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方言歌何时“火”起来

    潮州方言歌,是潮州优秀传统方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繁荣潮州方言歌的创作,促进潮州方言歌的传播,对于提高潮州的知名度、增强潮人的凝聚力和实施旅游旺市战略,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本版今天刊发《潮州方言歌何时“火”起来?》,旨在引发讨论,希望热心者共同来关注这个话题。“众人拾柴火焰高”。愿潮州方言歌这一潮州音乐文化之花,争妍斗艳,香飘万里。
 
     几年来,每碰上一些关心地方音乐文化的人,见面总是问我,“咱们的潮州方言歌怎么静悄悄了?你看人家的客家山歌,搞得有声有色,粤语歌曲、闽南话歌曲,流遍全国。咱潮州方言歌也很不错嘛!何时也能火起来?”其实,这个问题也深藏在我心中很久了。只是,我并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人,也没有一双魔术师的手。
     许多次,中学时期的一些老同学聚会,每回忆起当年的学生生活时,不免就把话题扯到演唱潮州方言歌的那段经历上。这记忆是那么愉悦,还是那么新鲜。相隔都几十年了,大家仍像当年那样,你一段我一节熟悉地唱出好多首歌来。《剪刀词》、《莉仔花》、《月光歌》、《硗仔苦》、《望你来》、《五女夸夫》、《双亲家》、《凤岗大队副业搞得多》等等,越唱情绪越激烈。但激动之余,总要接上一句“怎么今天就没有这些歌了?”
     当年,这些歌只要在舞台上出现过,马上就流遍潮汕各地,那时还没有如今这么先进的宣传媒体,就只靠遍布城乡的业余演出队。可是,老百姓一听就懂,一学就会,无论妇孺老幼,不分文化层次,可谓是家喻户晓。有不少作品还上省、上北京拿奖旗。记得1959年广东军分区举行民兵文艺汇演,潮州市出了一批纯正的潮州节目,方言大合唱、表演唱、男声对唱、女声二重唱等都拿了奖,轰动了全省。而《剪刀词》早几年已上北京演出。
     潮汕人爱潮州方言歌是理所当然,但首要的还是那些方言歌具有很强的艺术魅力。
     先看它的歌词,是雅俗共赏。首先,作者把服务对象明确销定在广大民众,十分注意歌词的群众化、口语化、通俗化,让群众感到亲切易懂。如:“硗仔苦……骨头驴到散,三十还无嬷……正月人闹热、俺哩抱屡肚,太久无米食,肥在脚肠肚(小腿水肿)”(《硗仔苦》)。直接运用口语,朴实、真切、生动。又如“人逢喜事眉头开,阮二人双双唱起来,心内有话阮(卖)藏(读如“劝”),好歹都着担(说)分人知”,刻划出了一对心直口快的女人形象,到底心里有何喜事,听者被吸引住了。有一首叫《望你来》的这样唱道:“望你来,望你来,二月旱田望雨落,正月桃园望花开,四月大军渡江到,九月大军广东来”,用生动贴切的比喻,道出了广东人民盼望解放的心情既通俗又十分文雅。还有如:“月娘弯弯星斗光,山埔山草是我个好眠床”、“阔阔山坡鸡跳舞,静静水面漂白鹅。”这些生动而又优美的词句,给人留下美好而又深刻的印象。至于如“打呀打剪刀,打来剪纸罗”、“月光月疏朵,照篱照壁照瓦槽,照着眠床脚踏板,照着蚊帐绣双鹅”、“刺仔花,白披披,细妹掼饭到田边,保贺阿兄年冬好,金花重重打一支”等这些直接从民谣中拿来的歌词,更是脍灸人口。从生活中来,又贴近民众生活,所以深为民众所接受。
     在音乐上,它紧紧以潮州方言为依托,扎根于民间音乐、地方戏曲,着眼于歌词音乐性的表现,十分注意潮州方言的发音特点,使歌曲演唱起来字正腔圆,琅琅上口,一听就懂、一学就会。特别如《莉仔花》、《月光歌》、《剪刀词》这些从原来的民间歌谣提炼出来的歌曲,更是深为民众所喜闻乐见。另方面,作者们还吸收外地歌曲仍至西洋音乐的创作手法,不断丰富潮州方言歌的表现力,如鼓间、弹唱,如多声部的重唱、合唱,以至歌剧中的多种表现手法。陈玛原先行的解放初为原潮州文工团创作的大弄方言歌剧《赤叶河》、六十年代的歌剧《春雷》、合唱《向秀丽》等,就是这方面的成功之作。
     1979年,原潮安县文化馆在庆祝建国30周年之际,编辑了一本《潮州方言歌选》,收集了自1949至1979年30年来我市创作的潮州方言歌80多首。这个数字虽然仅是众中方言歌中的一部份,但已足以反映我市方言歌创作的盛况,表现了潮州方言歌发展的足迹。也表明了,我市方言歌的流行,至少已火了30年。
     然而,随着洪台流歌曲的涌入,它迅速蔓延到整个中国。这种对于青年人来说是新鲜的东西马上为青年人所接受。而反过来,包括西洋音乐和民族音乐在内,都被视为过时的、或老土的东西,一些青年人竟认为流行歌曲就是唯一的音乐。因而,潮州方言歌更是在所难免地要被冷落。粤语歌曲因为在语言上与香港的流行歌曲相同,他们应潮而起,因而很快地火起来,可我们的潮州方言歌,由于种种原因而耽误了时机,要在冷落之后重新振兴起来难度就很大了。
     自八十年代以来,汕头市有一批有志之士发起了潮语歌曲的创作热潮,有关文化部门及宣传媒介为之鼓动助威,举办作品评选、演唱会,通过电台、电视播出推广,并出版了音像制品,曾经在潮汕地区引起一阵热潮,这无疑是一件大好事。1999年潮州市高级中学校长梁步升先生也曾在校园中组织方言歌的演唱,并在校庆文艺演出中演唱了部份歌曲。引起了学生极大的兴趣,学生们都感到十分新鲜。昌黎路小学也曾在校园中开展乡土文化教育,组织学生演唱方言表演演唱。虽然此后这些活动并没有坚持下去,但已表明了,只要有人去发动、组织,只要有好的作品给青少年演唱,同样能传开的。
     潮州方言歌何时能再火起来呢?这个问题并非我一个人所能回答的,但上面提到的例子,已给我一点启示,汕头市文艺界同仁们的做法,已给我们提供了一条可行之路。客家山歌是怎么火药味起来的,我们不妨也可以去借签他们的经验。我今天提出这个问题来,希望能得到社会热心者们的关注。我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人来参与讨论,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众人拾柴火焰高,潮州方言歌就可望有重新火起来的一天。
 

作者: 
陈焕钧
来源: 
潮汕风情网
浏览次数: 
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