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目一新惊初识——潮剧《德政碑》漫评

    广东潮剧院创作剧目《德政碑》冲破传统观念的羁绊,用现代的文化和现代的思想让传统的题材溶入现代的意识,既给观众“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又有“耳目一新惊初识”的惊喜。很多观众感叹:该剧从编导、演员到舞美都找到了与现代人心灵的对应,呈现出空灵、大气、亮丽的潮剧意象。
 《德政碑》可称得上是一部有悬念、有气势、有人物,历史感与现代感有机结合的优秀历史剧,给人真切、纯朴、深厚之感。导演没有单纯地立足于潮剧,而是站在一个大的戏曲舞台的高度,致力于寻求新的潮剧文化视野与古朴的传统戏剧之间的契合点,既体现了一种对传统超越的胆识,又为主题意蕴的表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艺术空间,在创作探索现实主义戏剧艺术手法多样性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德政碑》的剧作者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时代的脉搏,从古今相通的哲理层次、人性深度及文化结构去感悟和挖掘“反腐倡廉:弘扬正气”的时代精神,把凝重的主题,深刻的思想内涵,溶入了既具典型性又有现代意味的潮剧情节,拉近了舞台人物与观众欣赏心理的距离。
     三代名旦联袂倾力演出,尽展魅力,这在潮剧舞台上实属少见,特别是第七场,郑健英和孙少华的表演,可谓“强强组会”的一个场次。剧中武则天的表演注入了郑健英新的理解、新的感悟,表现了她对生活和人生的真切感受,在真实与虚构间追求人物的神似,并把导演的主体意识融化到自己的个性化表演中,使潮剧旦角艺术有了更强大的表现力和包容性、狄夫人进宫面对时,孙少华强化了自已的艺术感受和创作激情,寓情于声,寓意于形,于声韵中深含情感底蕴,给冒死谏君的动作以声与意的支撑,君臣之情、母子之情被她的声腔、动作与情感融为一体。刘小丽以丰富的艺术手段,超脱于自己的本来面日,她沿着人物的心路历程和情感变化,于最不经意处撩拨人的心扉,几抹水袖如行书,似狂草,高低徐疾,不温不火,生动地表现了景晖夫人对公爹“见死不救”既悲又怒又恨的复杂心情。面对玉碎父亡,玉儿悲伤。愤恨、痛苦的感情错综交织,张怡凰着力于人物内心世界和情感的展示,使观众在艺术感受中触摸到人物心灵跳动的脉搏。
    旋转舞台的运用迥异于过去潮剧对时空的处理,以几块组合的装置作为视觉语言的主要材料,在移动中实现了场景的变化和人物行为的同时完成,使平面的舞台有了立体的功能,整体舞台意向使《德政碑》透出一种文化气象。如玉儿被追到德政碑前,那段痛切问碑的演唱,表演平台缓缓游动,高度强化了潮剧 舞台的流动感,这是仅凭平面不动的演唱所难达到的效果。再如狄仁杰探监那一场,一个具有高度灵活性和可变性的舞台装置运用了定格、意识流等影视手法,重新加以组合、拼装,固定的舞台上出现了电影镜头推拉摇转的感觉,有加上灯光的配合运用,对表现狄仁杰在儿与媳的不理解,公私两难、心力交瘁的心境起到了烘托作用,营造了一个具体和真实,又极易为观众理解和直接感知的舞台空间和戏剧氛围,同时也给观众增强了冲击力与震撼力。
   《德政碑》的初步成功在于既是历史的,又是现代的;既是传统的,又是创新的。相信经过进一步的加工和提高,一定会成为潮剧画廊的精品剧目。

作者: 
NULL
来源: 
潮网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