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潮州民间故事的多功能作用

    潮州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潮州劳动人民世世代代所创建、所传播的口头文学作品(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谚语)即民间文学,是极其丰富而优美的。它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宝库中极为珍贵的财富的一部分。早在一九四九年以前,许多热心民间文学的先辈,已在这片土地上动手开掘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文化部门也开展过搜集活动,收获也不小,但真正形成“淘金”热潮,那是一九七六年以后的事。而箱这次动员,组织了一大批人力对全市范围内的民间文学作如此广泛、深入的普查、采集,按照科学性、全面性编写成集,则是空前的。《潮州民间故事集成》的资料本就是一份丰硕的成果。因为它,第一数量可观。这次搜集到,经整理编入资料跟的就有四百多件进三是万字,第二,题材多样。人、神、鬼、动物、植物、以及自然界的山、水、石头等等都成了民进故事的主人翁。第三,体裁齐全。按照《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工作手册》中故事分类共三撒类即:神话,包括:图腾、祖先神话、动植物神话、文化起源深化、神和神性英雄神话等;传说,包括:人物传说、史事传说、名胜古迹传说、土特产传说、民间工艺传说、风俗传说等;故事,包括:幻想故事、动物故事、生活故事、机智人故事、寓言、笑话等。这三大类在《潮州民间故事集成》的资料本中都得到了相当充分的反映。这是一笔值得潮州人民骄傲的文化遗产,这是一份与历史文化名城极为相称的精神财富。说台是一笔文化遗产、一份精神财富,那是因为它的价值极高,具有许许多多的作用。
     潮州民间故事的多功能作用,主要表现在几方面。
     第一,表现在它的认识作用。
     高尔基说过,俄国的民歌是俄国的一部历史。我们说,《潮州民间故事集成》是一部最真实、最形象、最生动、最丰富的潮州历史。比如,你想知道唐代的潮州是什么样子,你读了《韩愈在潮州》的传说,就可以了解到当时潮州的水灾严重,韩江常发洪水,还有韩江里的鳄鱼,常吃人吃家畜,百姓苦不堪言。又如,你读了传说《三家港》和《普同塔》,就可以知道外族的入侵是什么滋味;元兵和清兵都屠杀三天,前者全城被杀,仅剩三家人,所以才有条小巷叫三家巷。后者被杀十几万人,尸骨就埋在普同塔下面。你问潮州人民是这样软弱可欺吗?不!《陈吊王的传说》就会告诉你,畲家军将领陈吊是如何带领畲族和汉族兄弟同元兵浴血奋战的。《吴忠恕造反》就会告诉你,被迫得没有活路可走的百姓是怎样起来同清朝统治者开展斗争的。
     教科书鞭辟入理地为我们阐述了封建社会是个吃人的社会的理论。出生在新社会的人,对此没有切身的体会,但只要一读《司命帝君》和《九年十二徒》的故事,你就会明白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如何剥夺许多青年男女真挚、纯洁的爱情,直至夺去他们生命的权利。一个关于风水的传说《黄龙献瓜》讲述了一个老先生梦想将来子孙能出人头地,竟不惜劝说自己的儿媳妇回娘家自杀,以此来达到目的。听了这个现在看来十分荒诞的传说,能不使你感到惊心动魄吗?至于潮州历代的统治阶级如何残酷的欺压百姓,过着骄奢淫欲的生活,我们也可以在民间故事中找到生动形象的答案。
     除了帮助我们提高对封建社会的认识外,在帮助我们对“史前史的认识方面,民间文学具有特殊的价值”(《民间文学手册》)。有一个《牛从天上到农家》的故事,讲的是就是人类开初的故事。王母娘娘不甘寂寞,用泥巴捏出了人类,可是人类没法吃饱肚子。玉皇大帝就命大力士将军到凡间传达他的旨意,让人类的天天吃饭为三日一餐。大力士将军在传达时,偷偷把三日一餐改为一日三餐,玉皇得知后,一怒之下,便把大力士将军贬到人间当牛,帮人类犁田。这个故事当然也是民间口头创造的,但是透过荒诞的情节,我们可以了解到当人类正处于孩提时代,由于原始的生产方式等原因,农业生产力低下,温饱无法得到解决,只好利用缩食的办法维持生存。直到后来,“农业与畜牧的结合,才有了使用畜力从事农耕的习俗,牛、马、驴、骡在很长的历史时期便成为农业用动力,从人力转入畜力是农业发展的巨大改革”(《中国民俗学》),农业的发展,才使人类基本生活得以改善。再如:畲族由来的传说,“虽不属正史,但透过它,仍可以窥见古代人民的思想意识和当时社会风貌”(《民间文学手册》)。
     第二,表现在它的教育作用。
     恩格斯曾经指出:“民间故事还有这样的使命:同圣经一样培养他的道德感,使他认清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权利、自己的自由,激起他的勇气,唤起他对祖国的爱。”这就是非常概括地指出了民间故事的教育作用。
     同样一个人,韩愈分明是唐代元和十四年因谏迎佛骨,才被皇帝贬到潮州当刺使的,可是人民口头创造的韩愈的形象就与朝廷的看法迥然有异。同样杀潮州的知府,一个叫林鉴成,一个叫吴均。前者因为是贪官,在关于他的传说里,甚至把发生在不同朝代不同人的坏事都凑到他身上,加以嘲讽和鞭鞑,最后还在《画龙点睛》的故事里,让龙把他翻下海里淹死;而后者因为在治洪水方面做出好事,人民便在关于他的传说中,把他神化了:他投江祭水,一江洪水果然乖乖退下去,保全了潮州城。同样是关于秀才的传说或故事,林大钦小时候这个秀才,人民群众给他编的故事,无一不是把他的才华说得神乎其神的;可是在《广济城楼牌砭的传说》中,秀才们却被讥讽得无地自容。同样是讲劳动人民自己的故事,《泥塑师傅吴潘强》中的吴潘强则是一个身怀绝技,倍受群众爱戴的泥塑师傅;可是有了个咂桶的师傅的故事《秀才与木匠》却把木匠师傅讲成一个贪心、愚昧的人,最后还让他吞食了自己种下的恶果。从在以上这些传说和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到人民群众“喜欢什么、厌恶什么、贬斥什么”(《民间文学手册》)都是非常具体的。听了这些故事,你能不在它们极为鲜明的立场和态度中,受到思想的启迪,从而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吗?
