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方言如何更好传承下去

    记得去年汕头的媒体曾刊登一篇短文,谈到潮汕方言日渐萎缩且有走向消亡的趋势。我当时半信半疑,认为在外省或海外有这个可能性。在本乡本土怎么会呢?最近回到汕头调查了一下,果然确有其事。看来某些有识之士的隐忧并非多余。 
 
     据了解,目前潮汕地区不少青少年说潮语已不太顺畅,许多年轻夫妇在家里也不屑用潮语、而改用普通话和孩子交谈。他们的理由是:这样做才保证孩子的普通话说得纯正,还能使孩子的写作能力不受潮语的影响而得到提高。 
 
     面对上述现象和似是而非的看法,出于对家乡的热爱之情,我想借用贵报一点篇幅,谈谈个人的观点和意见以就教于广大乡亲。 
 
 一、怎样认识推广普通话问题。推广普通话可以说是我们的一项国策,人人拥护。现在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空前发展,普通话也空前地普及,这是件大好事。但是推广普通话并非严格地要求每个人的发音都要完全合乎标准。有些人从事的职业确实有此要求,例如:语文教师、播音员、节目主持人、影视演员、话剧演员,等等。除此之外,众多的人说普通话,无非是互相了解话意,达到互相交流就是了。目前在北京的潮汕人,数以万计,他们往往把“飞机”念成“灰鸡”,把“赚钱”说成“撞墙”,把“电讯”说成“电信”……,但是这些并不妨碍他们成为首都商战竞争中的佼佼者,甚至不妨碍他们当中有些人找对象、谈婚论嫁、落地生根。可见,作为个人来说,应尽量争取把普通话说准说好,但事业的成功并非单靠语言,而要具备其它更多的重要条件。 
 
 二、讲潮汕话会影响孩子们的普通话发音吗?不错,潮汕人说普通话有许多字音咬不准、分不清,但这是由于过去未大力推广普通话,许多人没有在学校接受正规的语言训练,成年后语音定型,较难改变口音所致。目前本地学生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都接受普通话训练,何愁说不准呢?如果回家后还硬性要求他们和父母、“公妈”要说普通话,而父母、“公妈”的普通话不见得合乎标准,这岂不是帮倒忙吗?其实一个人小时候多学一两种语言,对他的大脑语言区的开发发展只有好处。不少人能说好几种语言,没听他们说过“语言之间会互相影响”的事,客观的实践的科学的结论还是有说服力的。 
 
 三、“说潮汕话会影响学生的写作能力”。这是完全不沾边的偏见。学生的写作能力靠的是多读多写,积累丰富的知识、词汇,掌握正确的语法修辞方法。他们动笔时用的是书面语,与日常生活中的潮汕口语毫不相干,怎么能说“影响”呢?潮汕近现代的许多文化界知名人士,如杜国庠、梅益、秦牧、郭启宏等,他们都是成年后带着浓厚的“潮音”走南串北,却丝毫不妨碍他们成为国家级的文化精英。如果再推及古代,我想明朝的林大钦念书时一定用的是潮州话,上京考试时官话恐怕也说不太好,可是他依然中了状元。可见“潮汕话对写作起坏影响”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说来说去,究其根源,我看还是由于某些乡亲在下列认识上存上误区: 
 
 一、他们把推广普通话和传承家乡方言对立起来。其实方言的存在何止我们潮汕一地,国家并没有要求各地缩小或取消方言,广东、福建、上海以及香港、澳门等地的电台、电视台一直用双语播音,说明方言的存在有其社会作用与意义,这不是任何人的主观意志所能否定的。 
 
 二、他们对潮汕方言的历史地位、社会价值和现实作用认识不够,误以为潮汕话越来越不重要,迟早被普通话所代替而消亡,从而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语言自卑感”。这是错误的、有害的观点。其实潮汕方言是正宗的汉民族语言,它还是至今遗存的、罕见的古汉语“活化石”,在语言学研究上有着重大的价值。它是潮汕文化的主要载体,是中华民族文化园圃中的一朵奇葩。以它为载体的潮剧、潮州歌册、话剧、歌谣、谚语、小品、灯谜、故事等等,无不闪烁着我们潮人的聪明才智,值得我们引以自豪。而以它为重要纽带,联系着海内外2000多万潮人乡亲的骨肉亲情,更是我们潮汕民系的一个特点和优点。遍布五湖四海的潮商凭借“乡音”拉近了距离,获取到商机的例子,不胜枚举。凡上种种,外人赞羡不已,我们自家反而视而不见,甚至自卑,岂不令人讶叹,惋惜! 
 
    最后,我建议贵报及家乡各媒体进一步重视这一问题,加强有关的宣传、引导工作,使潮汕文化建议工作开展得更好。 
 
 

标签: 
作者: 
张良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 (2008.4.13)
浏览次数: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