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元宵节风俗

    元宵节是我国民间最隆重的节日之一。它始于二千多年前的西汉。汉高祖刘邦死后,吕后篡权,培植吕氏势力。老臣周勃、陈平趁吕后病亡,一举勘平“诸吕之乱”,拥立刘邦的第二个儿子刘桓登基,称汉文帝,这天是农历正月十五日。汉文帝为要万民同庆,便把这天定为元宵节(正月又称元月,“宵”同“夜”,故也称元夜、元夕)。因为道教把一年中的正月十五日称上元,七月十五日称中元,十月十五日称下元,所以元宵又称上元节。
    元宵是花灯节。民间张灯之俗源于佛教,始于东汉。《僧史略》载:佛祖释迦牟尼降服群魔是在西方佛历十二月三十日,即东土正月十五日,为纪念佛祖降魔,此日需举行燃灯法会。东汉明帝为提倡佛教,便下令在元宵节,官民一律挂灯,从此蔚然成风。历代都把张灯、赏灯作为一大盛事。唐睿宗时曾在长安宫城外架起一座二十丈的“灯轮”,悬挂五万盏灯;宋代曾在开封御街上,万盏彩灯垒成灯山;明代朱元璋在金陵即位,规定正月初八上灯,十七日落灯,张灯十夜;清代曾在乾清宫设鳌山灯,盛况空前。
    古代潮州花灯节的情景,可从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刊印的《明本潮州戏文五种》的《荔镜记·五娘赏灯》中知道。“元宵景,有十成。赏灯人,都齐整。办出鳌山景致,王祥卧冰,尽都会活。张珙莺莺,围棋宛然。”可见当时潮州花灯工艺高超。“满街锣鼓闹猜猜,而今随阿娘到此蓬莱,看许百样花灯尽巧安排。”百样花灯的节目表传唱到今:“活灯看完看纱灯,头屏董卓凤仪亭,貂婵共伊在戏耍,吕布气到手槌胸。”一直唱至“百屏拜寿郭子仪”。我们可以想见潮州城处处火树银花,流光溢彩,热闹非凡的景象。现代花灯更加引人入胜。几年前,潮州西湖元宵花灯展览,十屏配以现代声、光、电的大型纱灯吸引了无数观众。
    潮州元宵期间有多种游艺活动。王建辉、易学金主编的《中国文化知识精华》的《风俗龙灯文化》条目,特别推介:“每当听到潮州大锣鼓的演奏,犹如置身于松涛澎湃,海潮汹涌间,神怡情动,如痴如醉。元宵节期间,潮汕地区平时也不容易看到的民间传统艺术活动开展活跃:‘英歌’、‘蜈蚣舞’、‘四龙争春’等。‘四龙争春’,气势飞动,热烈壮观。两条青龙,两条更大更长的金龙,在炽烈的鞭炮声和焰火腾烟中翻滚,变化万千,比之中原龙灯毫不逊色。”从这条目既可看出潮州闹元宵的热烈场面,又可体会到潮州深厚的文化底蕴。
    猜灯谜是元宵的重头戏。《红楼梦》中就有“暖春坞雅制春灯谜”的描写。清同治元年,时任潮阳知县的陈坤在《潮州元宵》竹枝词中写道:“上元灯火六街红,人影衣香处处同。一笑相逢无别讯,谁家灯虎制来工。”灯虎、文虎是灯谜的别称,从诗中可以看出猜谜已是潮州一项群众性的活动,且谜艺堪居全国前列。清末民初,潮州城有“古松谜社”、“芸香谜社”、“筱斋谜社”等民间组织,常搭谜棚公开设猜。翁松孙先生、饶锡如先生主编的《影语月刊》在1926年开始发行,是全国最早出版的谜刊。谢会心先生的《评注灯虎辨类》于1929年出版,书中提出的灯谜法门43类,现在仍为灯谜家广泛应用。
    元宵佳节,满城灯火,鼓乐游艺,通宵歌舞。因倾城出游,这也给有情的恋人提供了会面的良机,元宵成了我国古代的“情人节”。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欧阳修《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都是描写情人相会而传诵千古的名句。陈三和五娘也是在元宵赏灯时相会的。潮汕、闽南、台湾的农村过去还流传着一种有趣的风俗。未有对象的大姑娘元宵时要到菜园里掐菜、拔葱,口里念道:“摘青菜,嫁好婿;摘青葱,嫁好翁(丈夫)。”以求嫁个好丈夫。
    元宵节潮州的民俗活动,张华云《岭海岁时记》中还提到“乡间普遍游神,晚间还有看新娘的习俗。”元宵佳节的活动真是丰富多彩。
 
 

作者: 
陈文奎
来源: 
潮州日报(2008.02.20)
浏览次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