     有一部分民间故事,从外表看,它或多或少是带有封建的、迷信的东西,但是我们必须知道:“人民口头创造在教化的潜力,往往不是我们脑子一时能完全测度得尽的。”(钟敬文《民间文学论集》)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劳动人民的口头创造,它的题旨可以是直言不讳、一针见血表达出来;但往往更多的是声东击西的、婉转的、含蓄的。比如:许多关于神的传说,乍看讲的是人与神或神与神的纠葛,但实际却是讲人民与统治阶级的斗争、讲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又比如:许多关于择“风水”的传说,“不管这种传说中仍然有着什么样的古老魔法巫术观念,但他整个显示出来的意义,却是从热爱乡土出发的爱国主义教育精神。”(《民间文学概论》)
     第三,表现在它的实用作用。
     潮州市磷溪镇有个革命传说《农会的哥谣》,说的是解放战争期间,农会活动十分活跃,乡绅老大很恼火,便编了哥谣偷偷贴出来讽刺农会;农会没有抓他,也同样编了哥谣贴出来揭露他的罪恶。结果响绅老大害怕了,再也不敢捣蛋了。这个传说,实际就非常具体地道出了民间文学的实用作用。用民间故事来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鼓舞群众,在战争时期如此,在和平建设时期也是如此。
     在民间故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关于潮州山水、名胜、古迹、文物的传说,比如:《湘子桥的传说》、《百窑村的传说》、《紧山古松》、《西湖渔筏的传说》、《凤凰塔与三元塔的传说》、《甘露寺出米》的传说等等。贾芝在《泰山民间故事大观》一书序言中谈到这方面时说:“读者、旅游者、和科学研究工作者三种人,都会感到这队他们是一本有益的书、别有风味的书。”他继续说:“旅游家们希望更多地了解他们所游览的山水名胜,愿意看到有关的历史传说。”今天,我们发掘出一大批山水、名胜、古迹、文物的传说,这对于发展潮州的旅游事业,不是具有实际作用吗?
     一九八六年,全国的名茶评比有一条规定,凡参加评比的名茶,都要有一个关于它的传说。潮州凤凰的单丛宋茶在这次的评比中以九十九点八五的积分被评为第一名,宋茶能夺全国名茶的桂冠,除了茶本身的优越条件外,就因为它还有个令人神往的传说。这可谓是民间故事最为实际的实用作用吧!
     第四,表现在它的娱乐作用。
     潮州除了田头、树下随处有人讲古外,乡里普遍设有“闲间”、“老人间”。可以说,那是专门供人讲古、听古的地方。讲古听古,这对于减轻劳动的重压,消除一天的疲劳确实是有作用的。例如:机智人夏雨来的传说以及许多短小精悍精悍的笑话、寓言,有谁听了,不是忍俊不禁捧腹大笑呢!《潮州民间故事集成》资料本中的数量可观的这类故事,就是从那里直接搜集到的。他们当中的不少人本身就是故事的讲述直或采录者。所以恩格斯在他的《德国的民间故事》一文中说:”民间故事书的使命是一个农民在作完艰苦的日间劳动、在晚上拖着疲乏的身子回来的时候,得到欢乐、振奋和慰籍,使他忘却自己的劳累,把他饶瘠的田地变成馥郁的花园。民间故事书的使命是使一个手工者的作坊和一个疲惫不堪的学徒的楼顶小屋变成一个诗的世界和一个黄金的宫殿,而把他矫健的情人形容成美丽的公主。之二正好是给潮州的民间故事的娱乐作用作了一个很形象的概括。
     第五,表现在他对作家文学的作用。
     潮州民间故事除了具有上述的作用外,它对潮州作家文学事业的发展也起着重要作用。乌丙安教授在他的《民间文学概论》一书中谈到民间创作对作家书面文学的影响时说:“一般来说,各民族的民间创作,往往是专业艺术家取之不尽的宝库和用之不竭的源泉。”古今中外的许多文学名著,有不少就是直接吸收民间故事做素材的。比如:莎士比亚的《汉姆莱特》、歌德的《浮士德》、我国的《水浒》、《三国演义》都是这样。就潮汕地区来说,潮剧《陈三五娘》、通俗小说《三春梦》、潮州歌册《吴忠恕》、《宋帝昊走国》等等,难道不也是以民间传说为题材创造出来吗?可以这样说,一部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文学作品,无一不是吸收了本民族、本地区的民间文学和民俗事象作乳汁而哺育出来的。潮州真正有志于文学事业的作家们,应该到民间去,吸取这取之不尽不源泉,努力去继承和发展这份丰厚的文化遗产。可以预料,不久的将来,一批无愧于历史文化名城的作家的优秀文学作品,将会在这民间文学的沃土孕育出来。我们期待着。
 

作者: 
蔡泽民
来源: 
《潮州民间故事集成》
浏览次数: 
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