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音拾零

    潮汕话讥笑人家不自量力,为“沙蜢摇石钉”。为什么要用“沙蜢”和“石钉”来作比拟呢? 
 
    “沙蜢”是潮汕人对青蜓的叫法,它个体小,力量微,怎能摇动石钉呢,“石钉”又是什么?石钉是一种在祠堂、书斋、大厅天井中的摆设品,用大石刻成,高约1.34米,成柱形,中间略大,两头较小,两头直径约8寸左右,整个重量有二百斤左右,它竖立于天井两边,专用作放置花盆。把芝兰等盆花放置于石钉上,在天井间6至8柱,分列两行,增添了住宅的豪华气派,放于书斋中,令人有清幽之感。因为石钉竖立稳固,不怕风吹雨打,有一定高度,花草不会被小动物侵害,浇花时石质也不会腐朽,故过去祠堂大宅常用它。故此,潮汕人便以此为喻,造出了这句形象贴切的话来。 
 
     水虻扛石车 
 
     这句话的意思,和上句相同,都有讥讽人不自量力之意。那“水虻”是什么?“石车”又是什么?为什么要“扛”呢? 
 
     水虻是生活于池塘、水沟、坑洼地的小昆虫,个体比米粒略大,成虫长翅,能飞行数米远,这些小昆虫,生活水中,十分活跃,因形状有点像蚊虻,故叫“水虻”。“石车”则是过去农民制糖用的大石滚,圆柱形,近1米高,二尺多直径,重三百多斤。因为它可用牛力拉动榨甘蔗,故称“石车”。那水虻为什么要扛它呢?原来,在没有榨蔗的季节,农民们总是把石车推滚放于池塘、水沟、坑洼地浸水。引来了许多滋生于水中的水虻,到石车周围游弋停歇,有时候停了很多,好像要合力把石车扛起来一样,故有此说法。 
 
     色过老鬼精 
 
     潮汕人把不容易受骗,有心计的人叫“色”,与愚、戆相对。为了说明其“色”的程度,潮汕话用“色过老鬼精”来作比拟。 
 
     鬼是人们想像中人死后的灵魂,人经历了一生,死了为鬼便有了许多经验和教训,一定比人“色”,本来就不会轻易受骗上当了,还加上已经成了精的鬼,称为鬼精,这一定比鬼更“色”,况且还是老鬼,也就是说“色”到极顶。 
 
     潮汕话的许多词语,加以分析,真是韵味无穷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汕头日报(2008.10.20)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