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蔡明晖复出说起

    早在半年以前,就听说著名潮剧演员蔡明晖已重返广东潮剧院一团,心中便有一种期待。因为当年蔡明晖离开一团往汕头戏校任教之际,我曾写一题曰《零落的“五朵金花”》的短文,发表在1999年6月27日《汕头日报》上。文章对包括蔡明晖在内,艺术上正处于成熟期的“五朵金花”过早成为历史,表示深深的惋惜。现在,相隔7年多之后的蔡明晖又重返舞台,姿态会如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
     终于,由蔡明晖主演的古装潮剧《春草闯堂》,在11月11日晚于汕头市谢慧如潮剧艺术中心进行赴泰义演之前的汇报演出。该团应泰国有关方面的邀请,将于近期赴泰义演。
     20多年前,蔡明晖和方展荣担纲演出过《春草闯堂》,大概给侨胞们印象太深刻了,故此次泰国有关方面要求仍然由蔡、方二位担纲主演。
     大大出人意料,蔡明晖状态之佳,声艺之出色,那玲珑娇小之态,几乎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她运用潮剧特有的碎步技巧,简直是炉火纯青。那手眼身步法的严格规范,可说在今天的舞台上已很少有人可以企及。加上宝刀未老的方展荣,驾轻就熟,举重若轻,两人演起对手戏配合默契,使人仿佛回到当年那美好的剧场中。我深信,凭两位的精妙艺术,加上众多艺友的配合,是次出访,定能深副侨胞们的厚望。
     在同辈艺人中,蔡明晖、方展荣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有两个行当最能代表剧种的特色,而且从来是潮剧的强项。一个是旦行中的彩罗旦,另一个是丑行。包括女丑在内,潮丑共分10类,为其他剧种所无。上世纪50年代,潮剧的彩罗旦是人才济济,花团锦簇;丑行更是老师父成群。基于这一点,1961年和1962年,汕头地区文化部门为发挥潮剧之优长,就这两个行当的表演艺术着手进行整理研究,并举行了丑戏和旦戏会演,有16个专业剧团的众多艺人参加这项工作。丑行的种种表演艺术和唱工技巧,彩罗旦的科介动作、步法、手势、指法、姿态、神情、道具运用等,都得到系统整理,形成严格规范,成为剧种的财富。可惜,经历文化革命的摧残,所有传统都七零八落。
     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传统戏演出之时,潮剧的强项已不强了。到了80年代中期,一批老艺人逐渐隐退之后,潮剧舞台更是危机四伏,只有个别演员得老师父真传,加上自身的刻苦,终于异军突起,独挑大梁。但这分明不是值得兴高采烈的事。上面所提出的两个行当,以及本文所议论的两位名角,就可说明问题。20年多年来,方展荣一人包下了以前蔡锦坤、郭石梅、李有存、翁全、魏海亮、杨荣禧、周芝圃的胡琏、李老三、林大、杨子良、万家春、李唔直、王茂生、邱孝、金福和蓝继子;蔡明晖则包揽了萧南英、陈馥闺、黄瑞英、陈旭英的益春、桃英、小英、阿巧和春草。这一方面说明我们的演员多才多艺,得心应手,同时更反映出几十年来剧种的捉襟见肘和无可奈何。这些最有特色的行当,让两位分别再现于60年代和70年代的演员专美了这么多年,至今无人比肩。当年,张华云老曾有一阕《浣溪沙》词赞方展荣,说他“丑行帅印十年擎”。当时,我曾隐约感到,看样子,方展荣执潮剧丑行帅印或许要30年以上。后来事实果然如此!
     连丑行和彩罗旦这类强项尚且如此,潮剧还剩下什么呢?
     我曾经一度以为,是否名演员过于光芒四射,遮盖了后来人,让青年演员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无法大展拳脚?后来的事实证明,事物并非如此简单。蔡明晖离开潮剧舞台这么多年了,为何至今无人能在花旦艺术上超过她?方展荣这些年也在外面闯荡,不占据什么位置,然而,直至今天,仍没有人能在丑行艺术方面对方展荣提出挑战。事实证明,这也许是体制的问题,社会环境的问题,当然也是演员本身的问题。
     不久前,我曾写一诗送方展荣,其中有句曰:“回环身后应孤寂,可见连翩小展荣。”我以为,方展荣是寂寞的,风风光光背后的孤独。好比一位英雄,打遍擂台无敌手,也没有可以托付心事的得意门徒。这是英雄的悲哀,也是剧种的悲哀!这种悲哀,几十年来,我们已无数次真真切切地感受过了。
     人们常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花独放不是春。事实又怎样呢?
     当前,有效的办法是,留住方展荣、蔡明晖等这些处在承先启后阶段的艺术人才,让他们发挥技艺,为青黄不接的潮剧舞台增添些光彩;另方面委以重任,让他们尽力在实践中传帮带,带出更多的出色人才。
     方展荣、蔡明晖都是苦练成才的艺人。希望担负一定职务的蔡明晖,能在潮剧院带出来个“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新风。未来能有“连翩小展荣”,还有成群的“赛明晖”,加上各行当都人物鼎盛,那样的潮剧,才叫繁荣呢!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汕头广播电视周报(2006.11.22)
浏览次数: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