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丑又有后来人

    陈伟城:从“小生”到“小丑”
 
     陈伟城长得眉清目秀,一点也不“丑”,为什么演的偏是“丑”呢?一问,原来他这是“半路出家”,在戏校时,他的专业就是“武生”。刚毕业到潮剧院工作时,陈伟城干的还是“本行”武生,也塑造了几个很有光彩的形象,《陆文龙》中的岳云,《边关情仇》中的翁从云等等,其中《边关情仇》还在第七届广东艺术节中夺得“表演奖”。促成他改“行”的,全因一出《葫芦庙》。在这出戏中,他饰演一个小沙弥,把他的机灵、圆滑、八面玲珑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一角色,显露了陈伟城在“丑”行上的天赋,他自己也感觉到,“小丑”比“小生”更适合自己。 这一次参赛,他演的就是“丑”,且“丑”得特别“经典”,是《柴房会》中的“李老三”。
 
 陈鸿飞:“拿来”的特技
 
     陈鸿飞理了一个光头,乍一看像个和尚,这一次参加比赛,他演的就是和尚,折子戏《下山》中的“半空”。说起“丑”行,陈鸿飞深有感触地借用了一句“行”内话:“无技不成丑”。他认为的确如此,一个成功的“丑”角演员,除了要有唱做念的工夫外,技巧可以说是其“看家本领”。就拿本次他饰演的“半空”一角来说吧,技巧在塑造人物形象上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一串动作看似简单,但练起来谈何容易,很多次,珠子套偏了打到他的光头上,一块“乌青”就出来了。 演了“半空”,“抛珠”就成了陈鸿飞掌握的又一“绝活”,但陈鸿飞却说,他最拿手的是“项衫丑”,他比较喜欢。著名的潮剧精品折子戏《闹钗》中的“胡连”一角就是“项衫丑”的经典,今年初,陈鸿飞以这一角色参加全国地方戏曲精品比赛夺得了三等奖。
 
 陈焕泽:“丑”态百出
 
     在不久前举行的2002年中青年演员潮剧演艺比赛上,来自潮剧院二团的陈焕泽参演的节目是折子戏《访鼠》,他把个“娄阿鼠”演得“丑”态百出,其形神兼备的做工颇有其团长方展荣之风。 本次参赛,陈焕泽原来选择的剧目是《小上坟》,直到赛前10天才临时改用《访鼠》的,为什么呢?他觉得“娄阿鼠”一角更具挑战性。谈起塑造人物来,他颇有心得,一五一十如数家珍:“我觉得,塑造‘娄阿鼠’的形象,最主要的是突出两点:鼠形如鼠性。”而这些,都是通过“丑”工来表现的,这其中,“椅子工”被他“玩转”到得心应手。陈焕泽不但对刻划人物有独到的见解,在作曲方面也进行了一些尝试。2000年,他专程到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学习作曲,回来后就参与多部剧目的作曲,且初露锋芒。 
 
 张树桐:还要加把劲
 
     张树桐是4人中年龄最小的,但是,他选择的参赛节目却最具挑战性,演《武大郎卖烧饼》中的“武大郎”。“武大郎”一角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是一名侏儒,因而,整段戏整整15分钟,张树桐都必须作“矮脚行”,这在潮剧“丑”行中也是“前无古人”的。为此,张树桐专门向上海的京剧艺人讨教,并通过不断观摹、模仿和刻苦训练,终于成功地塑造了这一舞台形象,还在潮“丑”这一行当中填补了“矮脚行”的空白。不过,张树桐十分谦虚,他说,他今后还需在唱工上加把劲。
 
 

作者: 
李晓频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2.9.8)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