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的成人节——“赛大猪”

    潮汕地区每年的农历正月上旬和中旬,汕头月浦和澄海冠山均有传统的民俗活动——赛大猪。我们的“赛大猪”不是像赛马、赛狗或者赛猪那样的动物赛跑,而是静态的“赛”, “赛”是“比”的意思。比谁家的猪养得大,养得肥,养得美。还有,这静态在于猪不是活的而是死的,是宰割之后像要运到菜市场出售一样的“净猪”,经过打扮一番再上场参赛。你们有听说过吗?这可不是现在才发明创造的吉尼斯项目,也不是央视“城市之间”的国际体育趣味比赛节目,这项风俗活动在我出生之前就有——始于明代盛行至今,历史够悠久吧。
 
     我拍摄的这组照片是正月初八月浦的“赛大猪”。
 
     去年是猪年,“赛大猪”的场面较为壮观,去年我已经拍摄了今年只是补拍一些赛后的相关活动。再说今年几个屋顶的制高点因为太危险而被关闭,不能俯拍也就不那么壮观了。
 
     相传明代时潮汕地区常常发生鼠疫,为了挡灾,月浦村(现为街道)村民便把大猪当作“祭品”,祈求挡除厄运,以保平安。
 
     按潮汕农村里的习俗,年满23岁的男青年就是“丁头”(丁首)。月浦村“赛大猪”的主要内容是“出丁头、摆大猪”。哪户人家有了“丁头”,就要出一头大猪参加祭祀,叫“出丁头”(难怪中国乡村至今还是重男轻女,为了“添丁”而上演“超生游击队”)。这头猪必须由当年的丁头,也就是成年的小伙子自己亲自饲养。“丁头”无论身在何方,这一年都要回到家乡精心饲养一头肥猪,在来年春天到来时,通过比赛展示纪念自己的成年。
 
     正月初九这一天,“丁头”们就把猪抬出来比赛,看谁家饲养得最大,看谁家把猪打扮得最漂亮。我从赛场墙上的“各位丁首床位号榜”上看到,今年月浦村的丁头数才40名,没有猪年的多,听说最多一年丁头多达90多名。(“床位号榜”的“床”是潮汕方言,实为“桌”。潮汕话的“床”经常出闹笑:有好客者请若干男女朋友吃晚餐,在安排就餐时说:“你们今晚这几位共一床”,“啊?什么呀……”把外地朋友吓坏了)
 
     大猪赛完以后,还不能慢慢搬走,而是像抢东西一般地把大猪快速抬走,看谁跑得快。一头四五百斤的大猪往往需要七八个汉子才扛得动,“跑大猪”要求扛猪的人齐心协力,他们在围观村民的呐喊助威声中狂奔。谁家的大猪“跑”得快,寓意新年家庭和睦,人丁兴旺。跑得快还意味着这家人身强力壮,在农业社会的历程中,强壮勇猛是合格男丁的标志。我想这种抬猪赛跑可算是一个标准的民族体育竞赛项目吧。
 
     出“丁头”赛大猪,实际上是通过比赛的形式,向全村显示自家的经济实力,显露家人的心灵手。同时也请来四面八方的亲戚朋友参与,显示自家的社交能力。
 
     去年正月初九凌晨4点,公路一片漆黑,我们便驱车来到月浦村的“赛大猪”现场。可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此时的唯一制高点,一幢两层楼的房子早已被摄影发烧友占满了,我只好冒险爬上屋顶,笨猪上屋。
 
     天还没亮,所有的主角——大猪已经摆置就绪。只见被当作供品的一头头大猪被主人用木架高高托起,大肥猪们高昂着头,张着口,嘴里还嵌着一个大桔,吊上花篮,再装着明灭闪亮的彩灯。猪的耳朵上戴上漂亮的耳环,猪头上插上旌花和杨梅樱,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跃样子,一起朝向这座村庄最灵的神宇,叫“太保老爷宫”。
 
     最抢人眼球的是,在白净的猪身上贴上精美的红色剪纸图案。经过这一精心打扮,肥猪也就光彩照人了。
 
     当地的长者告诉我:“这头猪不仅要养得肥硕,骨架好看,长得帅,还要披红挂彩精心打扮。猪杀完后,剃去猪毛必须留下脖颈和尾巴上的毛,然后便开始给猪‘化妆’。梳理整齐,染上红色等。而用木头和竹片捆绑而成的猪架子,每年都要根据猪的大小定做,最后连同桌子绑在一起。”从深夜到天亮之前,全家人都在为打扮这猪样而忙碌着。
 
     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搭配,许多大猪上面还驮上一只小羊。我问后方知俗称“全副猪羊(样)”,为的是使这猪样显得更为神气(受拜的神还没它神气呢)。
 
     在赛猪现场,我还看到许多穿着长袍,头戴礼帽的年轻人也在忙碌着,原来他们就是此场大赛的“最佳配角”——和猪一样神气的“丁头”。细细看来也令我大跌眼镜:在这传统服装的长袍里面,依然是白色衬衫打着领带,长袍底下还露出“耐克”的名牌球鞋,中西合璧。呵,这和我曾经在乡下看到的古装戏里的“皇帝穿球鞋”差不多。
 
     没等我反应过来,在场的“丁头”们举行的“宣布成人仪式”礼毕。仪式一结束,人们纷纷扛起大猪飞奔而去……
 
     赛完大猪之后,各家要请前来帮忙的亲朋好友吃饭,回去时还将比赛的猪羊肉分给大家,把祝福带到每一个家庭。
 
     文革时期,这种体现着民富国强,人们丰衣足食庆丰年的“赛大猪”仪式,仅因为与拜神粘上边而被列为封建迷信并取缔之。实际上,“出丁头”在现代意义上说,完全是一种成人的宣誓仪式,只不过这“丁头”们的行礼面向的不是五星红旗而是太保老爷,问题性质就在于此。赶紧申报注册一个合法的“民间成人节仪式”吧。
 
  
 
 
 

作者: 
曾建平(墨池)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mochiqianqian
浏览次数: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