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心小页

    中国有几处著名侨乡,如广东的五邑、潮汕,福建的厦门、泉州,还有浙江的温州、宁波,等等。侨乡有侨乡特有的乡情。像在家乡潮汕,生活中的不少事情,我们浸淫其间,浑然不觉,其实,它们的出处就缘自华侨,是他们从侨居国带来的,然后影响了家乡一代又一代的人。
 
   比方说,外省人来潮汕,无论是吃牛肉、吃海鲜,皆喜欢用潮汕的一种蘸料——沙茶。原来,沙茶是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的食物,它用辣椒、芳辛类原料加上鲜虾壳煮制而成,味道在辛辣之外更有多种芬香。另一款南洋名菜“肉骨茶”,用猪骨加茶叶及十数味中药熬煮,是马来西亚人特别喜欢吃的东西。此物怪就怪在:茶叶及中药是由潮州华侨带过去的中国国粹,而加上肉骨一起烹煮,却是他们结合南洋的气候及养生实际,灵活地创造出来的烹饪新艺术。
 
   潮州人在烹调中喜用的调味植物——金不换,一名九层塔,无论是普通家常菜炒鲜薄壳还是煮其它海鲜,飘上几片青翠的金不换,味道又醒爽又“呛嘴”。须知道,金不换也是泰国菜中的主要配料。究竟潮州人喜用金不换的习惯影响了泰国菜,还是泰国菜的招式影响了“过番”的潮州人?也许,只有专治饮食史的专家学者才考究得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金不换,成了联结潮州和泰国的一个小小“纽带”之一。自从潮州与曼谷结成友好城市之后,有泰国人来到潮州,在潮州菜馆吃到鲜薄壳金不换冬瓜汤、豆腐鱼金不换汤等菜式,也倍感受亲切。在曼谷的潮州 华侨,至今还保持着春节蒸“菜头果”(萝卜糕)、农历七月十五过中元节“施孤”等中华习俗。
 
   在潮州话语汇中,也有同样的例子。“玛掷”,在潮语中作动词用,其意为“捉拿”。不理解其来由的北方人,可能觉得莫明其妙。原来,“玛掷”在马来西亚语中意为“警察”,警察的主要业务,不就是“捉拿”(罪犯)吗?“五脚砌”,在潮语中指“骑楼底下”,很多人听了不明就里,原来,却是南洋新马一带对骑楼的指称。因为在南洋的潮州华侨众多,他们回国后把这种说法传过来,也就在潮汕沿用起来。
 
   潮州歌册,一种以潮州方言诵唱的南方弹词,是潮汕妇女喜欢的普及型文艺样式。想不到,在泰国,唱潮州歌册的妇女,有的竟然成了知名艺员,电台还不时地推出潮州歌册演唱节目呢。具体剧目,从《孟丽君》到《荔镜记》、《龙井渡头》都有,很受侨胞的欢迎。
 
   而新加坡的八邑会馆,则经常组织潮籍音乐爱好者,举行潮州音乐演奏会。听着一曲曲八音和谐、悦耳清心的潮州弦诗,什么《寒鸦戏水》、《柳青娘》,什么《南正宫》、《画眉跳架》……如果你不看窗外的椰树蕉叶槟榔等等南洋风物,还以为是身处开封、洛阳或者苏州、杭州哩。
 
   华侨的中国心,家乡情,分明存在于春节的春联上,在清明的祭品中,在乡音不改的家庭会话里,在褒忠惩奸的中国戏曲剧目之中……一篇小文,又怎能说得完呢?
 
 

作者: 
黄健雄
来源: 
潮州日报(2009.11.14)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