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五朵金花”时代

    一段时间来,随着一些新剧目的演出,潮剧又重新走进人们的生活,人们对潮剧的感情也慢慢在复苏,观赏演出之余,便回味起以前看一出好戏的幸福,惦念起某个演员可圈可点的表演,深切地怀念起曾经的群星闪烁的时代。而潮剧基金会的成立,也让人对潮剧的发展有了进一步的期待。
     本期的汕头广播电视报约请了几位文化界人士,做一次跟潮剧、跟“五朵金花”有关的文化沙龙。几位嘉宾分别是潮剧“金花”、知名演员蔡明晖,潮汕民俗专家、汕头剧协理事李汉庭,青年作家林渊液。
         
     怀念“五朵金花”时代
     周报:潮剧界曾有过两代“五朵金花”,第一代“五朵金花”是指上世纪60年代姚璇秋、范泽华、萧南英、吴丽君、陈丽华五位生旦演员,她们基本上算是功成身退,现在都不在舞台了;第二代“五朵金花”指的则是上世纪80年代吴玲儿、郑小霞、孙小华、蔡明晖、吴楚珊这五位生旦演员,她们有另一个比较集中的特点,就是成名早,但在潮剧舞台上的时间也不长,有的只有近10年,像吴楚珊,她1984年就离开舞台,郑小霞是1989年,最后一位离开舞台的蔡明晖是在1998年,那时她也还比较年轻,她们在大有可作为的年龄选择离开舞台,让很多戏迷怅然若失。李汉庭老师曾在蔡明晖离开潮剧舞台时发表过一篇文章,表达了五朵金花过早凋谢的惆怅和惋惜,您还说“五朵金花离开潮剧舞台,带走了一个时代。”作为长期关注潮剧发展的资深戏迷,请您谈谈这句话的来由好吗?
     李汉庭:上世纪80年代是第二代“五朵金花”的年代,当时这批演员,有扎实的功夫,不需要包装,也不需要拉关系这些非艺术手段,也没有什么金奖银奖,那个时代没有这一套,但他们的功底真的很扎实。那个时代真可算是群星闪烁,老的演员还没退,在舞台上给中青年一代配戏,像吴丽君、朱楚珍、林舜卿都不再当主角了,剧目大部分是中青年演员在挑大梁,像《张春郎削发》,这出戏就体现了很好的组合。观众怀念那一个时代。
     周报:一些现在看来比较普通的剧目,如《三篙恨》,从较高的标准来衡量,不算经典,但在当时群众影响也不错。而且郑小霞从这个不出名的剧目中脱颖而出,因此从三团调入一团。
     蔡明晖:当时郑文风看了郑小霞的《三篙恨》之后,觉得她像姚璇秋,认为“又一胚子出来了”。
     林渊液:我记得小时候周围很多大人看这个戏后,如数家珍。那里的演员阵容真的盛大。  
     李汉庭:当时是胡娟演黄善婆,吴介孝演黄善婆的儿子,蚁锡深演江良。陈学希演江良的B角。这出戏曲好,演员搭配也好;而且是在刚开始推出古装戏时出现的,人们感觉新鲜。那里不少年青演员崭露头角。 
     蔡明晖:我们当时处在的那个年代正是文革后百废待举的时代,潮剧中断10年,上一代老演员已经40多岁,我们这批人也就一二十岁,剧院重视培养新一代演员,老演员有心指点,我们训练得也很自觉、刻苦,一天练完功下来,常换过三四套衣服。我们这一代当时的机会是比较多,那里恰逢打开国门,像1979年一年里,一个月去香港,一个月去新加坡,一个月去泰国,我们这批人就这样被推出去。当时潮剧演员的地位比较高,报考戏校要历经三四道关,千挑万挑,对声、貌、身材的要求严格。可以这么说,我们当时这批演员的先天条件占有优势,而且我们流了不少汗水。
     林渊液:当时“五朵金花”相继离开舞台,在二三十岁这个正是出成绩出成果的时段离开,并且在以后都不愿触及潮剧,应该有隐痛的。
     李汉庭:里面牵涉到一些道不清说不明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私人恩怨。
     蔡明晖:不是我们轻易放弃自己的事业,离开不轻易。其实我离开舞台,但并没有离开潮剧,而是转入教坛,在戏校当老师。那时主要是转型,由花旦行当转入青衣之后,自己感觉不是很满意,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何去何从,就转入教坛。
         
     花开五朵,各表一枝
     五朵金花年龄相仿,都是旦行演员,但舞台的面貌却各有特色,表演各有特点,我们一起来对她们的艺术特点做一个比较,相信会是一件有趣的事。
     吴玲儿属闺门旦,代表作品《王熙凤》的尤二姐,《飞龙女》的飞龙女,《无意神医》的太后。
     孙小华属闺门旦,代表作品《张春郎削发》的双娇公主,《谢瑶环》中的谢瑶环,《王熙凤》中的王熙凤,《陈太爷选婿》中的陈太爷之女,《齐女情》中的齐女。
     郑小霞属青衣,代表作品《金花女》的金花女,《三篙恨》的白玉凤,《汉文皇后》的皇后。
     蔡明晖属花旦,代表作品《闹钗》中的小英,《陈三五娘》中的益春,《春草闯堂》中的春草。
     吴楚珊属乌衫,代表作品《柴房会》中的莫二娘,《孟姜女》中的孟姜女。
     各位嘉宾总结的结果是:吴玲儿与孙小华都是闺门旦行当,但两者又有区别,吴玲儿更有大家闺秀的风度,而孙小华更像小家碧玉,女儿情态动人;有时带豪气。郑小霞“天生一个皇后胚”,她的脸型,她的母性,有母仪天下的样子。吴楚珊在舞台的时间最短,她做的戏不多,都是短戏,吴楚珊的唱腔属乌衫型,莫二娘这个角色很适合她,有一个角色适合往往容易令演员成功。据蔡明晖说,生活中的吴楚珊在她们几个之中最好看,还上过某个刊物的封面。蔡明晖在“五朵金花”里面是唯一的花旦,蔡明晖的花旦伶俐、娇俏,李汉庭认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花旦戏被蔡明晖演尽了,花旦行当在蔡明晖之后尚无出其右者;李汉庭同时指出,当时潮剧界有两个“最难得”,蔡明晖是一个,另一个则是方展荣,他演尽了潮剧所有的丑角。
     五朵金花当年离开舞台,让许多人心生怅惘。对一个出色的潮剧演员而言,舞台就是她的土壤,潮剧就是她的根,离开潮剧舞台,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五朵金花青春曼妙的身影留在潮剧的史册上,留在人们的心中…… 
 

作者: 
梁卫群
来源: 
汕头广播电视周报(2006.11.22)
浏览次数: 
98