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语谐音诙谐奇妙

    日常生活用语中充满着大量的谐音(或近音)字词,无论是全国性的汉语还是我们域性的潮语,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无处不在大量运用着。它有着双关语义,既富有幽默色彩,诙谐奇妙,能增添生活中的情趣,又饱含哲理,闪烁着聪明才智的火花,余味无穷。
   潮汕的先人善于运用谐音字为图吉祥而自圆其说。 
   如潮安县彩塘镇金砂一村(砂陇陈),全村几千人都姓陈,以有个别户姓蒋。据说此地属“船地”,船须有奖才能行驶,船地才能变成活地,于是他们的创乡始祖就去请一户姓蒋人家来插居,是取其“蒋”与“桨”的谐音。 
   潮人更善于运用谐音字的吉祥字眼大做文章,如过年时家家户户都必须吃一道“鲤鮕鱼炯大蒜”的菜,寄托全年有钱财可“沽”(鮕),有大笔收入可“算”(蒜)的美意。新生入学第一餐要吃龙箭鱼、豆干、猪肝,意味着望子成龙、鱼跃龙门和孩子长大能做官(“官”“干”、“肝”谐音)。      谐音字常被用到政治生活方面来。如古时候百姓痛恨贪官,巴不得贪官快死,就有这么一则笑语:某任潮州知府,是个外省人,说着“官话”;其管家则是潮州人,跟着他讲着不准确的“潮州官话”。知府是个大贪官,终日提心吊胆上司来究罪。一日外出,管家急急跑来对他说:“上面文凭倒下,你死我也死,太太拿去杀了!”知府极其慌张地跑回府宅一看,原夹是门框上的门匾(谐了“文凭”,即官府文件)倒下来,砸死一只猫(谐音弥——你)和一只鹅(谐音俄——我),鹅被太太拿去杀血拔毛熬来吃了。知府闹了一场虚惊。
   谐音在人名上闹出的笑语更多。潮汕某工厂一位姓管名叫江仁的行政干部,一次接电话几番向对方自报“我是管江人”,对方大发火:“谁不知道厂部的人是管工人的?你太傲慢了!为什么不说你的具体姓名?”只因江与工、仁与人谐音,使他讨了一场没趣。 
   有句形容做事不按顺序的俗语叫“未烧香先点烛”,其源出自某村祭祖时主祭人大声叫外面的老辈两叔进厅准备行祭,负责烧香点烛的人以为主祭是叫他点烛,那人便违背先烧香的次序而先点了烛,因“两叔”与“点烛”谐音而乱了套。  
   还有很多口头语也把谐音用上去。如潮语把肮脏称为“凄夷”,有人转说成“老婆妹”;有人自叹身世凄凉,说是“老婆落水—一妻凉”;人们说误会,总 爱说为“吴厝闹热”,吴与误近音,“闹热”即游神赛会,取个会字,这比直白表述更为生动。 灯谜中的谜音格就更为司空见惯并引人人胜了。如谜面为“注意”,谜底为汉代人“刘晨”,是由字义“留神”谐音而成的;谜面为“应一心为公”,谜底为称谓“技师”,字义则是“忌私”;谜面为“风展红旗”,谜底为“标志”,字义则是“飘帜”…… 
    潮语谐音诙谐奇妙,幽默易懂,令人喜爱。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网
浏览次数: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