大老爷”),一共有13班锣鼓队,真君宫锣鼓队,固定为头班锣鼓。
 
   头班锣鼓,它不跟大队伍一起游行,而是单独先走,起“鸣锣开道”的作用,好似通知人们快点准备好迎神的事宜吧!大队伍在后面即将到来了。
 
     真君宫锣鼓,因为单独先行,不受游神大队伍鞭炮所阻,而是快速前进,因此这班锣鼓队的鼓乐手可以少些,由此,人们便笑它:真君宫锣鼓——披薄薄。
 
     这句话,后来成为潮州的一句歇后语,凡是事物“化整为零”、“截薄披稀”,便常常使用这句歇后语。
 
 
     宋厝巷“吱咕”——  一次定
 
     “吱咕”(吱潮音枝,咕潮音具5声),是一种用涂捏制出各种动物形态,头尾穿孔,吹时能发声,儿童很喜欢的小玩具。
 
     旧时潮州“营大老爷”,自起马至回銮,时间不少于36个小时,每班锣鼓队要完成游行任务,都要约定,聘请市郊乡里锣鼓队前来帮忙接力,相互之间很有感情,互称“老表”。
 
     宋厝巷是“营大老爷”很尽尾的一条街道,游神队伍到了宋厝巷,这时可以说已经是精疲力竭。也好似儿童吹“吱咕”,起初,吹得很起劲,最后就变成有气无力的样子了。
 

作者: 
邢锡铭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9.12.20)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