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兄”轶事三则

    潮州自从开埠,上下东提就有客栈,商行,这些行铺都饮用溪水,所以就有一些身强力壮的男丁专门替人挑溪水,以每担水一、二个铜板换取微薄的报酬。这些人都被唤做溪水兄,他们虽然属社会最下层的苦力,但他们都有自己做人的准则和高尚的品格,时至今日还流传着动人的趣闻轶事。
 溪水兄阿李,嗜茶如命,每日清晨早起未煮饭,必定先煮茶。一日,闻知东门桂芳街头茶叶铺来了福建铁观音茶叶,气味极佳,价钱颇高,奈何手头不方便,就把一件半新的裤当了二十个钱,买了一泡铁观音条。翌日清晨,照例升火泡茶,刚过三巡,有人来叫他去挑水,就把茶罐倒扣在风炉边,虚掩房门挑水去了。溪水兄的茶友阿才和阿兴得知阿李买了一泡好茶,这天也来沾光,推开房门见溪水兄不在家,风炉上的水叫个不停,菜罐倒扣在风炉边,也就不客气地大喝一通,然后依样倒扣离去。溪水兄担水回来又冲起菜来,可是冲出来的茶汤淡薄无味,不禁大为恼火,抄起菜罐夺门直出,来到茶叶铺,伙计正好在开店门,他就大声吵开了:“你们这茶叶铺好黑心,二十个钱一泡的茶叶冲二遍就淡如水了,我当了条裤来买泡茶原来是臭旦茶!”伙计一听不对,急忙上前陪礼,并耐心解释;店里的茶叶质量绝对保证,如不信可当面试茶。溪水兄坚持不信,伙计只好堡水冲茶让阿李试一试,一连冲过六巡,那茶汤硬是不变色,把茶渣从罐里倒出来和溪水兄的条渔一比确是一样无二。这使溪水兄这个老茶客不信也得信,但溪水兄总觉心理疑团不解,免不了嘴里嘈嗲叨叨。伙计可怜他当了条裤买泡茶喝得不舒心,也就再送他一泡茶回家去冲,溪水兄才顺心离去。
 半晌,阿李在挑水的路上遇见阿兴,一见面阿兴就大谢他的好茶,开始他大二和尚摸不着头恼,后来经河兴说明才恍然大悟,才知阿兴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冲了他的茶,是自己错怪了茶叶铺,想来真是惭愧万分,左思右想于心不安,找人担保借得了五十个钱,十个钱买了一串鞭炮和一对大桔,往茶叶铺陪礼道歉,四十个钱是交还冲地试的和送的二泡茶钱。阿李这一举措受到人们的交口赞扬。
  溪水兄之二佚名,只知人称他:“大食八”,天生一付牛肠肚,牛力气、挑一担水桶比别人大得多,一乌缸水人家挑六担,他挑四担就满了,每担水的工钱却和别人一样,所以人家都喜欢叫他挑水。不过“大食八”因为天生食量大,每顿又吃不饱,所以不管到了谁家都喜欢偷食,不管热的,冷的,就是生地瓜也好,顺手抓上一个直往嘴里塞。每次游神赛会,锣鼓班二个抬的大鼓总是由他一人背,有时从早上一直游到晚上九点多,也不曾听他喊一声累,不过游行后会餐,只要桌上存有食物,他就不论好孬风卷残云一扫光。“大食八”虽然大食好食,也有他做人的准则,一次,遇着个阿舍牵只狗在胡荣泉附近饲猪母肉,见“大食八”挑着水桶经过,便戏他说;“你学三声狗叫,锅里的熟猪母肉让你吃个饱,多少钱由我付。”
 “大食八”一听,对他啐了一口,扬长而去,自此不给阿舍的行铺排水。
  溪水兄之三亦佚名,只知人们称他为“竹槌兄”。“竹槌兄”担水用支大竹槌,生就五短身材,干活勤快,每天收入不少,生活俭朴,性格善良。有时他不单挑溪水,也到子母泉给叩齿庵的老和尚挑水。一次他对叩齿庵的老和尚问:这里庵堂破破,佛祖金身旧旧,怎不修一修?老和尚答:“难哪,现时兵荒马乱,有谁乐捐。”溪水兄说:我捐五十个龙银。老和尚也不知他是真是假,就说:你若捐五十龙银,事可成矣,我请你落头枝笔,完工之日请你坐大位。溪水见一听,马上取下肩上的竹槌,拔去塞在竹槌头的破浴布,从竹槌里倒出五十个龙银,请老和尚收下。老和尚大喜过望,连忙称谢。又叫小和尚去取来纸笔替溪水兄题下了乐捐。过后几天老和尚在大街:上下东堤各行铺募捐,各行铺的财主一见落头枝笔是竹槌兄捐的五十龙银,想必是倾其半生担水的积蓄,都大加赞扬。也自然不甘落后,纷纷捐款,老和尚顺利地摹到了修葺庵堂的费用,择古动工。历经数月顺利完工,吉庆之日找人去请竹槌兄,终不见他的踪迹,好生遗憾。
 暑去冬来,一日叩齿庵门口来了一个遍身生疮的乞丐,老和尚出来施粥,自觉眼熟,细认之下是竹槌兄,急忙唤他入内,问他为何落薄至此。竹槌兄向老和尚诉说因身染恶疾,所以无力挑水,另者人家以为是麻疯病,也就敬而远之……老和尚知竹槌兄为人,绝不是寻花问柳而得病,所以细心为地诊脉,心知这是一种和麻疯相近的血病病,也就安置竹槌兄在庵中住下,并细尽调治。后来竹槌兄在老和尚的精心治疗下终于痊愈。老和尚劝他落发出家,竹槌兄不育过清闲的生活,又担起旧水桶,替人挑水去了。

标签: 
作者: 
永昌口述 陈荣明整理
来源: 
《潮州》(1995.04)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