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走起”与“晏走起”

    潮州人把起床叫“走起”。睡眠是人的基本生理要求,也是“休息权”之一。为了更好的工作,生活,睡得足,睡得稳成为人们的共识,“健康必须从睡眠开始”。
 
   而在旧社会,曲解了“三从四德”,成了妇女一生中精神和生活的枷锁,睡眠时间由不得自己,“早走起”与“晏走起”是由别人支配的。人们不禁发问,这话似乎重了点吧?不!不重!当媳妇的特别是刚过门的媳妇,对这话的体会就更深。如果家有三代:上有家翁家婆(丈夫的父母),下有阿姑阿叔 (丈夫的兄弟姐妹),中有丈夫。这些都是你必须侍候的对象。如果是四世同堂,那就要加上老公老嬷。这些都是侍候对象,而具体的家事就多着呢!整天都围着家转,劈柴、打水、拣菜、煮饭、扫地……以至于时年八节,做粿拜神拜祖,样样怠慢不得,有时稍不留神做错点事,还要挨骂,遭白眼。在旧社会,大男子主义的丈夫,不把老婆当回事,晚上还得老婆侍候。侍候儿婿(旧时对丈夫的称谓)安稳入睡已很晚,还得“早走起”,预备好全家洗脸、漱口水,夏天还容易,冬天都要热的,更要“早走起”。俗话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辛劳太过,偶感风寒,头昏目暗,而“晏走起”是免不了的。有时儿婿硬要和着睡,也得“晏走起”,这样起得床来天已稍亮,公婆是不分青红皂白非骂上一阵不可,“(上不下会)消(上不下会)理”,天洞洞光才“走起”。这羞话当媳妇听了也得往肚子里装,连个屁儿都不敢放,如果嘴硬回话还得家法侍候。但“早走起”呢,那儿婿又不愉快,正香着呢,怎个就要起床,夫权重的大男子主义,连吓带骗地要老婆再和睡一番,这左右为难的事,当媳妇的不难吗!故尔就有了“早走起得罪儿婿,晏走起得罪家翁婆”的潮州俗话。是左右为难“夹心人”的潮州板。 
  
 

作者: 
杏夫
来源: 
潮州日报(2009.11.25)
浏览次数: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