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潮州话

    
 
    “同一声潮音,同一份乡情,和谐、发展”。这是今年4月初在曼谷举行的第五届国际潮青联谊会的主题。国际潮青联谊会的宗旨为:传承潮汕传统,弘扬潮汕文化,传递乡情乡音,促进共同发展。
    我觉得,“同一声潮音”是联谊会的总根头,没有潮州话的维系,别说没所谓乡情可言,连潮州文化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可传承与弘扬?
    潮音指的是潮州方言,方言是语言的变体。属于闽南语系的潮州方言来自于江浙吴语,是移民的产物。吴语入潮,形成潮语,跟潮州的山水关系极大。北齐文学家颜之推在其《颜氏家训》一书中说:南方水土和柔,其音清举,北方山川深厚,其音沉浊。《淮南子》一书亦说:“轻土多利,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上面引语中所说音,是指语音。我潮之山明秀淡远,水平柔轻静,因之潮语轻柔婉转,被满清皇帝斥为“禽声鸟语”。但在老百姓听来,却觉得这“鸟语”悦耳。
    美国哲学家杜威说:“文化,是语言的条件,同时是它的产物。”所以,潮州文化是由潮州话产生的。最明显的例子是潮剧、潮州歌册、潮州民谣,它们都用潮州话演唱,没有了潮州话,何来潮剧?那么,潮州文学、美术、音乐,也产自潮州话么?当然!看看潮州文学的风格,为什么一直被人指责其太过“小桥流水”呢?“无声诗”是画的别称,潮籍美术家们的无声诗同样“小桥流水”。有人认为林墉的画不深沉。林墉说:“但这就是我的生命体会,岭南没有北方那么严寒和凋零,所以我可以说,我所作的斑斓彩卷是毫不矫揉、毫不造作的,是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我看,正是潮州的花香和潮人的“鸟语”,造就了林墉的斑斓新卷。说到潮州音乐,我以为与潮州话关系更紧密,“水清音小”的潮州话与“水浊音大”的北方话,肯定产生风格迥异的音乐,就说最有气势的潮州大锣鼓,让人感受到的也只是热闹,怎比陕北的威风锣鼓,那个雄浑,那个刚烈?潮州音乐的代表作《寒鸦戏水》、《抛网捕鱼》,你能想像它会产生于黄河壶口瀑布一带么?潮州的工夫茶文化与水泊梁山的酒文化,潮州饮食文化与北方饮食文化,无不表现着不同的风格。如果我们同意杜威的论点,那么,要弘扬潮州文化,就得重视潮州话。
    语言是人际交流的工具,对于一种方言来说,更是操同种方言族群的感情纽带。国际潮青联谊会的主题“同一声潮音,同一份乡情”的提出,正是基于对此的认同。潮州有句俗语:“说话不相同,赚钱相共分(平分)都勿。”它道出了乡音乡情的关系。“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我把其改为“一声潮州话,相顾笑盈盈。”记得1972年在佛山举办全省文艺会演,为期近一月。一天晚饭后,我们二三潮籍同行上街散步,边走边谈,自然是说着潮州话。忽然,从街边门前走来一位阿婶,朗声叫道:“阿兄,俺是潮州来个啊?”说话时,眼放亮光,笑意盈腮,她说自己是澄海人,来佛山带孙儿,媳妇是当地讲广州话,孙儿也学的广州话,儿子又忙,在这里话语不通,十分寂寞。刚才听我们在讲潮州话,听着欢喜绝。阿婶把我们当亲人了,邀请我们到她儿子家做客,家内有工夫茶。
    又记得80年代,有次我所在剧团到广州演出,我负责给几位潮籍乡亲送戏票。那天傍晚,要去老戏剧家林紫老师家,只知他住的楼盘,却不知哪一户,当时又未有电话,原以为到左邻右舍一问可知,但正值吃晚饭之时,天气又热,家家掩门。在楼梯上上下下见不到一个人,又不敢冒昧乱敲门,满身大汗无计可施。忽然,从一家门口隐隐传出播放潮州音乐之声,心中一喜,马上前去敲门。我用潮州话对开门的姑娘说:“我觅林紫老师。”姑娘也用潮州话答:“啊,入来入来,我是伊走仔!”这一声乡音,让满身大汗的我似吹到比享受冷气空调还舒爽!
    近日,听市侨务部门领导说泰国、马来西亚的潮籍乡亲有感于他们的儿孙们不会讲潮州话,希望我们能派教师去教授潮州话,或制作一些潮语音响教材。有年轻朋友问我:华侨那么重视潮州话,而我们潮州的中小学却不讲潮语,怎么看待这现象?
    我们知道,当今有一半潮人在海外,这些人用潮州话连结着。我们所指的潮州人,是一个文化意义上的概念,是对潮州文化的认同。潮州文化是他们共同的根。懂潮语才能了解并热爱潮州文化,才有共同的价值取向、人生态度和行为方式。没有这一切,海外潮人成了无根的浮萍。这实在是生命中难以承受之轻。潮州话在本土的孩子们中日渐式微,他们不会用潮语读课本,这不正常。无疑,推广普通话是正确的,十分必要的。但这绝不能以放弃母语为条件,两者完全应该而且完全能够并存,你还可以会粤语、懂英语。香港的梁文道关于方言的政治学说了这样的话:不同的口音和不同的地方俚语不只可以促进宽容与理解,更能够激活和扩张标准话的生命与内容。我就认为赵本山的搭档范伟把“忽悠”呈上央视而忽向全国是一大贡献。
    还是回到本文开头所说的国际潮青联谊会上吧。中国驻泰国大使张九恒在开幕式致词说:“中国潮州非凡的土地养育了非凡的潮州人,非凡的潮州人又在世界各地创造了非凡的成绩。”
    最后我想说的是:没有了潮州话,就没有潮州人,只有居住在潮州的人和祖籍是潮州的人。 
 

标签: 
作者: 
李英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08.5.2 )
浏览次数: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